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翔路情事


  文珍

  1 鸟巢

  她是细瓷样的肌肤,白皙紧实。个子虽然不高,丰满得到了危险的边沿,但是胜在年轻,腰身结实,胳膊腿伸出来,都似模似样。夏天穿短袖,手臂像两截白生生的嫩藕。小玉不是不知道自己生得好,过来吃串的音乐学院男生,附近做工的男人,手里提菜的住家大叔,谁买麻辣烫时不借机多看她几眼?

  当然他也生得不差。个子高撑门面,皮肤不白,看上去却并不土,是城里人流行的古铜色。还爱笑,看上去总乐呵呵的。

  她心想自己对于他而言是有优势的,至少她是哈尔滨城里姑娘。他又是什么?安徽、绩溪、李家庄,彻头彻尾的乡下人。她也比他身边那女子生得俊俏——且慢,那女子是谁?无疑也同样地来自李家庄。她狠命剜了那女子一眼又一眼,个子小小地,黄瘦脸色,整个人就像棵豆芽菜,还是没发好的半成品。身边还站着个老妈妈,看情形是他娘。于这一行当的,不是一家也是老乡,死命干,赔赚都是自家的。只是不知道那女子是妹妹还是媳妇。

  观望了好几天小玉终于决定接近他。她和姐姐说要去隔壁买个灌饼,姐姐奇怪地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爱吃灌饼?她笑了声,不答走开。灌饼店正好没有客人,她在门口轻轻喊了声:来个灌饼。用的是小女子怯生生声调。

  他正低头摊饼,抬头见是小玉,立时给她一个很大的微笑。他的牙齿真白,一下子就照亮了灌饼店五平方米的暗。她站在那里,用左手轻轻托着右边的胳膊肘,浅笑着看他摊饼。这动作也是从常来吃串的音乐学院女生那里学来的,要领是身子微斜,显得说不出的弱不禁风和淑女相。可惜这不解风情的傻子只专心低头摊饼,根本没留意她。

  才站了不到两分钟,她已经不耐烦了,叫他一声:哎!身边收钱的妹妹——她已经搞清楚是妹妹了——看她一眼,她有点心虚,好像心事都被人家看了去。女孩子家家,彼此面前通体透明,看一眼就知道。

  他笑着说:马上。一边说一边麻利地果然摊好一个饼,大娘接过去掀开盖子,往炉膛里边的架子一放,并不是直接放在火上,只借看上去不动声色实则极旺的煤火边缘烘烤一会——这大抵便是老胡灌饼为什么这样走红的关键:无他,其实就是多了一个摊完以后再烘烤三十秒的过程。然而就是这三十秒却让他家的灌饼又脆又香,外脆里酥,让人吃过以后欲罢不能。就像他,她想。

  就像他。

  为什么喜欢他她连自己都说不清。这条街上他不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性的男子,隔壁卖五金的潮州人阿杜,见面就笑嘻嘻管她叫“靓女”。超市发的收银员小方也时常在上班的空当儿找她,他是温州人,不吃辣,所以从来只看不买,和她说笑一会儿胡混一阵也是好的。她有时心情好,故意装凶骂他:干吗从不买我家麻辣烫?他就正色答:我不吃辣的,又不是四川人湖南人。小玉抬杠道:切,不是四川湖南人就不吃辣了?我是东北人,你看我就吃辣。边说边拿起一串木耳往嘴里送,辣汤顺着木耳边缘和竹签一滴滴往下流,她熟能生巧,稳稳当当地避开了,一滴油飞溅在地,嘴角却一点油星不沾,还是一张红红的,柔软的菱角嘴。小方看得眼直,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你自己卖自己吃啊?小心长胖!她其实知道自己不瘦,但这种时候嘴巴一定是硬的:胖就胖!胖死好了,你管不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Tags: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