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息肉


□ 林那北

  一
  在整个安浦街道,朱成民的日子过得最不惬意,反过来,他也是让街道干部最不惬意的人。
  用惬意这个词,当然过于文气了。何光辉有时一恼火,话就陡然粗起来,他说:妈的,真是狗屎!或者换一种叙述内容,嗓门却是一样的糙:王八蛋,雷怎么不劈了他!
  “他”,指的就是朱成民。
  安浦街道不是一条路,而是一个基层组织机构,级别不高,比如何光辉,都已经是主任了,也仅是科级。街道里还有一个书记,排名在主任之前,但行政级别却是一样的。有些事细想起来,确实很有意味。这么小的科级,如果放在中央或者省里,肯定比一粒灰尘还无足轻重,但放在基层,权力的重要性马上呈几何级扩大,闭上眼,一呼百应的感觉也能找到一些。安浦街道在这座城市里的位置很特别,东面与市委市府靠近,虽不在辖区范围,但动不动就牵扯过去;而西面则是繁华商业区,每天人车哗哗流动,霓虹灯狠命闪。一边政治圈,一边商业圈,这样的地理位置连傻子都知道是个宝,上班、逛街、孩子上学等等,无疑都有许多可知可见的方便,所以就都往这里挤了,人口越来越多,常住的、流动的加在一起,浩浩荡荡横无际涯。也就是说,何光辉虽不过一科级,理论上却比省里什么厅什么委的头头管辖的人还多无数倍。不同的只是人家是居高临下地管,而街道,用陈斌的话来说,却是“人人都是我的爷”。
  陈斌就是街道书记,年长何光辉三岁,看上去却像多活了三十年,五十岁生日刚过,却已经两鬓白发,背微驼。何光辉原先在区里坐机关,有个闲职——统战部副部长。他来安浦街道当主任之前,这个主任是陈斌兼的,党政一把抓。
  何光辉第一天来报到时,陈斌扑过来,将他手握住,用两只手一起握,上下迅速抖。
  那一刻何光辉暗吸几口气,很惊讶。
  他来之前,陈斌又是书记又是主任,安浦街道若是一个国家的话,天下都是陈斌的。而他来了,立即将江山分走一半,按说陈斌要心疼的,会不高兴的。何光辉已经做好人家不高兴的准备:如果陈斌翻白眼,他笑三声;如果陈斌吼起来,他笑四声。虽然是组织分配他来的,他没有主动要官讨官,但将心比心,就是换成他,他手上本来有两只苹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结果,没贪污没受贿没搞腐化,突然间却有另一个非亲非故的家伙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就把苹果拿走一只,确实有恼人之处,何光辉自己都觉得有几分抱歉,不料陈斌却扑过来,像见到久别亲人一样火热,眼里激情四溢,又是欢喜,又是兴奋。
  陈斌当时说,太好了,你来了太好了!
  何光辉后来才知道这个所谓的“好”意味着什么。
  “好”与朱成民有关。
  朱成民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了定语:公民。公民朱成民个子不高,理短短的板寸头,精瘦,结实,行走急速,下身永远不变,每天穿的都是已经发黄起毛的旧军裤和一双或新或旧的草绿色胶鞋。街道干部没几个人跟他搭上过话,你说着,他端正地坐着,一动不动地看着你,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你走了,他也不会赠送半点表情。他表情都被一张皮严严实实地盖住,他的皮是森森铜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