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丹青行


□ 聂鑫森

这两个人可以成为好朋友,怪!
一个是古城江南画院的专职画家林下风,今年五十岁,擅长大写意花鸟画,尤其是画姿态各异的大雄鸡名重一时。他画鸡,不以尺幅大小计算价格,而是论只,一只千元!因此,不少人称他为“鸡贩子”。他亦不恼,自刻了一方白文印“以只论价”,凡画鸡必钤此印。他的画从不赠人,不管是市委书记还是宣传部长,抑或是特要好的朋友,索画就得付钱,允许你讨价还价,但决不可能白白拿走。他有他的理论:“你不付钱,就说明我的艺术一文不值,那是看不起我,也是我自己看不起自己。”他若喜欢谁的画,必揣着钱上门去买,哪怕是同院的画家。人家不肯收,他就说:“你不收钱,我就不要你的画。你是把我视作乞儿了,我岂能受辱?市场经济,别不好意思。”
另一个是四十八岁的马上侯,在古城的清云街开一家潇湘字画店,既收购、出卖古字画,也做当代名家的字画生意,出出入入,赚了不少的钱。但马上侯与别的商人不同,做生意时,精心策划,寸土不让,俗气得很;而在生意之外,却是儒雅博学,加上身材颀长,面白无须,锦心绣口,很有一点玉树迎风的姿仪。
说林下风和马上侯俗不可耐,说他们视钱如命,似乎是说不过去。同事、朋友中,谁家有了红白喜事,他们必去送上包封,出手很大方。城里有什么慈善事宜,他们往往会捐上一笔钱。高兴了,常会找一家好饭馆,宴请亲朋好友,必尽兴方散。
林下风和马上侯常在饭馆和茶楼聚会,他们对古今字画都有相当精辟的见解,谈到高兴处,往往手舞足蹈,有如顽童。
这天中午,他们相约走进了雅风楼。
雅风楼开在湘江边,厨子的湘菜及点心做得很有特色,红烧猪脚、清炖甲鱼、臭豆腐、爆炒肥肠、莲子羹、猪血汤、荷叶糕,都是他们喜欢吃的。白酒呢,喜欢喝“浏阳河”五星级的,爽口,且有劲道。
他们坐在一个雅间里,窗对湘江,凉风飒飒,真是惬意得很。
“来,干!”马上侯端起了酒杯。
“好,一口干!”
两只杯子碰响,然后一仰脖把酒干了个底朝天!他们开始谈诗论画。
林下风说:“画之妙者,不离乎情,宜于诗词中抽绎情思,以诗入画,以词入画。”
马上侯点点头:“你这是亲炙所得,称得上是至理名言。纵观中国画坛,可以如此概说:画盛于宋,精于元,大于明,工于清,下风兄以为如何?”
林下风说:“此论可以佐酒。来,干!”
马上侯哈哈大笑。
“清代‘扬州八怪’中,我最喜欢的画家是李复堂,又号懊道人,上侯老弟,你呢?”
“我也是。”
“正如郑板桥所言:复堂之画凡三变。也就是说,他的画风由工细而变得豪放,由形似而至笔墨趣味的追求,阔笔写意,纵横驰骋,已入化境。我也曾收藏了他几幅,你若再得了,别忘了我。”
马上侯说:“那也要看你出得什么价钱。”
“俗商也。”林下风笑得连鬓胡乱颤。
“喂,下风兄,我有一香港友人,想要你一幅《十吉图》,四尺整宣,请画十只大鸡。平日你的润格,自然是一万,我出八千,如何?你得让我有点赚头。”
“我还不知道你的本事,这画一出手不赚五六千才怪。今天我高兴,八千不行,九千!”
马上侯痛苦地摇了摇头。
“那么,这档子事不谈了,喝酒!”
“好……九千就九千,什么时候来拿画?”
“明日午后。”
“一言为定。来,喝酒!”
第二天午后,马上侯走进了林下风的画室。《十吉图》已经画好了,摆在案子上。
画得真的不错,只只鸡有神彩。
马上侯高声叫起“好”来。
“好”字的余音刚落,马上侯看出问题来了,十只鸡只有八只是完整的,还有两只鸡只画了半只,有一只的后半截在画外,有一只的头被另一只鸡遮住了。
“这两只鸡只露出了一半?”
“你是九千元,八只整鸡为八千元,再加两只半鸡,各五百元,你说是不是?”
“下风兄呀,我才知道你的画是不能还价的。不过,我佩服你构图的奇巧,你不是人——是艺魔,是鬼才!”
林下风听了夸奖,说:“走,喝酒去,凭你有这双法眼,我要先敬你三大杯。”
日子一天天打飞脚过去,离中秋只有十来天了。
林下风的家里,忽来了一个陌生人。四十多岁。自称“王扶”,说是觅得五张李复堂的花鸟册页,想请林下风过过目。
林下风拿来一柄放大镜,在桌子上摊开册页,细细地看起来。
第一幅是水仙和大蒜,画着一株水仙和四棵蒜,题款是:同是蒜也,有雅俗之分焉。构图、笔墨、题款、印章,无不精妙,是真迹。
另外四张,分别为海棠花、月季花、含笑花、蔬果。
林下风问:“东西不错,哪来的?”
王扶说:“我是本市人,与马上侯先生常有来往,东西从正路上来,这点你放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