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见死之后……


□ 徐 驰

  “包子——花卷——馒头!”
  骨碌一下子,悠长的吆喝声戛然而止。那个每天夹着摩托卡卖包子花卷馒头的小伙子,连人带车携箱翩翩飘到公路坎下,生死未卜,凶多吉寡。
  估计过了十多分钟,两辆拉煤卡车轰轰碾来。打头的肥司机看见有同仁翻覆,缓缓踩稳刹车,缓缓掀开车门,缓缓歪下踏板。
  “做哪样干球?”尾追的干司机悠悠探出脑壳嬉笑:“球扯倒啦?”
  “那个卖包子花卷馒头的球小伙,”肥司机也笑嘻嘻的,“跳迪斯科蹦到公路坎脚去啦!”
  干司机悠悠刹住车,又悠悠抵车门,再悠悠爬下车来,与肥司机一道叼起香烟,悠哉游哉徘徊在公路前坎,不时朝下俯瞰:“到底是小骚牯子,冲劲大,好宽的大路都不够他疯颠蹦嘞!”
  “走!”看了好一阵,肥司机挽挽衣袖:“我们两个做点好事,爬下去把这个球小伙整上来。看他身上的零配件还全不全,打坏小钢炮没有。要是废了小钢炮,就讨球不到婆娘喽!”
  “慢点,莫慌,忙狗不得好屎吃。先缓一下,多等球点人来了再说。”干司机不徐不疾,若无其事:“这个年头,做好不得好,反而着狗咬的事情,多如球毛。你没吃过野鸡肉,难道还没听到过野鸡叫,没看到过野鸡走路?”
  “那是城市,乡旮旯不会出球那种不得天良的东西。”
  “那是原来。这个年头,乡下也是无奇不有。还是多等球几个证明人商量打伙才好。”干司机晃悠悠吸了一口烟,慢腾腾晓之利害:“一是我们两个,人手单薄,不顶球事。二是我们两个,都不是医生,又没搞过护救,怕把事情整拐球了,好心不得好报。三是我们不知他的根系,万一他要翘脚了,喊声家人猪八戒过了河,车转身来倒打一钉耙,免得哑巴吃黄连,有百十张嘴也讲球不清楚。四是哪个敢肯定他是咋个翻下去的。万一是其他车撞下去的,或者是有人设计制造车祸杀人害命呢?我们把现场整乱球了,叫公安咋个破案?说我们是同伙,故意扰乱,那就拐球了。”
  肥司机一听骇了一大跳,赶紧啄啄脑壳,和干司机并肩蹲在公路前坎,一边喷云吐雾,一边观望等待,一边笑谈阔谈,仿佛在欣赏一道难得的风景。
  约等了二十多分钟,前面晃过来一男二女三个过路人。
  “喂,老乡,行行好!”肥司机老远就准备好嗓子,猛声招呼:“和我们一起下坎脚救人吧!”
  “要救你们救,我们不敢沾惹是非!”三个过路人靠边偏脸一看,连忙甩脑壳:“应该先保护好现场。”边讲边拿怀疑的眼色扫瞄俩司机:是不是在整啥子圈套,是不是你们把人家逼下去撞下去的,是不是有人故意谋财害命啊?
  一个女的抢先阐述:“前年六月间,我爷爷去赶场,看见一个老奶奶睡在大路上哼,就好心把她扶起来。突然路边的包谷林里蹿出几个马杆杆的青年小伙子,硬说老奶奶身上的两千多块钱不见了。把我爷爷买猪儿的钱洗打得干干净净,一分不剩不说,还骂我爷爷是个老流氓,老不正经,打老奶奶的坏主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