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现代散文的文化特征谫论


□ 宾恩海

  [摘 要]现代散文中不同作家的“文化生命理想”的出现不仅使现代散文与古典散文的精神倾向划清了一定的界限,也在文化的框架中更符合现代文化人的文学样式选择和人生“自我”的价值目标;作家性格、气质的个人化、客观化也是现代散文不同的创作实践中的种种“情感偏向”获得充分发展的关键之处,尤其在能动反映现代作家的自我意识方面具有不可忽视的价值;现代报刊杂志的商业性运作机制已经贯穿于现代散文的生产和消费的许多环节,尤其是现代报刊杂志的市场化、大众化的情感“趣味”、艺术形式的追求与现代散文创作态势的变革的特殊关系令人关注。
  [关键词]文化生命理想作家性格气质现代报刊杂志运行方式
  [作者简介]宾恩海(1965-),男,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人,广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现当代文学与文艺理论研究
  [中图分类号]1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3-0114—07
  
  中国现代散文的整体审美建构始终表现出对于“文化生命”的积极建设的热情,它逐渐形成了作家主体向内发展、注重内在生命体验的价值取向。同时,我们更要注意到,在现代新闻传媒(特别是现代报刊杂志运行方式)的背景下的“现代散文探索”的一些不易被人关注的突出倾向,即现代报刊杂志所建立的公共空间和所拥有的外来思潮对现代散文的巨大刺激以及对现代散文的精神要求与文体创造的具体影响,由此也可以推动我们去进一步探询现代散文作家真诚地创造新文学的强烈意识、建立新文学新秩序的潜在动因和如何突出现代散文的社会认识功能的内在路径。
  
  一、现代散文内隐的“文化生命理想”
  
  “文化生命理想,它既是个人、民族也是人类的终极关怀,是复杂文化心理内容的核中之核”,“有比较清醒的层级文化价值目标,即重建中华文化价值体系和实现全人类文化价值的终极目标”。现代社会文明越是发达,人的生命的文化那一部分就越重要。不可否认,中国现代散文作家都明确地以文学与文化的建设为基点,并以各自不同的创作追求与创作实绩标示出作家不同的“文化生命理想”,这个生命群体广泛联系着社会发展进程中各种复杂的文化现象,其潜在的文化势能也是不可忽视的。进一步而言,这些时代典型的现代散文群体的创作中心意识不仅揭示了新旧文学转换的重要意义,而且代表了新型社会文化的基本精神追求,其散文创作个性化的多元体验与人生旨趣的表述,更反映出现代知识分子的相对成熟的“文化生命理想”。
  现代散文成熟的基本标志应当是自身文化层面上的特性的确立,它是衡量和区别新旧散文不同价值取向的一个标尺。现代散文中不同作家的“文化生命理想”的出现不仅使现代散文与古典散文的精神倾向划清了一定的界限,即使与古典散文对于文化境界的追求相比,也在文化的框架中要求现代散文的创造更符合现代文化人的文学样式选择、创作动因及其人生体验中重新发现“自我”、寻找“自我”的价值目标。不少现代散文作家“一往情深地将笔墨伸向了他们喜爱甚至是无法摆脱的领域,那就是‘文化三层面’中更有文化积淀、更具理论系统、更有学术价值和更富理性色彩的题材及内含的思想。如‘文化一’中的文化具象(物质)产品像园林楼阁、庙宇道观、文物古玩、衣食民居等;‘文化二’中社会制度的文化渊源、以语言构成的各种符号(尤其是哲学、科学、文艺等)产品、流传不灭的民风与民俗、世界不同文化中庞大的理论体系等;‘文化三’中由人、人文、社会、历史的各种表层现象下手,而潜入到内隐、纵横交错、无比复杂的文化心理世界等”。可见,现代散文的创作实践与其说展示出更为广阔的现实世界和作家个性的生活经验,不如说是更体现为各不相同的文化追求的意向。进一步考察现代散文的创作实践即可以看出,在相对成熟的作家作品中都不同程度地体现着有一定特色的“文化生命理想”。
  诸如,鲁迅杂文在违反常规的创作思维和多疑目光映照下的社会批判和文明批判的犀利与辛辣所延宕生成的“文化生命理想”是完全可以追踪的,它分明呈现了鲁迅对于知识分子怎样担当历史使命的独具一格的理解——在鲁迅看来,传统士大夫对待现实文化的那种温文尔雅、不痛不痒、遮遮掩掩的精神道德与价值倾向再也不能表彰和依照,必须重造,丝毫不能保留他们种种苟且偷安、犹豫彷徨、忍让妥协的悲剧方式。“鲁迅为了警醒人们,当然最好是大声疾呼,用决绝的而不是温温吞吞的态度立场,去告别旧时代。……这种急需突破传统的态度,即使有些偏激,也是符合那时代变革需要的……如果不用全盘否定式的彻底决裂的态度,如果一开始就总是强调‘因时制宜,折衷至当’,那势必被调和折衷的社会惰性所裹挟,任何改革只能流于空谈。正是在彻底地不妥协地反传统这个意义上,我们高度肯定鲁迅对于现代文化转型的价值。”鲁迅正是要对中国传统士大夫所规定的“中庸”、“恕道”的品质和承担历史使命的越来越衰变的功能予以瓦解和推翻。在这种历史性的大翻转中,鲁迅杂文的创作动因就是他力主现代知识分子应当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道德的觉醒和道德的勇气毫不虚伪地直面人生,应当对社会的黑暗和社会日常事变作出最直接最迅速的反应与抗争、最尖锐的持久不断的揭发与批判,鲁迅试图通过现代知识分子真正诀别于中国传统士大夫形象而在担当历史使命的立场上完成转折与提升,以此来实现他的“文化生命理想”。换言之,鲁迅杂文内隐的文化心理世界中始终有一个最为重要的支点,即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究竟是什么)。他是在企望回到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中国大众的灵魂”,回到每个中国人心灵的歌哭的真面目,“露出真价值”,“人各有己,不和众嚣”,“不随风波”,“不夸大,不装腔,不撒谎”,不吞吞吐吐,以决绝的气概抗拒历史进化中的那些惰性十足、“折衷至当”的生命价值趋向和被现代文明所深度污染的各种异化的生存形式。正是由于这一点,构成了鲁迅杂文的“文化生命理想”的独特价值,否则,我们将不容易认识鲁迅杂文的犀利与辛辣这一文化选择的真正意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