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蒂斯之争”与延安木刻的现代性


□ 周爱民

  “马蒂斯之争”
  
  一九四二年二月三日,延安鲁艺组织了“鲁艺河防将士慰问团”,由马达带队,率焦心河、庄言等一行九人,赴绥德、米脂、佳县一带慰问抗日战士。五月下旬,鲁艺河防将士慰问团返回鲁艺,马达、焦心河、庄言三人举办了画展,展出的作品除了木刻和速写外,还有庄言的多幅油画及焦心河的水彩作品。当时,延安绘画材料极度匮乏,展览会上出现油画、水彩作品,给参观者耳目一新的感觉。然而,这却在鲁艺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波。从前方回来的文艺工作者认为,前方在打仗,延安却有人在画田园风光,玩弄色彩,这是不合时宜的。鲁艺《同人》墙报为此出了一期专刊,讨论此事。江丰、胡蛮等人撰写文章,批评画展“暴露”出来的“错误倾向”,他们认为,庄言不顾战争年代的气氛,醉心于以马蒂斯、毕加索为代表的现代派绘画,特别欣赏其色彩、线条所构成的画面形式美,是不符合革命实际需要的。“在延安公开提倡这种脱离生活、脱离人民、歪曲现象,并专在艺术形式上做功夫的所谓现代派绘画是错误的。”庄言在接着刊出的一期《同人》墙报上,发表了一篇回应文章,他认为:“战争生活并不排斥色彩和形式,要是能达到完美的效果,什么形式都可以采用。”结果,他的观点被认为是公然主张“革命的新美术也应该学习和仿效西欧现代派绘画”,这样的兴趣主要是放在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面,作者还没有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来,不能真正地、全心全意地为革命的工农兵群众服务。
  尽管庄言的作品用了当时延安极为少见的明亮的色彩,但是他参加三人联展的油画作品,全部描绘的是边区风土人情和生活小景,这些作品都是以写生的方式完成,风格倾向写实,如华君武所说,这些作品“现在想来,作为一种练习并无不可”。据华君武在文章中回忆,这场争论中提出反对意见最激烈的是罗工柳。而罗工柳也曾就此事说明过,他说:“我作为画家,不会反对鲁艺提高,更不会有‘马蒂斯之争’。但作为战士,我心里只有‘救亡’二字,国亡了,提高也无用,因此我成为对关门提高倾向的激烈批评者是必然。”抗战初期,胡一川、罗工柳、彦涵、华山等人曾组成鲁艺木刻工作团,深入到晋东南抗战前线,用木刻作为武器开展对敌斗争,他们用木刻作品宣传新社会思想,鼓舞老百姓抗战。他们创作的新年画、木刻连环画、木刻传单等在抗日前线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对革命性和战斗性有深刻体验的无疑是这些曾经在前方浴血斗争的艺术战士,罗工柳和彦涵等人在他们的回忆文章中都曾谈到在前方从事艺术工作的艰苦性和残酷性。特别是在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国民党加紧反共摩擦,再加上从一九四一年三月到一九四二年秋,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日寇在华北连续实行了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前方战斗极其残酷,鲁艺木刻工作团队员亲身经历了亲密的战友牺牲在自己身边。彦涵曾向笔者讲述,“我在太行山的时候,曾带领木刻工场的十三个同志突破敌人的包围,有四位同志就牺牲在自己的身边。当时我头脑中经常考虑的一个问题是,我能不能活到明天,活到胜利的一天。这种情况下,前方宣传只能是革命功利主义的,口号式宣传,强调战斗性,要求快!这与延安的同志进行艺术创作是不一样的,当时延安是听不见炮声的!”所以,在鲁艺发生的“马蒂斯之争”,提出激烈反对意见的是那些从前方回来的艺术战士,是必然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