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人(中篇小说)


□ 毛建军

  一

  那一年,美顺16岁。要不是过小年那天家里来了封信,到春上,就该嫁人了。

  后生是山背后窝洼子村的,叫栓柱。相亲时见过一面,板板实实个人。后来的日子里想起他,美顺就好笑,白叫了回栓柱,快到手的媳妇也没拴住呢。有时,还有点伤心。

  那天接了信,爹娘就捧着找村里的会计念。念回了,就凑在炕角里叽咕,叽叽咕,叽叽咕,见到美顺就住口,说些闲碎话。往后总瞅着美顺笑,笑得美顺莫名,就问:“咋个了?咋个了?”

  大哥,二哥也同样,院子里,屋子外,见了美顺就藏不下满脸的喜兴,“妹呀,妹呀”叫得美顺发瘆,从没见俩哥哥这样巴结过。

  过了年初五,爹娘把美顺单独叫进屋,把信给她。美顺只上了一年学,信上的字十个认不得一。娘说:“勿看了,勿看了。是你个舅姥爷来的!北京的,在北京给你寻下婆家喽。”美顺一头雾水,张大嘴,瞪大眼看娘。娘就笑:“你个娃,上辈子行善呢,好福气咯,上北京呀,享福喽。”

  爹盘坐在炕中喝包谷酒,满面红光,热汗浸满了额头,嘿嘿地笑,嘟囔囔地说:“不枉了,不枉了,养下个金凤凰呢。”

  正月十六,娘给美顺打个包,装给200元钱。让大哥陪着,翻了一宿半天的山路,买下火车票,咣咣当当地去那梦里都没见过的北京,找那传说中的舅姥爷。

  小时节,偶尔听娘说:北京有个舅,可没见过,也不见来过信。这回到北京,见着了。

  舅姥爷问:嫁到北京,你想不想?美顺依着娘的叮嘱使劲点头:想,想呢。舅姥爷就笑,舅姥姥也笑,大舅,二舅,小姨,都笑。连大舅妈,大舅的孩子、三岁的榕榕也拍手笑。只有美顺惶惶地不知他们笑个啥。

  转天去登记。登记时美顺拿的户口本是改过岁数的,16岁的女娃改成了22岁。

  在登记处,美顺见着了要和自己结婚的男人。男人总望着她笑。“嘎嘎嘎,嘎嘎嘎”,听着有些傻气。美顺没敢抬眼瞧,只望到穿着锃亮皮鞋的两只大脚,还是外八字。心里就扑腾:别真是个傻瓜吧?

  就听个好听的声音问:“你是赵长生?”那男人应:“噢。”“在电厂上班?”“是发电厂呐。”“噢,发电厂。27岁?”“嘎嘎,27了。”“自由恋爱呀。”又一个女声:“是是是,是自由恋爱。”“没问您,问您儿子呢。是不是呀?”

  “嘎嘎嘎,我不说。”好多人在笑。

  那个好听的声音又问:“你叫刘美顺?”美顺就点头。“外地人?”美顺点头。“多大了?”美顺小声说:“22呢。”“头回到北京吧?”美顺头更低了。那个好听的声音“唉”了一声,慢慢地说:“有些事要讲清楚,你也要听明白,记住喽。虽然你和赵长生结婚了,根据政策,你可没有北京户口,也不算北京人。北京人应当享受的一切待遇你都没有,还是农村户口。什么工作呀,住房呐,困补啦,社保啦,北京都不管你,只有你们结婚十年了,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