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根辫子(外一篇)


□ 余志刚

一提中国的辫子,我们的民族自尊就会十分的受伤。就像鲁迅说的“最初提醒了满汉界限的是辫子——这辫子,是砍了我们古人的许多头,才种定了的……”没有比辫子这玩意儿更能让中国的知识人感到惶恐、焦灼和如临大敌的了。
例外的“亲辫文人”也有,比如:孙之獬和辜鸿铭。
孙之獬这个人没什么知名度,在明朝天启年当过几年温吞水翰林,做起道德文章,大抵唾沫四溅,要说诗丈风流,难免狗屁不通。硬说他有点“名气”,大抵是因为顺天乡试的一场作弊:作为教育部委派的首席考官,他居然眼睛一闭,取中了魏忠贤目不识丁的干儿子崔铎!魏党事败,崇祯没怎么客气,狠狠赏了一顿屁股,将他逐出京城去了。
这样一个没文名、没德行,被政府双规、在市井混迹的下三烂文人,按理要咸鱼翻身兴风作浪,谅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未料清人入关,城头易帜,孙之獬是饿娃子撞见大奶子,咬住一个奶头是死也不肯松口的了。《清稗类钞》有《孙之獬改装》一则,称“睿亲王领兵入关时,之獬首先上表归诚,且言其家妇女俱已效满妆,并于朝见时苯发改装,归入满班”。刊、某人巴结新朝,苯发蓄辫,在当时的老北京是传为笑谈的。后脑勺添了一根稻草辫,就做了新朝的什么礼部右侍郎,那真是黄鼬原来是鼠辈,夹尾放屁变成“狼”,老百姓心里是非常排斥的。降清不到半年,孙某人日益感到了来自朝廷的排挤和蔑视,终至恼羞成怒,竟做下一桩遗臭万年的公案来。《清稗类钞》这样记载:
世祖初入关,前朝降臣皆束发,顶进贤冠,为长袖大服。殿陛之间,分满汉两班,久已相安无事矣。之獬薙发入朝,归满班,满以其汉人也,不许;复归汉班,汉又以为满饰也,亦不容。之獬羞愤,乃疏言:“陛下平定中国,万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独存汉旧,此乃陛下从中国,非中国从陛下也。”奏上,世祖叹赏,乃下削发之令。
顺治的蕹发令用了如下强硬的词句:“十日之内尽使蕹发,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已定地方之人民,仍存明制,不随本朝之制度者,杀无赦!”于是乎留发不留头,万民弃衣冠,汉人的排满情绪一时鼎沸,达到了顶峰。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可谓多矣,唐、辽、金、元,外族皇帝入主中夏就像过地槛走马灯,老百姓还不是种菜浇地、饲猪生娃,类似于“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还是时有乐子的。至于开幕谢幕、谁王谁寇,“中国的百姓是十分中立的”。他们最大的心愿也就是“有一定的主子,拿他们去做牛马,情愿自己寻草吃”(鲁迅《坟·灯下漫笔》)。然而现下的形势,连这样“中立的百姓”也做不成了,就只好众起呼号、铤而走险。
清人在汉人的脑壳上种下了辫子,也在他们心里深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持续十余年的太平天国战争,是以蓄发为号召的;章太炎的《讨满洲檄》,提出“兴我民俗,复我衣冠”;之后孙中山“驱除鞑虏”、万方响应,辫子结下的仇怨总算一了百了。
孙之獬一句话,改写了中国的历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