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发续篇


□ 施晓宇


十多年前写过《理发》一文,说的是眨眼之间,传统的理发店不见了,代之以“美容店”“美发屋”——而且门前大多挂上一串闪闪烁烁含义模糊的“满天星”——无论内行还是外行都知道,这有可能是色情场所的标志或暗示。这就让正常去理发的人在迈进这道门坎时忍不住要紧张地回头张望——因为,了解的,知道你是去理发;不了解的,以为你是去按摩。于是,对方看人的眼光就有点暧昧了。
十多年后,真正做“顶上功夫”文章的理发店倒是多了,却依然是变了形、走了样的。首先是这店名起得吓人,从“美发屋”到“美发厅”,从“美发厅”到“美发城”,从“美发城”再到“美发大世界”,顶不济的,巴掌大的地方也要叫个“美发岛”。一个别出心裁的“岛”字正蒙得你五迷三道的,愣怔间一拐弯,好家伙,一个小小弄堂口,围上一块破破塑料布,就成理发场所了,那塑料布上居然还用红漆歪歪扭扭写着三个醒目大字:“梦巴黎”!坦率地说,不管店名如何往大里叫,如今这理发店似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却是明眼人都看得见的。单是我居住的旧米仓新村,区区二十几栋楼,就里里外外包围着二十几家大小不一、店名各异的理发店——你尚未进新村大门,大门口就守着一家;走不了几步在我楼隔壁,个头发染得黄黄的帅哥也开了一家(眼下似乎正进入染黄头发的时代,而在中国的历史上,中国人骨子里可是最蔑视长黄头发的,把所有洋人一律蔑称为“黄毛”);就在“黄毛”帅哥边上,则是两个靓妹开的一个不足五平方米的袖珍发屋;对面楼也有一家大不到哪里去;多走几步转个弯,我靠——眼对眼、肩挨肩立马还有大小四家持剪的店面等着你……
理发店多了,不等于说你理发就方便了。首先是价格吓人。你以为人家开店取大名是取着玩呀?专为杀你这样的“蠢猪”准备的哩。进这“城”那“厅”的,还别说“大世界”,没有几十元钱奉献你别想走得出来。于是,面对四面开花、比比皆是、店面一个比一个装潢得豪华的“屋”“厅”“城”,仅仅是想简单理个发的你又如何迈得开腿?好容易选中一家走进去,刚围上罩布你就开始暗暗叫苦——只见穿着新潮的理发师傅——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他绝对不穿白大褂——拿出一把小剪刀,再拿出一把小梳子——绝对袖珍型的理发工具——然后,像青春少女一样翘着纤纤兰花指,用两根指头夹起你的一撮头发——开始围着你的脑袋精雕细琢——那神情不像在理发倒像在绣花。你说,谁有功夫陪得起!如今咱赶上爆炸的信息时代,赶上崭新的二十一世纪,生活节奏不断加快,工作压力不断加大,真正理发的人谁受得了翘着兰花指“绣花”的慢节奏?更何况这节奏越慢与所付银两越多有着直接关系——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
于是,面对鳞次栉比的美发厅,你在寻找真正意义上的传统理发店。几乎快要挑花了眼的你,“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在你工作的省文联对面,就开有一家货真价实的传统理发店——是那种真正让平民百姓、引车卖浆者流进得去的普通理发店——人家也很懂得大众消费心理——高高挂起的招牌就是朴素的“传统理发”四个大字——区区四个字,含义却丰富实在:价格便宜;经济实惠;不搞绣花枕头、花里胡哨那一套;更不搞店里坐着的小姐根本不会理发而只会按摩推拿与理发本行相去十万八千里那一套。这家理发店是一家开了许多年的传统老店,是一家刘氏父子理发店。如今,父亲老刘年老体弱,主要由儿子小刘子承父业,客人多时连姐姐也可以上阵操剪——而且,年轻人手脚麻利,理个发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完事;而且,无论别的理发店如何哄抬价格,刘氏父子多少年了,童叟无欺,坚持理个发只收三块五毛钱,还包括一丝不苟的剃须,还包括一丝不苟的修面;而且,在这里还能感受到潜移默化的“人文关怀”——店里特别备有几份报纸杂志供等候的顾客轻松阅读……只有在这里,你才能找到“上帝”的感觉而不是待宰的羔羊;也只有在这里,你才能“理得放心,洗得舒心”,真正符合“多、快、好、省”的消费原则。尤其是你,最满意的就是这里的理发效率高、速度快;最满意的就是这里的笑脸相迎、待人和气;还有价格便宜、一视同仁;还有那几本既普通又不普通的报纸杂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