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梨园人物


□ 聂鑫森
梨园人物
聂鑫森


  名琴师
  
  四十岁的杨滔,在这个天刚蒙蒙亮的初夏早晨,急匆匆地走出了莲城宾馆,然后,坐进一辆草绿色的出租车。
  他对司机说:“请去雨湖社区。”
  司机奇怪地瞟了他一眼,不解地点了点头。
  “我去看个老朋友。”
  “您一定是个急性子,您一定是从北方来的,也许人家还没起床哩。”
  司机按了一声喇叭,车轮子便呼呼地奔跑起来。
  杨滔微微闭上眼睛,把头往后一仰,贴在椅背上。他实在有些疲惫,再不想多说话了。司机之所以知道他是北方人,定是因为他一口纯正的“京片子”,一点也不假,他是从北方的一座大城市赶来的,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昨晚十点才来到这座江南的古城湘潭。他的“京片子”,不是普通话的那种,而是京腔京韵,只是司机不会猜到他是梨园中人,眼下还是一个名叫“百花京剧团”的团长。他要来看望的这位“老朋友”叫杜声远,他并不认识他。两年前杨滔调到京剧团当团长时,杜声远早就退休,并和老伴毅然南下,“投奔”已先在湘潭成家立业的儿子。
  杨滔忽然叹了一口气。他不明白名琴师杜声远,为什么一到六十岁就忙着办了退休手续,把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让给了徒弟尤为,一眨眼就五年了。老爷子身板还硬朗吗?手上的活还是那样精妙吗?杨滔听说杜声远退休时,跟在身边学了八年京胡的尤为刚刚有了些名气。尤为苦苦哀求师傅再带他几年,杜声远板着脸说:“孩子总是要断奶的,你得快快独立。我不走,重活难活轮不到你!你拉的曲目,可以录了音寄给我,我若觉得有改进的地方,也会再拉一遍,录了音寄给你。好吗?”
  凭心而论,尤为的琴艺已经很不错了,但杨滔总觉得尤为似乎还差点火候。这次新排的现代京剧《八一枪声》,再过二十天,就要去中南海为中央首长演出了,中央台戏剧频道还要现场直播,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因此,他向尤为打听了杜声远的住处,却没说要干什么,就一个人悄悄地来了,目的是请杜声远出山“救场”。平日里他听尤为偶尔谈起过杜声远,在社区组织了一个“票友会”,早早晚晚为票友说戏、拉琴,痴心不改啊。
  杨滔虽没和杜声远碰过面,但听过他拉琴,衬、托、垫、带,严丝合缝,坐得住尺寸,快而不乱,慢而不滞,已入化境。记得看《群英会》,演到“蒋干盗书”一折,鲁肃到周瑜卧室放置假书信时,并无唱腔,只有一些做派,极易冷场。杜声远拉起“小开门”,施展绝技,过门越拉越快,与鼓板吻合,极为悦耳;尔后再由快转慢,与鲁肃的各种表情、动作配合默契,观众掌声轰然而起。这才叫名琴师呢。
  司机忽然说道:“先生,雨湖社区到了。”
  杨滔激灵一下睁开眼,说声“谢谢”,忙付了款下车。他抬起头,看见古典的牌楼上方,嵌着一块大理石匾额,上书四个隶字:雨湖社区。
  天色已经亮晰多了。杨滔忽然听见有清亮的京胡声从里面飘了出来,心中一喜,便连忙循着琴声进了牌楼。里面的花树,红绿相间,簇拥着一幢幢的住宅楼,环境十分清幽。他穿过园圃,绕过一幢幢的高楼,曲径通幽,把他引到了后面的院落。这里有一个小池塘,池塘边有假山、亭子、紫藤花架和一片玉兰花树,白色的硕大花朵错杂地怒放着。在那个亭子里,散落着十几个人,京胡声正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杨滔快步走过去,他虽没见过杜声远,但看过他的照片,一眼准能认出来。当他走进宽大的亭子,果然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在拉琴,拉的是《夜深沉》曲牌。杨滔打量了一下老人,便断定是杜声远无疑。那真是一把好琴,名贵紫竹做的琴杆,杆端嵌着一块翡翠老玉;黄杨木做的琴轴,黄亮如鸡油;声音既高亮又圆润松甜,既宽厚又集中充实。细听下去,分明那弓法、指法偶有滞涩之处,显露出些许“老气”。杜声远拉完了《夜深沉》,问:“谁来一段?”
  “我来一段《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费您心啦。”说话的是一个中年汉子。
  过门一完,中年汉子开口便唱。杨滔一听,便知唱得不怎么样,荒腔走板。杜声远却能熟练地让琴声“贴”上去,但显得很费力。此后,有唱《红灯记》李奶奶的,有唱《四郎探母》杨四郎的,唱得都不地道。杨滔明白了,杜声远的京胡,老是为这些人伴奏,再高的水平也会拖疲拖垮,和他的徒弟尤为比起来,已差了一大截。入京演出原想拉老爷子出阵,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杨滔本想和老爷子叙谈叙谈,终于忍住了,谈此行的目的?谈他的失望?那不是让老爷子伤心吗?杨滔悄悄地离开了亭子,连头也没有回。可惜他没有看见,杜声远望了望他远去的身影,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在中南海演出的那个夜晚,杨滔站立在幕侧乐队的旁边。他不担心演员的表演,只担心尤为的演奏,千万别出漏子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