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精神病患者


□ 陈 然

  一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走出单位办公大楼。院子里照例停着许多车子。门卫老张戴着袖章背着手在那里走来走去。如果是外单位的车子,老张会很凶地轰着人家。经人家摇下玻璃再三申告,他才放行,并指着一个方向让你沿着前进,稍有差池他又跳了起来。因此老张的那条戴了袖章的手臂总是伸得特别的直。但说实话,他对这门卫的作用还是有些怀疑的。他已接连在院子里丢了三辆自行车。并有两次都是锁在铁栏杆上的。开始丢的是在解放路买的那种旧车子。众所周知,那是专门卖旧自行车的地方,夫妻或兄弟形成偷卖一条龙的流水线。以至他再买旧车的时候,不禁拍拍坐垫,对卖方说,车是好车,只是过不了多久,它又会回到你这儿来啊!卖车的中年妇女发出了会心的微笑。那种微笑,就像你朝佛像前的水缸里丢硬币,眼看着硬币摇摇摆摆斜下去了,圆阔的水面也不过抿了一下嘴唇。当他刚把一辆旧车骑出感情来它又丢了之后,他终于深刻地认识到,不能再买旧自行车了,正是人们贪小便宜的心理,喂养和促进了这一市场的发展。也就是说,人们越是频繁地光顾这里,丢的车会越多。如果大家不贪这个便宜,他们的车卖给谁呢?既然卖不出去,他们偷那么多车来干什么呢?所以此后他买了新车。为了防止新车被偷,他锁了两把锁。他在上下班的车流中,惊讶地发现几乎每一辆车子上都挂了至少两把锁,还有一辆电动车,居然挂了四把。他掏出钥匙。他已经看到他的自行车了。有一辆面包车头朝外屁股朝里挡住了大门,既不进来也不出去。奇怪,老张怎么不管了?不过不要紧,他可以侧着身子从车和大门的夹缝里挤出去。
  正在这时候,忽然从面包车上走出几个人来,他们似乎对着手里的什么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还在打着手机。他们走过来对他说,禹漱敏,跟我们上车。
  他说,你们是什么人?要我上车去干什么?
  他们说,我们是老熟人了,我们看过你多次,只是你没注意到我们。
  他说,可我真的记不起你们了,你们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们上车的。
  他们说,上了车,你自然就知道了。
  他想,他大概是遭到绑架了。电视和报纸上经常说,什么地方又发生了绑架案。可人家来绑架他干什么呢?不管那么多了,他掉头就跑,心想现在还来得及。
  那几个人早就防着他这一手。一个人眼疾脚快,挡住了他的去路,另两个人架住他的胳膊,把他塞进车里。临上车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背着手站在那里的门卫老张,他想朝老张喊,可嘴也被人家捂住了。他注意到,大概是担心别人看不到臂膀上的红袖章,老张背着手站在那里时,还故意微微侧着身子。
  
  二
  
  他被按在车里一动不动。还好,嘴巴被放开了。他喊道,你们是谁?让我下去!没人理他。他的喊叫声很快在车里消失了。被坐垫和靠背上的海绵吸走了。他说,你们卑鄙!发动机嗡嗡地响着。他想用脑袋撞击车窗玻璃或顶盖,很快,脑袋也被摁住了。他挣扎着,转过头来咬那些按着他的手,结果换来的是一块抹布。他闻到了一股呛人的机油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