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失在历史迷宫中的背影


□ 高建群

  他们开始迁徙。没有目的地。在这漫长行程中,他们一定曾把许多地方都作为过故乡,但是最后明白了这里只是客居之地,于是他们继续前行。
  贺兰山的风很硬。已经是三月了,四周还没有丝毫的绿色。触目所见,眼底都是破败的痕迹。七个土黄色的冢疙瘩,就在这贺兰山脚向阳一面的黄土地上。中国历史上一个声名遐迩的王朝,就这样消失了——国家消失了,种族消失了,文字消失了。唯一给这大地上留下最后一点痕迹,或者说是最后一点纪念物的,就是这些无言的冢疙瘩。
  宁夏人把这些冢疙瘩叫西夏王陵。
  作为一个旅游开发项目,宁夏人把那业已泯灭在历史路途的西夏王朝,称作“披着神秘面纱的王朝”,把这贺兰山下的土黄色的冢疙瘩,称作“东方金字塔”。
  在那个寒风嗖嗖的早晨,是一名叫李范文的西夏文专家,陪同我们去看西夏王陵的。李先生编撰了一本《夏汉字典》。他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认得西夏文字的人。为认识这些字,他用了大半生的时间。他是将这些文字用汉文对照,用梵文对照,用金文对照,用蒙文对照,逐步地悟觉出这些字的书写规律的。当然,为他提供破译便利条件的还有宁夏境内一座佛塔上那些夏汉文字并用的铭文,黑城地面出土的一块石碑,以及俄罗斯圣彼得堡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当年一位俄国将军从黑城掠去的西夏文物。“西夏文字是西夏王李元昊手里创建的,是元昊收容了一批从中原跑到西夏的汉文化人创建的,它比汉字更繁琐些,或者说,是在繁琐的汉字上又加了些笔画而已!”李教授说。为了加强他的说法,李教授还在我的记事本上,写下西夏文“常乐”两字。字形有些怪异,鬼气森森的,虽然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还是汉字的用笔,但是和汉字“常乐”二字比起来,似乎并看不出渊源关系。
  西夏王元昊创建文字,古书中有记载的。第一次记载这事的是元昊的同时代人,北宋的科学家沈括。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记载了一个叫“野利仁荣”的党项人,受西夏王元昊的指派,独居一楼,创造蕃书的经过。
  这古老的文字,当它复活时,会是一种怎样的神奇呀!当李范文在这个寒风嗖嗖的早晨,面对西夏王陵,吟咏出那首名叫《夏圣根赞歌》的西夏古歌时,顿时让人疑惑那消失了的历史仿佛恍如昨日,让人疑惑在这咒语般的歌词中,冢疙瘩中的那些过去年代的英雄人物,会冉冉走出,用他们退色的嘴唇向二十一世纪微笑。
  年迈的戴着近视眼镜的李范文教授,张开双臂,这样吟唱:
  “黑头石城漠水畔,
  赤面父壕白高河,
  那里正是弭药国。
  才士高,十尺人,
  马身健,五彩镫。”
  我们久久沉浸在李先生为我们描述的那古歌的意境中。冢疙瘩在我们的旁边,神秘、冷漠、安静、无言,正像那地球另一处的埃及金字塔一样。贺兰山蜿蜒横亘,黄河在远处发出疲惫的叹息。
  李先生是用汉语唱的。如果用原汁原味的西夏文发音来诵出,那也许更具魅力。但是,西夏文的发音现在谁也不知道了。能将这种死文字破译出来,已经是勉为其难的事情了。至于发音,那时候又没有录音机可以记载,鬼才知道那时期西夏文字是怎么发音的。李先生说。“这个世界上,目前还没有一个人能寻找到西夏文的发音,就连寻找它发音的途径也无法找到!”李先生又强调说。......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背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