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先锋小说命运的思考


□ 葛丽娅

  当代先锋小说,确切地说是指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马原、洪峰、格非、残雪、莫言、苏童等作家为代表的作品,他们以冷酷、尖锐、滴血的笔锋,快速地演绎了西方现代文学写作技巧,虽然作品常被读者和评论家所漠然,但时至今日,先锋作家的创作早如昙花一现,定格为久远的历史记忆,但其骤然殒落的命运,至今想来仍然具有深远的反思价值。
  
  一、理性虚无的自我消解
  面对生存的现实,先锋作家们茫然无视。虚无是他们创造小说文本的主元素,非理性主义是使得先锋小说可以为所欲为,无视一切审美规则和艺术的规则,然而这种绝对的非理性主义的信奉正是对先锋派们执行的相对的非理性主义的自我消解。先锋小说极力颠覆传统世界,一再高扬起理性虚无的旗帜。典型的如作家余华,他曾坦言:“我是为虚无而写”,“不过这乃是一种有意义的虚无,因为它针对今天。然而先锋小说为了虚无而虚无,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消极抵抗。因为他们的虚无主义往往陷入这样一个逻辑怪圈:以“无”(非传统艺术规则)去反对“有”(既存的艺术规则),不能不借助一定的形式,这一形式无论多么怪诞,也还是一种突出的“有”,因而以“无”抗“有”,最终还是以“有”抗“有”,这样彻底的反抗功能便自我消解了。余华曾以冷酷得惊人的笔锋,鲜血淋漓地撕破现实温情脉脉的面纱,其对传统世界的颠覆可谓不遗余力;在《往事与刑罚》中,他颠覆历史;于《现实一种》里,他颠覆家族伦理;《古典爱情》里颠覆爱情的神圣;《鲜血梅花》里颠覆武侠的庄严……但他的这种极力之举非但未能被读者接受,反而带来读者对作家以及作品的双重误读,甚至被评论为“精神病的疯言疯语”,从而使先锋的意义消解殆尽。
  先锋小说中的人物也具有符号化、机械化的特征,仿佛一具具没有血肉的空洞存在之物,因为在现实中找不到生存的终极理由,而不得不对现实的表象作浮光掠影的表述,并在纯粹形式的表述中寻求技术性、游戏性操作的欢娱。先锋作家从先锋立场上突然溃败主要表现出在代表作家创作的纷纷转向:他们或向历史遁逃(后称为新历史主义),如:苏童的《妻妾成群》、余华的《活着》;或彻底融入现实生活的怀抱,奏起“锅碗瓢盆”交响曲(后称为新写实主义)代表文本如叶兆言的《艳歌》、苏童的《离婚指南》,透过作家转向的表面现象,结合先锋小说的创作特点,我们不能发现,其自身存在的理性虚无的脆弱性。
  纯技巧性的叙事在大部分先锋作家那里已不再成为主要诉求。但一个真正的先锋,除了在形式上与传统文学存在着各种超前性外,更重要的是作家在精神本源上,即对人类生活的历史、文化、生命以及自然有着更为深远的体认。所以说先锋应是一种精神的先锋,它体现的是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精神高度,是一个与当前主流意识格格不入的灵魂漫游者的角色。只有在精神内部具备了与众不同的、拥有绝对超前的先锋禀赋,拥有了对人类存在境遇的独特感受和发现,作家才有可能去寻找、探求新的话语表达方式,才有可能去自觉地进行话语表达方式,才有可能颠覆既有的、不能符合自己艺术表达的文本范式,才有可能去自觉地进行话语形式的革命。而现今中国流行的先锋往往是对先锋的误解甚至有意曲解,这种伪先锋往往给人的感觉是,越无耻越下流越解放就是先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