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甜棒


□ 王洪勇

  孙村支部书记刘大炮的媳妇李淑花静静地躺在九月的多穗高粱地里。七十年代初,河北这个地方地里都要种这种多穗高粱,那是政府要求的,因为这种贫贱的作物不但产量高,而且就连它的秸秆用嘴嚼起来也特别甜,可能比从两广运过来的大甘蔗也差不到哪里。我们北方管这种高粱秸杆叫甜棒,刘大炮的媳妇特别爱吃这个东西,这点孙村的人都知道,一到这个季节李淑花就手握镰刀一晃三摆地到地里来了,村里人见了她就远远地站下并堆起一脸的笑和她打招呼:出去转转哪!李淑花的脸上也带一些浅浅的笑回答说:今年雨水多,我去看看咱村的庄稼长势怎样。村上的人就说:刘书记领导得好,咱村的庄稼错不了。李淑花一路说着话,不知不觉就来到种满多穗高粱的地头。她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就一头钻了进去,进来后她先用手撕下几把枯黄的高粱叶子垫到屁股底下,然后就开始用镰刀砍多穗高粱的秸秆。她的这种自认为很隐蔽没有别人知道的行径,其实整个孙村的人都知道,就是还没有人敢去管她这个支书的媳妇,就连看青的也只能挣一眼闭一眼。你如果得罪了李淑花,那么来年看青的活还轮得到你吗?到时恐怕你也就只配去捋锄杆了,所以孙村还没有这样的傻瓜。
  李淑花慢悠悠地吃着甜棒,白皙的面孔上荡漾着甜甜的微笑。李淑花虽然生长在乡村,但她的漂亮连清凉县城里的那些自以为漂亮的女孩子,在见到她之后都觉得自愧不如。她身材苗条,一张无论怎么晒也晒不黑的面孔上生着一双亮闪闪的黑眼睛,这双眼睛无论和哪个男子对视,都会让你生发出一些非分之想,那些自觉长相俊秀见过她的男子总是不住地四处打探这女子是何方人氏,打听到后就备上一份厚礼托媒婆为自己牵线搭桥。家境不好且模样一般的男子也就只好在夜深人静时让平日不怎么装事的大脑,把李淑花那俊美的形象装得满满的,不停地幻想着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然而,所有这些人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这时的李淑花早已是名花有主了,她的如意郎君是县商业局局长的独生子金小明,金小明虽然长相一般,但从省重点中专毕业后又被分到县政府做文字秘书,整天跟在县长后边坐着吉普车满世界地转,是个很有前途的青年,和李淑花倒也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当时清凉县城里许多漂亮的吃商品粮的女孩子都想嫁给他做媳妇,但这个金小明却惟独看上了家在城乡接合部的这个农村女子李淑花。对于金小明当时的选择,他的当局长的父亲自然是坚决反对的。但痴情的金小明却非李淑花不娶,心疼儿子的局长老伴就只好当起了说客,这边劝宝贝儿子,那边劝心爱的丈夫,最后他们还是拧不过金小明,只得同意了这门亲事。从此李淑花便经常出入局长家的这个高门槛了。这期间金小明和李淑花他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自不必细说,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这年晚秋的一个阴冷的日子,李淑花得病了,咳嗽头痛,两颊绯红还不时地伴有低烧。金小明很心疼地对李淑花说:我的小宝贝,你怎么了,你可别把我吓着?他一边说着就一边带李淑花去县医院看医生,医生是金小明的一个熟人,他似乎正准备请金小明的父亲为他的女朋友解决一辆名牌自行车,金小明拍着胸脯说:这事不算什么,包在我身上好了。那个医生一看就这么三言两语把自行车的事搞定了,就很高兴,立即热情地带着李淑花去做各种检查。他一边配合别的医生为李淑花做着检查,一边不住地夸赞金小明的未婚妻如何如何漂亮,用这位医生当年夸李淑花的话说:李淑花就是清凉县城的一朵城花。金小明听到有人这样夸奖李淑花,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他似乎认为李淑花就是清凉县的一位公主,而他自己就是清凉县的高贵的王子。为李淑花检查的医生匆匆来到他身边并把他拉到一个僻静处,表情很严肃地对他说:经过检查发现李淑花有严重的肺结核,这种病不仅传染性很强,而且还很难治愈。金小明一听李淑花患上了肺结核,几乎一下子就晕倒了。要知道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如果患上肺结核和肝炎这种病,生存的希望是非常渺茫的,就像现在的癌症一样,几乎等于被判了死刑。金小明声音颤抖地问:你们会不会搞错?那位医生说:我们医院内科的李主任可以说算这个方面的专家了,在国内外还发表过许多关于肺结核治疗的学术论文,诊断错的可能性不会有的。金小明绝望地说:如此看来是没有希望了?那位医生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关于肺结核国内也有被治愈的报道,这要有许多方面的条件,尤其是病人的心理和身体素质。那位医生一边和金小明说着话一边就走出了屋子。这时,李淑花早已拿完药在医院的大门口等金小明了。医生并没有把她得肺结核的事告诉她,只对她说是一般性的感冒,她觉得感冒算不了什么病,就望着远远走来的金小明说:这医院可真不能来,就一点感冒检查起来没完没了。金小明强打精神笑着说:可不是嘛,看把咱给折腾的。俩人回到家,金小明的母亲关心地问得的什么病,李淑花笑着回答是一般的感冒。金小明的母亲听完后说,那就好,你去赶紧休息吧,感冒是需要休息的。李淑花答应着就回屋里了,金小明沉着脸一句话也没说。她母亲小心翼翼地把他叫进屋问:不会有什么事吧?金小明却一头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她母亲越发不放心了,用手轻轻地将被子从金小明的脸上掀开,说:明儿,她到底得的什么病呀?你可别把妈给吓着。金小明愁苦地看着他母亲说:她得的是肺结核,而且已经到了晚期。他母亲一下子就把眼瞪得大大地,说:真的吗?这种病可传染呢!他母亲叹了口气又接着说:不是妈说你,她要是好好的没什么毛病,这门亲事咱也就认下了,但她得的是肺结核,这事我们就要重新考虑了,不能因为她把咱弄个家破人亡呀!让金小明和他母亲没想到的是,他和他母亲在屋里说的话被正要找金小明说话的李淑花听到了。当她听到金小明说自己得的是肺结核后几乎就要站不住了,立即感觉胸发闷,头发晕,不由得就想大声地咳嗽。然而她忍住了,她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心里知道,随着她患上肺结核,她和金小明的爱情也就要宣告结束了,她不愿见到金小明和他母亲那无可奈何的面孔,她要主动离开这里,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一点乡下女孩的自尊。于是,李淑花什么也没说就悄悄地从金小明家走了出去,出了金小明家,她像疯了似地撒腿往自己家跑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