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我画像:蔡威廉与她的画作


□ 姚玳玫

  蔡威廉(一九○四——一九三九)画作的公开亮相和她的艺术天分首次为国内美术同行所认识,缘于一九二九年的首届全国美展。
  一九二九年四月十日至三十日,国民政府教育部在上海普育堂举办“首届全国美术展览会”,首次让一批“五四”前后培养起来的女画家大出风头,有数十位女作者的作品参加了此次展览。一九二九年五月《妇女杂志》第十五卷第七号出版《教育部全国美术展览会特辑号》,特辟“女子美术作品”专栏,介绍十六位参展女画家的生平和创作简历,她们是:潘玉良、唐蕴玉、王静远、蔡威廉、李秋君、吴青霞、顾青瑶、张锡贤、何香凝、余静芝、冯文凤、杨雪玖、唐家伟、蔡脱、陈国璋、方匀。其中,西画部两位女作者潘玉良和蔡威廉尤获好评,潘玉良的作品被誉为“本展写实最优之作品”,蔡威廉的肖像画被称为“一鸣惊人”,堪与林风眠相提并论。殷淑在《谈肖像之演化并论蔡威廉女士之画》(《亚波罗》一九二九年第八期)中称:“凡参观过美展西画部的游客,大概总忘不了林风眠先生那几幅人物和蔡威廉女士的几幅肖像。林先生的人物构图早被公认为东亚新艺术之绝技,可无须再赘述了,但是蔡女士那几幅肖像却是一鸣惊人。”李寓一在《教育部全国美术展览会参观记(二)》(《妇女杂志》第十五卷第七号)中也称:“其(指蔡威廉)写自画像,作仰首斜睨之态,以团块的笔触,现丰富之色调,重面部之全个表情,而简略其微小之处,近似于林风眠氏之作品,而较准确。”潘、蔡两位都以肖像画获好评,李寓一说,此可“见女子美术作品的一斑”。与潘玉良的人物画带有华丽的抒情性和充盈的身体感不同,蔡威廉的肖像画呈现一种沉默的精神力度,用色以黑、白、灰为主调,侧重于人物脸部刻画,结构造型结实精确,人物表情宁静毅然,有一种超脱尘俗的气息,透出这位出身名门的女子孤傲笃实、宁静深远的精神个性。
  相比于命运多舛的潘玉良,蔡威廉要幸运得多。作为蔡元培的女儿,她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天资聪颖,酷爱文艺。曾三度随父母旅居德国、法国和比利时,视野开阔,通晓德、法多种语言。林文铮述及:“氏(指蔡威廉)虽博览群书,然天性沉默,微嫌文字表情每失之于太露,有损内心之庄严,不如绘画之蕴藉,故末次游欧时,蔡公毅然劝其习画,亦本乎性近而导道之耳。一九二三年春至二七年冬,初启蒙于鲁文及里昂美专,继从师精研于比京布鲁塞尔,后自修会悟于巴黎……”她因“性近”而学画,出乎本性而作画,对待艺术,她率真而随性。欧洲五年的学习,打下扎实的绘画基础。尽管“当时师友皆深知其造诣甚高,可以一鸣”,她却甘于寂寞,潜心磨练,不慕虚名:“末尝以习作为创作,或出品莎龙博一时之虚荣。”她对艺术有自己的见解,并不盲从:“氏个性倔强,不以业师之作风为模范,而欲探索古画之真谛,且好古不滥。留比三年,终不受佛兰德画宗吕班斯之影响,盖嫌其肉重于灵,华胜于实。此时志趣已集中于意大利佛罗朗斯派,推崇文西、波蒂哲利、米克郎诸大师神形兼备之画风。”(林文铮:《蔡威廉画记》,载《益世报》一九三九年七月二日)能与艺术结伴同行是上帝赐给她一生的福,有两件事可以看出艺术之于她生命的不可或缺:一是一九二八年四月她与林文铮在上海举行婚礼,父亲蔡元培特地从南京赶来参加婚礼。婚礼马上开始,蔡威廉不施朱粉,不试婚服,整整半天在为父亲画像,让旁人觉得诧异(参见郑朝《早逝的星——女油画教授蔡威廉》,载《新美术》一九八四年第一期)。一是一九三七年底上海沦陷、杭州告急,杭州艺专迁移沅陵,与国立北平艺专合并。因校方内部发生矛盾,掌权者决意清除“蔡派”,林、蔡夫妇被逼离开艺专。一九三八年七月蔡威廉随丈夫辗转至昆明,无业,带着嗷嗷待哺的五个儿女。一九三九年五月在昆明家中产下一女,产后至发病前几小时,她还在床头白墙上画新生儿的头像!以此为绝笔。她的生命与作画时刻相伴,无论在如花年华或是在枯黄时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