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是充满希望的


□ 朱世达

  和韩素音女士谈文学
  
  从铺着红色地毯的过道里走来了一位身材颀长、穿着灰色薄毛衣的女士,肩膀上挎着一只蜡染的蓝色背包,头发花白了,但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她就是著名英籍作家韩素音女士。在一个严冬的十一月的周末,我应冯亦代先生所约,前来见她。
  她把我让进了她在北京饭店下榻的寓室。唯一的书桌上打字机敞开着,稿子似乎打了一半,躺在那儿。到处是书,都是她最近收集的国内的出版物,有《十月》、《延河》、《上海文学》、英文版的《中国社会科学》、《夏衍杂文随笔集》、陈原的《语言与社会生活》等等。
  “今晚,我们不谈别的,就谈文学,”我说。
  于是,她背靠在沙发上,双腿盘坐着,在柔和的灯光下,谈了起来。
  
  亚洲作家应当了解亚洲文学
  
  最近,韩素音女士作为与东南亚文学颇有因缘的作家在曼谷应邀参加并且主持了东南亚文学奖金(south East Asian Write Award)的授奖仪式和活动。这种授奖活动始于一九七九年,每年在曼谷举行一次。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各国推荐一名最有成就的作家参加这个活动。
  这次活动是今年六月开幕的东南亚作家会议的继续。那次,马科斯夫人在风景旖旎的马尼拉湾举行宴会欢迎来自东南亚各国的作家。六月会议在八打雁省的避暑胜地阿苏尔港闭幕,为期三天。马来亚诗人萨利赫、新加坡作家通博、菲律宾作家卡洛斯·罗慕洛、尼克·华金、印度尼西亚作家萨斯特罗瓦多约和泰国诗人瑙瓦拉参加了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东南亚作家决定出版一本东南亚文学作品选。
  参加十月七日到十四日的东南亚文学奖金授奖活动的作家聚集在曼谷的“东方大旅馆”。《契约》(Convenant)的作者詹姆斯·米契纳(James Michener)主持了去年的授奖仪式。“我就住在米契纳曾经住过的套间里,”她笑了笑。
  泰国的一位名叫乌西里·他马触蒂(Ussiri Dhamachoti)的作为泰国作家获得了今年的东南亚文学奖。他今年三十四岁,创作了短篇小说《坤通黎明将会归来》,描写一位母亲怀念到丛林中去战斗的儿子。泰国诗人瑙瓦拉·蓬拜汶(Nao-Warat Pongpaiboon)获得一九八○年东南亚文学奖。他认为,当前的东南亚文学“正处于新旧交替的时期。文学反映社会,是生活的产物,而泰国的生活方式正在迅速地改变着。”所以,瑙瓦拉认为,泰国作家应致力于“提高政治的和社会的觉悟”。
  近年来,泰国文学正朝着一个新的方向在发展,作家竭力启示年轻的一代正视社会的弊端和种种剥削现象。如本·汪纳特(pluang Wannasri)在他的《妈,我们胜利了》小说中预言革命;集·普密萨(Chit Pumisak)在《封建主义的形象》中讨论了社会的阴暗面;社尼,绍瓦蓬(Seni Saovapong)在《魔鬼》里则歌颂了与贪污、腐化斗争的英雄。瓦·旺拉耶恭(Wat Wanla-yangkul)在他写于一九七三——一九七六年间的《白鸽》《血的蒸馏》《充满怨恨的水稻》《野蜜》中歌颂了一九七三年学生运动中富于理想主义的、献身社会的泰国青年。他最近出版了《理想主义的爱情》。小说以一九七三年的学生运动和一九七六年的政变为背景,描写一个男性学生和三个不同的女人的爱情经历;这是一部泰国传统的“哲理加爱情”的小说。人们认为,他们代表一种新浪潮派,恢复了泰国古代的文学传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