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是活着的神灵(外一篇)


  陈晓雷

  前些年,无意中看到一张记者拍摄的新闻图片:《哭泣的兴安岭》——我的心,顿时生出被电击般的疼痛、,这画面是:大兴安岭上,不见参天大树,裸露的山坡下,小树毛子稀稀拉拉,远山像骨瘦如柴的老人……我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故乡,这图片像重磅炸弹,把我精神的故乡,击得粉碎……

  深深的隐痛,在我的脑海里足足游荡了两年,才慢慢淡去、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是我与大兴安岭最亲近的时段。从我在甘河畔出生,到十二岁随父母居住在绰尔河岸边,这段童年岁月,即是大兴安岭放养我生命的最清纯季节,,昔日被真山真水真森林宠坏了的我,如今在没有灵秀之气的城市公园中,根本就不可能提起兴致。、看着那些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们,一进入小小的人造公园,随之生出哇哇大叫的惊奇,我就感到不舒服,还有那类故作惊人状的城市少妇,一脸的假天真,听着她们嗲声嗲气的一片“哇噻”之声,我真有反胃的感觉.

  只有回到生我养我的大兴安岭,只有登上泰山、黄山、华山的时候,我才有被大自然迷醉的癫狂状态:,下乡、下煤矿、读大学、当干部、做记者……我像一匹疾驰不倦的蒙古马,在草原上,在大地上,在城市间奔跑,不管前面路宽路窄,不管天地间刮风下雨,我总是向前看……经过岁月的沉浮、磨砺,我渐渐悟出,人要有精神的牧场,休养生息,其实就是执着的选取。

  2001年的冬天,是我人生的沉思期在这年最冷的日子里,一个飘着清雪的午后,我注意到窗外小院中,有棵孤傲的美人松,迎着白茫茫的大雪,宁静地挺立着、沉思着,这棵美人松,赋予我奇妙的幻想,我像小说《骑鹅旅行记》里的孩子,感觉到眼前的松树,变作飞翔的天鹅,载我回到了梦中的故乡——大兴安岭的甘河、绰尔河的岸边、

  一个炎热的中午,我和大群的哥哥们,跑到亮晶晶的甘河边,数不到十个数,就能把自己脱得像只白条鸭,在大河里裸体野浴,这种快乐无法描述,只有大山里的孩子们才能体验到,这是超级享受啊。

  骄阳沐浴,河水托着拉长的太阳。河岸蒿草茂密,百合、芍药、蓝鸭草、金银花绽放,芳香弥漫原野。

  在那片布满鹅卵石的河滩上,男人、男孩,大小不一、参差不齐,一律赤条条,或卧或站,或河中游泳,或河边抓鱼儿,或河滩上晒太阳,所有的人都一样,白花花一片,自然、和谐,人们纯净得真像进了天堂……连自己都感到奇怪,在这样的河岸上,我没了以往的害羞,一个猛子,扎进清凉的河中,忘记了一切。我看到,河岸上的松树、桦树、柳树都在点头微笑……山水的神灵,渐渐融入了我的身体。

  童年十二载,在大兴安岭上度过,我体验了大野的精彩,感悟了大岭的神韵:

  每天走在山岗上,与自己伴行的是连绵的森林,每次站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下,山里的孩子们都会有新奇的发现,而这类发现,只有我们山里的孩子才看得着,听得见,乐于心?一天,放学回家,在鹰崖岭下,在一片松树中,愣头愣脑的小伙伴双劲儿,突然站住,让自己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上,稚嫩的小脸盘,贴着红褐色的树干,好像他的耳朵扎到树干体内,严严地闭上眼睛,一脸的神秘,一脸的陶醉。他这副傻傻的样子,让我大惑不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