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线索民族志:民族志叙事的新范式


□ 赵旭东

  

  社会研究有两条道路可循:一是所谓聚焦法,即坐标式的定点研究,其关注某个场所或地点里的人群生活,它所形成的民族志是场所民族志;二是线索追溯法,它不是点上的静态观察,而是循着人或物移动的轨迹生发出来的各种现象去实现一种在点之上的线和面上的整体宏观理解,由此而形成的民族志便是线索民族志。后者的核心是把人和物都放置到某个自然或人造环境的大背景之中,由此去追溯人行动的轨迹,形成一种自我提升的民族志真悟,一种民族志叙事的新范式。

  关键词:线索民族志 线索追溯法 场所民族志

  作者赵旭东,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地址:北京市,邮编100872。

  人类学的研究向来是以微观著称,能够通过细节描述而体现其自身学科知识的价值。它的基础在于直接的观察,从细节着眼看到并不为宏观的视角所能真正观察到的社会事实。但如何有一种真正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记录,却是可以去做一些学术讨论的。从最早期的那种欧洲殖民者为猎奇而有的观察和描记,到经典民族志无所不包的整体论民族志,以及最近的反省西方自身民族志传统的“写文化”,期间经历了一些认识论上的转变。中国在接受西方经典民族志概念的同时,似乎也有另外的多种民族志撰述的尝试。这种尝试,是以在中国从事实地微观研究为基础而展开的,但旧有的思考中国的习惯将中国更多的研究者引向了村落,以为去那里做观察就会自然出现一种微观。如果把对象转换到村落之外的世界,面对山川、河流这样的人存在于其中的自然物及各种动态的场景和状态,如何做微观研究可能会出现一种思维方式上的障碍,甚至可能会不知道从何处下手了。

  一、社会研究:由场所聚焦到线索追溯

  一般而言,社会研究大体上有两条道路可循:一是所谓聚焦法(focus method),它的核心做法是坐标式的定点研究,关注的是某个场所或地点里的人群生活,它可能会用某种并非完善的抽样方法随意选定一个时空坐落之中的某一个点展开实地调查,比如就研究的范围而言,可能会选定一个村落、一个城镇、一个县城,乃至一个城市,等等,另外,还可以是一个岛屿、一座工厂、一家商场、一座监狱、一家医院,等等。总之,人所活动的任何一个场所,都可以因此而被界定为是一个社会调查的单位。当然范围越小,边界越有限的点,它在微观研究中越是会被看重,因为,这样便可以实现一种清晰的聚焦,即把细节看个清楚。就像用聚光灯照射一样,光所集中的那个点呈现在我们眼底的影像是最为清晰的,而在聚光灯所照及的边缘,其影像也就逐渐模糊了。就一个人的目力所及而言,注视的范围太广,不仅会增加聚焦的难度,对象的清晰度也是无法真正得到保障的。

  因此,社会学的研究首先便是要去找到这样的点,并试图以点带面地做出一些推论。在这一点上,人类学的田野研究方法被派上了用场,二者在“社区研究”或者“社会学的调查”的概念上达成了一种共识,相互糅合,成就了一派以田野工作方法为中心的借用聚焦法而去研究某个小社会的民族志方法。它强调对于社会关系中的社会结构的分析,强调静态的以满足其聚焦清晰度的结构功能分析,因此,这种方法从根本上而言,是在把社会看成是一个有着明确边界的存在,就像照相机的镜头所截取的画面那样清晰可鉴。

  很显然,这样一个边界,是有其自身局限性的。人及其生活的环境,并非都是静止不动的,人的运动性的一面造就了人类学家在镜头聚焦把握上的难度,人们把在一次有限的时间内的田野调查看成是某个社会生活的全部,并通过结构性的概念将所有的社会变化都一笔勾销了。实际上,不是社会或文化在做什么万花筒一般的变化,而是人的相对于静止的活动能力、万事万物的活动能力以及人与这些物排列组合而形成的各种改变,使得这个社会的边界从来也不会那么清晰,同时也使得那些被社会学家通过静态的概念而分离出来的社会结构,总是处在摇摇欲坠的境地之中,随时都可能受到从另外一种研究方法而来的各种攻击的挑战。在这些不断显露出来的结构不稳定或功能不确定的背后,实际上更为重要的,在笔者看来,可能恰恰是体现了西方自启蒙运动以来对于人本身的关注和重视,并由此逐渐地以人为中心而发展出来了智识学科的各种学问。这种方法的根基或者突出的特征便是,由于观察者的注视习惯,人在观察者的心目中是被固定在了一个时空坐落的点上,并安于此一点上所进行的全部静态的、确定性的观察。这也就是固定点上的古典民族志之所以能够和实际展开的认识论的原理所在。同时,这也是基于西方世界中,或者列维一布留尔(Levy-Bruhl)所谓的“成年文明的白种人”的那种人对于肉眼可见的“自然事实”的过度强调和认可的结果所致。

  事实上,不能忽视在这种方法之外的另外一种方法。它不是某种点上的静态观察,而是循着人或物移动的轨迹生发出来的各种现象去实现一种在点之上的线和面上的整体宏观理解。这种理解的核心就是把人和物都放置到某个自然或人造环境的大背景之中,由此去追溯人行动的轨迹。这种理解的基础是人的行动能力及因人使用、欣赏、享用自然或人造之物而有的某种物的行动轨迹。本文不妨称这种方法为“线索追溯法”(clues seeking method)。循着某种线索可以不断深入下去,这种线索可以是可见的事实,也可以是凭借想象而实现的一种感受性的连结,由此将某种线索不断延伸出去的行动轨迹追溯出来。通过展现这个线索不断延伸出来的轨迹,也便成为另外一种形式的社会与文化研究法,它所展现出来的乃是景与物、人与景、物与人的,静与动、虚与实、隐与显的结合,而非传统聚焦法的那种景与物、人与景、物与人之间的分离或疏远。

分享:
 
更多关于“线索民族志:民族志叙事的新范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