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之小城


□ 北 沙

  童年,乡下的我,常常做着都市的梦。
  家乡小镇南清河,有座二十余米高的泥山。我便常常站在小山上,遥望西边十几里路外的县城。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县城的景象便常在我梦中出现。一个奇妙的梦里,我冒雨攀上泥山,抬头西望,烟雨苍茫的天地间,忽见风停雨霁,浮动的彩云裹着一座美丽的小城,鳞次栉比的高楼,繁华的大街,飘飘渺渺,忽隐忽现。我疾步走去,不料脚下一滑,梦断了。
  小镇泥山下,一湾清清的河水,年复一年,南流入江。它留不住岁月,却能留住我童年的记忆。
  那年,我第一次上县城,低矮破旧的建筑,尘土飞扬的街道,竟被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和歇斯底里的口号声淹没了。这是我魂萦梦绕的县城吗?我美妙的理想被无情的现实打败。
  后来,我虽远在四面都是茫茫海水的边防小岛上当兵,却依旧怀揣着童年的都市梦。每当经过蓬莱、青岛、济南、上海,总会油然升腾起一缕缠绵的思乡之情,家乡的县城该不会是老样子了吧!
  那年探家,我又一次爬上南清河的那座泥山。但见县城高耸的电视塔和林立的高楼,映衬着蓝天白云,突兀挺拔。须臾,我仿佛回到了童年的那个梦里。小城乃至拥抱着她的一草一木一水一土,对于我都是那样的亲切、温馨。
  中国的改革开放步入第八个年头,我由部队转业到县城工作。我便如同从童年的梦里走进了真实,开始阅读小城,品味小城。
  小城的历史并不久远。拥抱小城的是清乾隆年间由沙洲涨出成陆的一片新土,设县治至今尚不满百年。1938年,小城曾在日寇罪恶的疯狂里变成一片废墟。粟裕将军率新四军东进小城后,县抗日民主政府宣告成立。第一任县长顾元民不顾形势险恶,毅然只身赴任。他挥笔讴歌这方“中国的新土”,寄情“新土的主人”,“把新土守护”。
  穿过热闹的街市,漫步小城的历史景点烈士陵园,小城总给人以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崛起的小城是拓荒者的一部史诗,先烈们的一曲壮歌,中华民族的一份尊严,人民共和国在南黄海边的一座丰碑。
  小城市域广阔,在千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百余万勤劳智慧的人民。西太平洋南黄海奔腾的潮,裹挟着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长江的风,共同孕育的这一片土地,人杰地灵,物宝天华。吕四渔港的古风神韵,建筑之乡的经典之作,三水相交处圆陀角的旖旎风光,享誉海内外。
  城谓之小城,缘于才20几平方公里的城区面积,20来万常住人口。但作为大地之子。她无时不依偎于江海大平原的千里绿野,百余万勤劳智慧人民的怀抱。而作为这方新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小城跳动的脉搏,又无时不维系着乡亲父老,万户千家。小城虽小,却有大气魄、大作为。融入苏南、接轨上海、走向世界,已经成为百万人民的坚定信念。连接大上海的长江大桥年底开工,吕四港港区建设已列入国家沿海发展战略……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觉得小城这几年的许多变化,在我童年的梦里远未见过想过。缘于吃建筑饭之故,转业后我长年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大都市。回到小城,我发现,那些大都市里有的,故乡的小城都有。且不说高档的商厦酒家,星级的饭店宾馆,以及学校医院菜场书店,还有国际直拨特快专递宽带网络高速公路,广播电视歌舞厅影剧院夜总会娱乐城,公园绿地楼台亭榭市民广场街头雕塑,而且,小城也有李双江蒋大为彭丽媛宋祖英们的足迹,东方歌舞团俄罗斯模特儿的精彩表演;也有十几层二十几层几十米近百米的摩天大楼,现代气派新潮浪漫的玻璃幕墙铜字招牌霓虹灯饰电子屏幕,典雅精致别有一番韵味的台湾街欧陆街紫薇湖幸福岛滨河休闲景观带;也有飘着外国旗帜洋人当老板的外商投资企业,以及来自华夏九州东西南北中的打工仔打工妹,汇聚省级经济开发区和一个个工业园区,一展聪明才智的发展空间广阔天地。所不同的是,小城因为历史年轻而显得年轻充满朝气富有勃勃生机,因为并不庞大臃肿而显得宽松舒适富有发展余地前景广阔,因为滨江临海身居平原绿野夏有蛙声秋有蝉鸣而别有一番情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