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店村的今天


一头老黑牛仰天长吼,哞地一声把瓦蓝的天空划破个大口子,扑棱棱飞出黑白相间的鸟,鸟张着嘴在牛店村小学的上空盘旋,齐刷刷地叫着:恭喜!恭喜!地面上几个光脚丫子的孩子,伸着手指着天空的鸟叽叽喳喳喊:喜鹊,喜鹊,喜到了!喜到了!噼里啪啦的爆竹吓飞了鸟儿,把仲诚实的一疙瘩泪震了下来。
  吼嗨,吼嗨!壮汉子们喊着号子把扎着大红绸的房梁上了架。四下里是一阵呱唧呱唧的击掌声。几个小伙子窜得老高,像攀援的猴子,打着呼哨。
  “今天,牛店村小学正式落成啦!”
  村长牛维海站在校园里升国旗的石灰台子上,一只手高高扬过头顶,像高高擎起的蒲扇,话音未落被此起彼伏的巴掌声淹没。牛店村人的眼里泛起亮晶晶的泪花子。是啊,祖辈生活在这穷乡僻壤,牛店村也要出大学生!
  “仲老师,仲老师……”
  一群孩子前后左右簇拥着牛店村的小学教师仲诚实,他在红彤彤的砖墙上摸索,“国家强大了,咱牛店村也壮实了。”孩子们也学着仲诚实伸着小手在砖墙上摸,“老师,这砖烧得真红,像红领巾。”“才不呢,像五星红旗。”孩子们突然挺直腰板,面对着房子齐刷刷地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牛店村卧在鲁西平原的一角旮旯里,斜长的身子被揉搓成个团,土地少,人口多,别的村可以按人头分配粮食,牛店村要一户一户地论。出村儿的小土道弯成挂羊肠子,村里人像走独木桥,米半宽的木板车就要独领风骚,木板车摇摇晃晃出了村,村口的人才能进得来。雨一下,整条土道成了黑泥鳅。
  土是人的根,一点儿不假。牛店村高高矮矮的屋子都是土坯的,脑袋顶盖顶厚草帽,整个村儿像一片扎满稻草人的麦秸地。村里有句顺口溜:要说咱庄稼人最富有,头顶脚底都是土。
  “我说小玉个妮儿,做么去?”
  “上学去。”
  “呦,呦,识那仨瓜俩枣的黑虱子,能有个么出息,到地里多除几棵草,抓几条虫子,来年还有个热馍吃,庄稼人靠土是本分。”玉个掂着屁股一溜烟跑没了影,留下夏草大娘的俩孙子愣在土道上。他们看见玉个斜吊在肩上的粉布袋,一掂一掂好个实诚。
  “奶,俺也要那个布袋,俺也和玉个一样去上学。”
  “上个榔头,谁喂你那张嘴。”夏草大娘一把揪过孙子的耳朵,拍打着腚,去了棒子地。土道上坠下一串哼哼呀呀的哭鼻子声,一抽一抽,“上,上,上学,学。”
  村头上的仲家屋子顶抹了层红,太阳刚跳出地面,充满了蓬勃的朝气。仲诚实把锄头靠在屋墙角,扑打着鞋面上的土。他天不亮就上地里,太阳出来就赶回家。
  “仲老师,早!”几个脑袋从屋里齐整地伸出来,开着和太阳一样鲜活的花。这时是仲诚实心里最暖的,他拨拉着几个黑咕噜的小脑袋,一,俩,仨,熟啦!孩子们咯咯笑得前仰后合,散落屋里一串银铃子声。仲诚实长呼出一口气,稳稳当当地把心放到肚子里,他每天心惊地数着孩子的个数,只有一个不缺的时候,才能听到这声串长链子的呼气声,透彻心扉。接下来朗朗的读书声钻出土坯墙飘到村子上空: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前些日子,村里吴大顺家的大妮吴妮妮退学了。一大早,仲诚实跑到吴大顺家找妮妮,碰见吴大顺正把门上了铁将军,妮妮手里握个锄头,高出脑袋一大扎。仲诚实夺过锄头扔给吴大顺,“妮妮,上学去,一个字也耽搁不得。”妮妮滴溜溜钻到仲诚实腚后头。吴大顺瞪了牛眼,“学,学个屁,地里的草能学没呀,瓮里的粮食能学多呀,再学,还不是在土里刨一辈子食儿。”说完,拎起妮妮朝地里去了,妮妮扭着身子回头,泪汪汪瞅仲诚实。仲诚实像个电线杆子僵在地上,好一会儿,大手在脑门上糊下来,身子蹲在地上,头窝进裤裆里。突然,他猛地站起身子,朝着紧闭的大门吼:“不学,就一辈子落在别人腚后头闻屁味儿。”门缝里大黄狗冲着他呲牙咧嘴。
分享:
 
更多关于“牛店村的今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