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危险的自我陶醉


□ 张文魁

  随着中国经济崛起、特别是

  近年来西方经济陷入困局而中国经济表现良好,中国经济增长背后的因素得到越来越多的讨论。许多人,包括学者、政治家、观察家,包括外国人和中国人,曾经一次又一次地预言或者警示中国经济将会滑入萧条甚至崩溃、却都一次又一次地没有言中。于是,中国经济30多年来的高增长在许多人看来似乎是一个难解之谜,然而,这个谜一样的奇迹背后存在一个优美的“中国模式”。

  不可误读中国模式

  把中国的经济崛起归结为所谓“国家资本主义”的胜利是莫大的误解

  毫无疑问,庞大的国有部门、强有力的政府干预,一定是“中国模式”的核心要素。一些学者将中国的发展模式总结为“国家资本主义”,并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以中国为代表的“国家资本主义”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资本主义谁将胜出?无论这个概括是否准确,我们自己特别是越来越多的精英人上,似乎开始陶醉于中国奇迹和中国模式之中。这是一种危险的自我陶醉。“中国奇迹”并不是难解之谜,中国的经济崛起背后也并不存在一个独立的中国模式。

  事实上,中国的高速增长有很多追赶型国家尤其是尔亚追赶型国家的共性,此前也有所渭的东亚模式。所谓中国模式其实很多方面并没有超出东亚模式,比如,通过权威政治保持较长时期的社会稳定,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强大的产业干预和要素引导能力,充分实行储蓄动员和资本积累,有效利用先发国家的技术、资本、管理、经验和市场需求,再加上吃苦耐劳的人民,以及他们强烈的致富冲动和企业家精神,等等。

  当然,中国也有其他东亚国家所没有的某些独特的东西,主要是在市场化的过程中仍然保留了庞大的国有部门。但是,着眼于经济角度,基本上可以说,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其他(东亚)成功的追赶刑经济体的翻版。不存在什么难解之谜,也不存在独立的中国模式。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格申克龙和罗森斯坦·罗丹等经济学家就总结了后发经济体实现快速发展的模式,如通过强有力的政府来强制实行资本积累和要素聚集,强力推动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这些见解都没有什么稀奇的,在学术上都很容易得到解释把中国的经济崛起归结为所谓“国家资本主义”的胜利是莫大的误解。

  我认为,广泛的产业干预、庞大的国有部门、强力的要素控制,构成了某些人士眼中“国家资本主义”的三大基石。在中国,这三个东西都显而易见,但是,它们在中国30多年来的高速发展中发挥的作用到底是正面为主还是负面为主呢?它们到底是在不断壮大还是在不断消退呢?

  总体而言,无论是产业干预的范围和强度,还是国有部门的规模和影响力,以及政府对要素的控制程度,均呈现衰减趋势

  看看国有部门,在改革开放初期,它在工业产出中所占比重达到80%,其他20%来自准国有部门——集体所有制企业;而现在,国有部门在工业产出中的比重不到30%至于产业干预,尽管现在也有很多学者批评所谓的旧体制复归,但是总的来看政府干预越来越少,以钢铁产业为例,至少3亿吨的产能是没有经过核准的,政府的产业干预实际卜越来越难于阻止市场力量了。对要素的控制的确还比较严重,但是,无论是资本还是土地和劳动力,自由化程度在日益提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