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钓鳝


□ 连允东

如诗如画的闽西北小山村是我可爱的家乡。那潺潺的小溪边,涓涓的沟渠旁,盈盈的稻田里随处可见鲜嫩肥美、乖巧灵活的黄鳝。若在五月杨梅红透时节,来到我的家乡,领略山村五月的清丽之后,在乡民家中便可品尝到炒鳝丝、焖鳝段或清炖鳝鱼、黄鳝炆黄瓜等黄鳝美食,你会为五月鳝的鲜美而叫绝。
儿时,我喜欢跟父亲学钓鳝。山村捕鳝的季节很长。每年从春分到秋分,其间七八个月,都能捕到黄鳝,哪怕是在风雪严寒的冬季,若能认准鳝穴,也能掘到冬眠的黄鳝呢。捉鳝的方法多种多样:有利用黄鳝夜间出穴捕食的习性,用松明火把或是手电在稻田或浅溪里照捕的;有用竹剜子剜开鳝穴捕捉的;有用鳝笼子在田沟湫口里张捕的;也有用细铁丝(可用废弃的“伞股子”代替)穿上蚯蚓绑在细竹竿上钓捕的。我父亲用的就是后一种方法——钓鳝。
父亲是钓鳝能手,不仅比别人钓的鳝多,而且比别人钓的鳝大。在沟沿和田坎边密密的水生动物和两栖动物的洞穴中,他可以一眼就辨认出哪些是鳝穴。也可以在长满水草的池塘边,准确地辨出哪一方黄鳝多。这当然是凭他多年钓鳝的经验了。父亲还有一手绝技,那就是上街卖黄鳝不用带秤,全凭手捉。谁若是要个三两斤的,他随手一捉,准都在谱儿上,买鳝的人若去较秤,总会露出满意的笑容。父亲为人诚实厚道,善良乐助。他卖鳝从不少斤扣两,也从不为了几分钱去与人计较。有时碰到孤儿寡母,经济拮据的人,他会慷慨送鳝。所以,他人缘好,人家都喜欢买他的黄鳝。
每至春末夏初的星期天,父亲就带我去钓鳝。我对钓鳝兴趣颇浓,因为这不仅可以体味黄鳝上钩和捕获时那种紧张而兴奋的快慰,而且,可以尽情地享受绿野、蓝天、花香、鸟语等大自然的馈赠,让心灵得以放飞。在春天的旷野里,我有时甚至忘记了钓鳝,而沉湎于蝶翅一般轻柔美丽的遐想,陶醉于万紫千红的春景中。不要说鲜甜可口的草莓,不要说粉嫩的茭白,就连露水打湿翅膀的蜻蜓和凸着眼睛的青蛙,也都能引起我的兴趣。跟父亲钓鳝,他首先教我穿蚯蚓:将那黏糊冰凉的蚯蚓从尾至头套在钓竿上,钩尖不可外露,乍看,整个钓竿就是一条长长的蚯蚓。穿好蚯蚓后我就学着父亲的样子,在塘边、溪畔和稻田旁,轻轻捻动钓竿,穿着蚯蚓的钓饵会旋起一些小小的浪花,跟小鱼和泥鳅旋出的浪花差不多。黄鳝捕食时很凶猛,猛地咬住钓铒,便使劲往洞穴里拽,拽不动时,便咬住钓饵打起旋旋来。我们一般都是趁黄鳝打旋旋时,一只手猛抽钓竿。一只手顺势一抓,这小小的生灵便乖乖地成为“俘虏”。黄鳝体外有一层黏液滑涎,滑溜得很,初捉鳝的人,是很难抓得住的。所以,捉鳝者还得练就一手指头功夫。抓松了抓不住,捏紧了黄鳝容易死,那一下子,要抓得及时、准确,恰到好处,确也是件不容易的事。记得当时父亲教我捉鳝的诀窍就是“打金钩”,即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张成钳状,中指在上,食指、无名指在下,将黄鳝拦腰一钳,任它怎么犟也犟不脱。从发现洞穴到黄鳝被钓被擒,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战斗过程,一个物我皆忘的过程,也是一个全神贯注、聚精会神的过程。如若已上了钩的黄鳝因不慎溜掉了,那遗憾会折腾得你几天几夜食无味寝不安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