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小年的江湖(小说)


□ 陈再见

  男,1982年生于粤东,打工,爱好文学。2008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作品》、《长江文艺》、《鸭绿江》、《青海湖》、《小说林》、《短篇小说》、《特区文学》、《小小说选刊》等刊。现居深圳。

  李洪波说,张小年,这个暑假你就跟着我混吧。张小年二话没说就点头了。既然已经在李洪波面前点了头了,就不可以再婆婆妈妈了,那样会不像个男人的。虽然十二岁的张小年确切的称呼应该是男孩,但他更愿意把自己当作男人。按李洪波的话说,长了小鸡鸡的人迟早是要当上男人的,就像我们的爸爸那样。张小年是真盼望自己能赶快长成爸爸那样,那样至少在爸爸打妈妈的时候可以横在爸爸妈妈的中间,为妈妈挡掉一部分的拳脚。

  回到家,张小年先是从书包里掏出在学校捡的五个可乐罐子,逐个摆在地上,再用脚垂直地踩下。如果是爸爸,一脚就可以把可乐罐踩得像瓦片一样扁平,但张小年不行,他要踩上两下,才能把它踩塌下。并且塌得很不雅观,总是要歪向一边,像李洪波的嘴巴一样老歪向一边。老师说,李洪波同学,你再说话,小心嘴巴歪了左边还往右边歪。同学们都笑了,张小年也笑了,但他很快就止住了,他知道在学校里老师是老大,可放了学李洪波就是老大了。谁在学校里笑他,他是一个都能记住的,并在放学后一个一个地收拾。回到了家里,爸爸就是老大了。爸爸说,小年,你看你,踩个罐子都踩不好,老往一边歪,你说你还能干什么呢?张小年大气都不敢出,偷偷地溜进屋里去,假装掏出作业本写作业。

  可今天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昨夜他们已经说了,说海滨公园今天要举办什么活动,看的人多,到时肯定有不少罐子捡。爸爸连袋子都准备好了,为了争取能早一点到达,不让其他同行捷足先登,肯定是一夜都睡不好的。张小年把五个踩歪的可乐罐子往院子的角落扔去。那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饮料罐子,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康师傅鲜橙多果缤纷王老吉红牛,还有很多张小年叫不出名字的。张小年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些饮料哪一种是多少钱,但他知道哪一种罐子值多少钱。比如今天他捡回的这五个可乐罐子,一个就可以卖两毛钱,五个就是一块。爸爸妈妈常说,小年啊,路上看见有什么罐子记得捡回家哦,那可都是钱啊。张小年就记住了,在学校里,一看见有同学喝饮料,张小年死盯着不放,直到那人喝完扔掉了,他才跑过去,看没人注意就捡起来放进书包里。

  有一次还是让李洪波看见了。李洪波哈哈大笑,说,张小年,你爸爸妈妈是捡破烂的,你也捡破烂了。张小年红着脸说,谁捡破烂啦?这是我爸买给我喝的,刚才掉地上捡起来的。说着假装放在嘴上喝了起来,咕噜一声,真的就喝上了一口。原来扔罐的那人没有把饮料喝干净,还剩下一口,还是满满一口呢。真好喝。事后张小年回味,就记住那种饮料的名字,叫红牛。

  以后张小年每捡到一个罐子都习惯性地喝上一口,虽然不多,一小口却每次都有。所以张小年知道哪种饮料是甜的哪种是酸的哪种又是有点呛人的。他觉得自己长了见识了,自认自己喝的东西比同学们都多,同学们说起哪种饮料好喝时,他也能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不让人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

  张小年把书包一扔,爬上桌子,挥手赶走满桌的苍蝇,舀了一碗粥,就喝了起来。粥都凉了,不过喝起来很舒服。天气热,再不喝点凉的,浑身都快着火了。张小年三下五除二就把半锅粥给舀完了。

  喝了粥,张小年感觉无事可做了。张小年还想吃点什么,可整个铁皮屋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一点好吃的。除了阳台上晾开的一把上海青,屋里几乎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称得上是食物。张小年就想出去外边买。在张小年家的铁皮屋不远就有一个小卖部,是整个棚寮区唯一的一家小卖部,早上还卖早餐呢。张小年的早餐有几次还是在那里吃的,因为妈妈起得晚了,来不及煮粥,就只能塞给张小年一块钱,让他自己买早餐吃去。这种时候张小年总是很乐意的。因为每天上学放学路过小卖部时,他总能看见小卖部门口摆着一盘煎锥。一个一个,圆圆的,还沾满了白芝麻,油腻腻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很好吃。每次经过张小年都会咽口水,后来习惯了,即使故意不去看它,张小年的口水还是会自动咽下去,成了张小年自己也控制不了的事情。

  一块钱能买到两个煎锥,张小年先吃掉一个,等到了学校,再吃一个。同学们问张小年你的早餐也吃煎锥啊。张小年张着油腻腻的嘴说,是啊,每天都吃。

  现在,张小年又想吃煎锥了,问题是,张小年没钱。张小年就寻思着怎样才能有钱。

  张小年看了一眼院里的饮料堆,一个想法大胆地浮上了心头。张小年即刻兴奋了起来,身体竟微微有些抖。张小年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很危险的,如果让爸爸知道,非挨打不可。平时爸爸打,还有妈妈可以保护,可如果自己偷自己家里的东西,妈妈也是不会原谅的,肯定也不会再保护他了。

  但张小年实在是太想吃煎锥了,他觉得自己的嘴巴如果控制不了的话,自己的手同样是控制不了的。张小年不再多想了,走过去把自己刚扔下的五个可乐罐子捡了起来,揣进了袋子里。张小年想,如果爸爸问起今天捡了多少罐子,他就说一个都没捡到。爸爸可能不会相信他的话,妈妈却一定会信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5期  
更多关于“张小年的江湖(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