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文学的雅俗说起


□ 丁竹鸣

  文学从春秋时代的《诗经》起,就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分。今人的文学雅俗观也是千人千面,无足为怪。窃以为问题不在是雅还是俗,而是你的东西能否打动人心。
  我认为雅俗之争是一个读者群的问题。
  我不反对你读《安娜·卡列尼娜》那种普通人进不了的精神层次。你也别反对我读金庸和地摊文学。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人们在精神方面先要各得其所,后有九九归一。
  文学刊物为了把握读者群,就不能光雅而不俗,也不能太俗而不雅。这看起来很难,其实,也就是不断了解读者,改革思路,真正下功夫办好刊物的过程。
  刊物千变万化,有一点不能变,就是一定要得到读者的认可。这就是经济学上的市场法则。
  回到近几期的小说作品。发贾平凹的《猎人》,有以名人招徕读者之嫌。该文可说雅俗皆不共赏。说文学意义,没有一点典型之处,形象很薄,铺排过散、说逗人性趣,也不三不四。贾氏如好笔记小说,还该好好读几遍《聊斋》,想一想蒲氏为什么能蜚声中外,流传百世。
  然衣向东的《走过的地方》,生活底子显得很厚,语言颇具特色,有个人风格,《地窝铺》一节的风沙漫漫困青春,使我想到了白居易的《上阳人》。二者虽不可同日而语,其悲剧氛围则千古皆然。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真实的无奈,给人印象很深。而蕲春人毛银鹏写的“故人西辞”,又使人联想到唐诗之岛瘦郊寒的风格,著墨不多,而已挥之不去,无怪,白连春同志点评为:直逼灵魂的抵达。所以好作家,并不以多为胜,好作品也非以名人为最。 正如本期河北昌黎赵润明同志所道《幸福与伤害》为什么未取得预期的反响,所谓应者寥寥。并非此类题材不可开发,而是原作品直奔主题,写得太滥,直有实例说教之感,无文学味,我总觉得《北京文学》的很多小说作品写得太淋漓尽致了,没有一点空间,就像一小块地上盖满了房连种一点想象之绿地都没有,你们发的名作家作品也有此赘。
  细节太多又不典型,难免一篇生活流水账,挤走了空间,而恰恰空间就是品位。试想鲁迅的《孔乙己》、茅盾的《小巫》,有写得这样烦人的么。然而去年的《一张名片》貌不惊人却令人一气呵读。短短两页,回味永长。涉及性,又是多么悲凉。一个生气勃勃、头脑简单的青年农民、初出茅庐,为了一个偶然的遭遇,而为人玩弄,尚不自知、暴弃街头。人物描写简洁,重视刻划心灵。这则故事所反映的时代悲剧真不可一言而尽。
  《北京文学》牢牢把握读者导向,乃是一条办刊秘诀。所以,《纸上交流》又何不可作为重点栏目?发专业评论家和有志读者的切肤之言。大可增添贵刊的可读性和社会性。
  读者中也不乏好手笔。只是他们没有时间来写罢了。
  读者欢迎既怡性悦情,又发人深思,增之一分太长,减之一分又太短,只可意会,而又道不出其妙处的好作品。
  利用半个周日,在春暖花开的江南小楼闭门品文,而作者是一位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白发老翁,这本身就是自古以来的文学现象,难道不耐人寻味。一笑以讫。
  215600江苏省张家港市沙洲车路梁丰花园604室
  丁竹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