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拿什么理由原谅自己


□ 陈 冲

港商汤家驹回到大陆自己那面临窘境的公司,想重整旗鼓大干一场。远离家室的他在做生意的同时,周旋在两个女人中间取舍轻重。公司的部门经理们在为他鞍前马后效劳罢却一个个感到心力交瘁,陆续准备辞职而去。此时,汤老板才感到聚拢人气是多么的重要。同时,他也悟到了小老板做事、大老板做人的这个朴素道理。



阿丽直到最后时刻才进入候机区。汤家驹看着她急忙忙朝登机口走去,然后背影就在登机口里面消失了。汤家驹转过身来,一边朝休息厅走去,一边掏出手机,按下手机拨号键时,那个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在一个空位坐下,那女人随后也在通道对面一个空位坐下。于是他记起,当他和阿丽在候机楼二层咖啡厅盘桓时,这女人在他周围出现过。虽然当时没有特别注意,但现在他对此毫不怀疑。他对自己的观察力很自信。手机里有了接通信号,他就把手机放下来,略等片刻又按了断开键。李世荣来自河北、山西交界处一个山区农村,人很正直,但有些小气,对自己那部档次并不很高的手机珍爱异常,总是放在极稳妥的所在,掏起来便需要一点时间,所以汤家驹打李世荣的手机,总是拨两次。等待时,他瞟了那女人一眼。虽然她正朝大厅入口方向看,没有目光相遇之虞,但瞟一眼足够了。那是个蛮年轻、蛮漂亮、身材气质俱佳的女人。于是他有了一个判断:她在他附近两度出现,可能有些缘故。他对自己的判断力同样自信。如果说在咖啡厅时她还不想让他注意到,那么现在,在这个没有多少人的区域,她公然坐在对面,就是有意引起他的注意了。
他按了重拨键。等他把手机举到耳边时,那边已经说话了:
“我李世荣。是汤老板吧?”
很默契。这位人事部门经理也知道,打他手机拨两次的,必是汤老板。
“招聘的事怎么样了?”汤家驹平和地问。
“差不多了……”
“说得准确些!”声音并没有提高,语气里却有了一些威严。
“是这样汤老板,应聘的人很踊跃,我们公司很具吸引力啦,所以需要多一点时间来挑选。我想让你更加满意一些。”
“这样很好,”口气非常和缓了,“一定要选最优秀的。对了,如果确实优秀,可以比原定计划多招一些。我是爱才如命思贤若渴呀!”
“汤老板的一贯想法,跟我们讲过多次了。”
“那么财务总监的人选怎样?这可是最重要的!”
“这个嘛,要稍微一点点不乐观。”李世荣常用这种广式表达,又常在这种表达中犯语法错误。
“为什么?”
“是这样汤老板,现在已经收下的应聘书一共8份,第一轮筛选下来,有三位比较优秀,各有长处也各有短处,综合条件接近,但是我觉得与汤老板的期望,都还有些距离。”
汤家驹没说话,脸色有些阴沉。无意间眼角的余光一瞥,发现对面的女人正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一向自称可以一心四用,虽然和李世荣的通话很重要,一心二用还是毫无问题。何况这第二用只是观察,根本不必动脑子作判断。
“汤老板,”那边对他的沉默立刻有了感觉,“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话虽如此,求不得这一将,你给我招一堆兵卒马弁有什么用?不是说深圳的高级人才市场藏龙卧虎吗?”
“是这样汤老板,还有个情况……”
“哎呀,你会不会一口气把说话完?”
“是这样汤老板,一小时前来了一位应聘的,北方口音,交了求职材料,填了表,但是不肯做笔试答卷。”
“为什么?”
“他说在他的求职经历中,从来没做过这种东西。”
“他把我们的试卷叫‘这种东西’?用你们大陆的话说,很牛呀!”这话刚出口,眼角余光已经瞥见对面的女人飞快把目光移过来,眼神中有五分惊讶,外加两分惊喜。
“汤老板多次叮嘱,对一些桀骜不驯人士要格外注意,所以我又劝说了一下,说这个答卷只是个参考,不是很重要,但是你一定要做一做。我说这是我们公司的规定,你既然想来我们公司工作,就应该遵守我们公司的规定啦。”
“他怎么说?”
“他说等我成了贵公司的员工以后,一定模范地遵守公司规定。”
汤家驹爆发出一串又脆又爽的轻笑,同时发现对面的女人眉毛一扬,也绽出一个微笑。那笑很会心,也很阳光,让他觉得眼前一亮,心头一暖。
“很漂亮的回答呀!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汤老板,说完这话他就走了。”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噢,且慢,就是说他的求职材料还在?”
“在。我想这种材料他们都会复印很多……”
“他的应聘表格呢?”
“差一点点让我撕掉。”
“差一点点?你差一点点炒了自己的鱿鱼!现在你立刻把表和材料全部传真过来,直接传到我的办公室,听明白没有?全部!立刻!”
他按了断开键,但没有立刻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他有点儿愣神。这个拒答试卷的应聘者,是个装模作样的绣花枕头,还是确有真才实学?公司正处在一个生死关头,他下定了决心来一次大换血。这需要他慧眼识珠,知人善任。这时传来一阵沉闷的隆隆声,一架客机正在起飞。没有确切的根据,不过他相信这就是那架飞香港的班机,他的太太就坐在上面。在香港慈善界,汤任丽寒相当有名气,也相当有人气。他知道她是博爱基金会的干事,而干事们轮流“上班”,上半年和下半年各做两个月义工。他想像不出这种不领薪饷的服务,靠什么建立必要的激励机制和惩戒机制,却眼见得太太做得非常敬业,而且胜任愉快。他的了解到此为止。按他们夫妻间的约定,她不过问他公司里的事,他也不管她的慈善义举。今天算是个例外,航班季节性改点,他们忽略了,早到了一个来小时,就去二楼喝咖啡。或许是环境的变化,和将有两个月的小别,他们都产生了一种温馨平和的感觉,在随意的闲聊中,倾吐了一些各自的烦恼。她说到香港市民的多疑,对于捐来内地的善款的发放,总是一百个不放心,而内地又确实不像别处,很难把监督一直跟进到底,再作出令人信服的报告,让捐献者们相信,每张每张人民币,确实都发到了灾民手里。汤家驹也简略说到公司面临的困境,尤其是其中制约全局的资金短缺,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把方方面面无数根弦都绷得很紧,万一哪根弦断了,局面就很难收拾了。对了,想起来了,大概就是说到这些时,那个女人似乎站在他的侧后……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