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断线珍珠


□ 丁 晨


在一个以喧闹为背景的游戏厅里,便衣警察李卫东在认真地玩着游戏。该吃的吃,该碰的碰,该和的和,看上去他和一个普通玩家没什么区别,表面文章作得有模有样。他两眼紧盯麻将机屏幕,双手熟练地拍打键盘,所有这些,都是假象。还有,李卫东身边那个漂亮女孩叫刘艳丽,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她是李卫东的女朋友,事实上她和李卫东是战友关系,两人是临时组合在一起的搭档。他们在等候逃犯胥刚的出现。
李卫东他们的注意力多数集中在门口以及大厅中央的一台游戏机上。这是一台比较有趣的游戏机,它跟前总是拥挤着比别处更多的玩家和观众。有线人报说,前不久杀人犯胥刚曾在此出现,并在这台游戏机上玩了将近两个小时。队长布置完任务,交代大家,这种游戏机叫迪机,是胥刚最喜欢玩的游戏之一,你们一定要给我盯紧它!学生时代李卫东热衷过电子游戏,几乎各种各样的游戏都玩遍,但这种迪机他没听说过。什么是迪机呢,它究竟有多大魅力?李卫东不解地问队长。有屁的魅力,不过是年轻人无聊的玩意儿。队长对迪机的态度不屑一顾。
在游戏厅里,最为突出的声音是从迪机里面发出来的,它震慑人心的音乐声几乎掩盖了其它游戏机的嘈杂。一个把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少年正在机器上进行游戏,他神情紧张地盯着屏幕,两只手上下左右机械地运动着。看了一会,李卫东知道了,这是一种类似跳舞机的东西,跳舞机要求玩家用双脚完成指定动作,这种机器则要求玩家用两只手和一只脚来共同完成。李卫东认为应该把这种游戏机叫做鼓机,玩家是在击打一台想象中的架子鼓。
李卫东他们找到一处便于观察的位置,耐心地等候胥刚的出现。和他们一起守候的还有另外两位战友,大家分成两个班次,轮流值班。一个班次从上午十一点游戏厅开门到下午六点,另一个班次从下午六点到晚上十二点游戏厅关门。李卫东和刘艳丽属于A组,另两个战友属于B组。如果今天A组上白天班,那么明天他们就该上夜晚班,这样分工合理,谁也不会有什么意见。A组和B组之间是杜绝在公众场合对话的,他们装作谁也不认识谁。每位同志腰间都别着一把压满子弹的手枪,只等逃犯出现便随时准备拉开枪栓,把子弹射向罪犯的双腿,必要时也可射他胸膛。
每次下夜班,李卫东都要送刘艳丽回家。是刘艳丽主动提出要他送的,尽管刘艳丽在警校学过擒拿格斗,在李卫东眼里,她仍是一个女人。他们在十字街的地摊上吃夜宵。师兄,刘艳丽说,你觉得胥刚会在游戏厅出现吗?李卫东嘟起嘴唇嘘了一下,意思是要她注意保密,万一被谁听到,传到胥刚耳朵里就前功尽弃。刘艳丽理会到他的意思,看看周围没人,吐出舌头冲他做个怪样。师兄,刘艳丽又说,嫂子为什么跟你离婚呢?这话把李卫东说得一个愣怔,接不上茬。
离婚对李卫东来说谈不上伤害,离婚之后他反倒觉得更加轻松自在。父母的身体还很健康,七岁的儿子由爷爷奶奶照顾,这些,他都非常放心。很多时候他会想起前妻,把过去的恩爱在脑子里过一遍。是这样的,即使痛苦里面也会有一些美好的东西存在,你只要把心境放宽,就可以在对往事的回忆里享受到幸福和快乐。他不愿提起前妻,是因为他无话可说。
这些天来,他只想尽快抓住胥刚,然后好好休息一下,陪父母和儿子度过一个完整的假日,或跟朋友们痛痛快快地喝酒。
十几天过去了,胥刚一直没有出现。上头不改变计划,他们只有在游戏厅里继续潜伏。
星期天是游戏厅最热闹的时候,也是李卫东他们最该提高警惕的时候。为了不使胥刚漏网,李卫东每隔一会就站起来在游戏厅里到处走走。人太多了,遮住了许多该看而无法看到的地方。最让他操心的还是迪机周围,要想把每个人的面孔看清,必须挤进人群,不停地移动自己的视线。这个侧面像,换到正面,不是。那个脸型像,靠近一看,不是。看来看去,他把自己眼看花了。
也有人少的时候,整个游戏厅里就李卫东和刘艳丽两个人。李卫东来到迪机跟前,往投币处丢进一个游戏牌。咔吧一声,游戏牌被迪机吃进去了。屏幕菜单上出现四个乐曲名字,其中三首是外国的,只有一首是张振岳的《爱的初体验》。李卫东就选了《爱的初体验》。一阵金属般的声音从游戏机里铿锵而出。屏幕上,有秤砣状的音符自上而下急剧坠落。每个音符对应着一个按键,在它们落底的一瞬,准确地拍击它们所对应的按键,就能得分。得分多少,是水平高低的体现。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过关,否则结束游戏。李卫东第一次玩,手忙脚乱的也没得到多少分数,第一关都没能过。他知道玩这种游戏要靠手、眼、耳、心密切配合,不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是打不出好成绩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熟能生巧。他还发现,一般的游戏是玩家操纵机器,而这个游戏则是机器操纵玩家。想到这点,他就不大喜欢这种游戏了,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迪机的好玩之处不仅于此,它还可以让玩家在游戏当中进行决斗。两个人同时玩,分数高的胜,分数低的败。胜的可以继续玩,败的就得提前下台。如果低手在玩游戏,高手愿意的话,可以上去,用高超的技艺把他赶下舞台。而低手也同样可以挑战高手,动摇他的霸权地位。游戏规则是公平的,谁都有权利去获得权力。
分享: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