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好,抑郁


□ 孙建峰

  

  文 | 孙建峰

  同时进行药物和谈话治疗的联合治疗方式将为抑郁症患者带来最佳的长期疗效。

  “他身上有种疾病的混合物,其性质可以逃脱最细微的检查,但是这种病对他最显而易见的影响,就是一个倦怠的生活,大部分人激动的事情他都漠不关心,平时只能感觉到无尽的痛苦。”这是英国作家詹姆斯·博斯韦尔在说他的朋友和导师塞缪尔·约翰逊的抑郁症。

  抑郁症的本质何在,其致病原因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如今依然“可以逃脱最细微的检查”。从古典时代到文艺复兴时期,从浪漫主义和维多利亚时代 ,再到知识大爆炸的现今,尽管我们在神经生物学和精神病学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我们似乎并没有更加理解头脑的复杂性,极端情绪和创造力之间的联系,以及大脑为什么想要绝望和毁灭。因此无尽的忧郁依然在人间游荡,甚至可以说更加肆虐。这要归功于手机。

  一空下来就拿出手机,滑动解锁,手机一离开视线范围就焦躁不安。这是常见的“手机依存症”,手机依存症则导致手机抑郁症。因为低头看手机,颈部肌肉长期紧绷变形,压迫到从颈椎内通过的神经,让人出现全身无力、食欲不振、失眠等不适症状。而身体的不适,又会引起焦躁不安等精神方面的问题。最近日本医生川井太郎的《手机抑郁症》一书,介绍了吃药也不见好的手机抑郁症。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抑郁症不过是大脑中某些神经递质消耗的结果罢了,它是可以用抗抑郁药治愈的。这一观点可以追溯到德国科学家克雷佩林(1856-1926),他认为所有的精神疾病都有器质性成因,心理疾病的病因是由生物机能上的丧失功能所致。克雷佩林这条路线的研究开始攻城略地,20世纪50年代初发明了抗郁剂。它的发明故事,最有趣的一种版本是,有一群病人因肺结核而被隔离,服用结核病药物Iproniazid(单胺氧化酶抑制剂)——这种刚合成的药本来是想用来治他们的肺病,却令他们奇妙地狂喜起来。1988年,百忧解拿到了美国F.D.A.的审批,人们认为它是抗抑郁症的灵丹妙药。到2005年,十分之一的美国人服用抗抑郁症处方药。

  乔纳森·罗腾伯格对此有不同看法,作为《深渊:抑郁症的演化起源(The Depths:The Evolutionary Origins of the Depression Epidemic)》一书的作者,罗腾伯格是抑郁症研究领域的领军研究者、南佛罗里达州大学情绪和情感实验室的主任,他认为抑郁症可能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面对特定刺激时自发的保护性反应。罗滕伯格认为,当下我们对幸福孜孜不倦的追求反而会不可避免地加剧某些人群的抑郁程度。“幸福,是达成目标的结果,而不是作为目的本身来追求。”他如此解释道。最近的证据表明,抑郁,或者情绪低落,可由设置不可实现的目标导致。比起认同抑郁是因失利而起,罗滕伯格更倾向于认为抑郁或许是对不可达成目标的一种过度承诺。这种对抑郁症的精神分析可以追溯到弗洛伊德。

  作为一个医学分支,抑郁症就像个烂摊子,医生们对于致病原因和治疗方式都达不成一致,但是从商业角度来看却是一片繁荣。世界卫生组织在最近的世界心理健康项目调查中发现,全球超过1.2亿人患上抑郁症,而这个数据与每年85万的自杀人数有着紧密联系。如今发达国家中约有15%的人深受抑郁困扰,现在看来也没有减少的趋势。而且有专家预言如果说 19世纪是传染病世纪, 20世纪是躯体疾病世纪,那21世纪是精神疾病的世纪!

  罗腾伯格曾是一个抑郁症患者,而《走出抑郁:让药物和心理治疗更有效》的作者理查德·奥康纳不仅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心理治疗师,他本人也曾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童年时,还曾亲眼目睹母亲因抑郁而自杀。因此,他对于抑郁症有着超乎常人的深刻理解与感悟。他认为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一片药丸,比如百忧解是远远不够的。有研究表明,通过同时进行药物和谈话治疗的联合治疗方式将为患者带来最佳的长期疗效。这种双管齐下的疗程也许最终能说明其实克雷佩林和弗洛伊德两人都是正确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你好,抑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