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过如此”的诺贝尔文学奖


□ 石一枫

  相信在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揭晓以前,不会有太多中国读者听说过艾丽丝·门罗这个名字,就像在2012年以前,不会有太多外国读者听说过莫言。在严肃文学早已边缘化的今天,所谓“国际作家”或者“享誉海内外”这样的荣誉称号,很可能只是某些作家的臆想或者圈子内的共识。无论莫言还是门罗,对于大量的普通读者而言,知名度或许远远不如丹·布朗、J.K.罗琳或者村上春树。

  然而无论如何,诺贝尔文学奖仍然是全世界范围内最吸引眼球的文学奖。它不仅是作家本人的莫大殊荣,更是一种席卷全球的文化现象。获奖者一旦加冕,都会立刻超越国籍、题材、思想倾向、艺术水准等等诸多限制,登时洛阳纸贵,成为文学读者阅读的焦点。获奖这一行为的意义远远大于写作本身的意义,这也许是相当一部分“为艺术而艺术”的作家所不愿承认的,但也恰恰是诺贝尔奖的公信力和影响力的体现。

  从出版社的“火线加印”可以判断,绝大多数读者是因为诺贝尔奖而“火线阅读”了艾丽丝·门罗。读过之后的评价,自然又有相当一部分“圈儿内人”在不遗余力地论证门罗是一位小说艺术的大师——言下之意,他们“早就看出她该获奖了”。然而热烈赞扬之外,也有人的感受相当平淡,甚至于是相当失望,他们怯生生地发出质疑:也不过如此而已。

  作为一名以短篇小说为主要体裁的作家,年过八旬的加拿大女作家门罗并没有写出足够“等身”的皇皇巨著,她翻译进国内的作品,也仅仅是《逃离》《公开的秘密》等寥寥几本小说集。对她的代表作《逃离》加以分析,会发现小说的结构非常简单:一个曾经为了男人出走,出走后却又得不到男人善待的底层女性为生活所困扰,一心想要改变当下的窘境,却又被丈夫指使去起诉一位去世的诗人性骚扰过自己,并从诗人遗孀手中榨取不菲的赔偿费;在和诗人遗孀接触的过程中,女人既感到愧疚又受到激励,萌发了离家出走、奔向新生活的念头,但由于性格的懦弱,她的努力略做尝试即以失败告终。这样一个“未能出走的娜拉”的故事虽然笔触细腻、形象逼真,但也无法为读者提供《百年孤独》《静静的顿河》那样波澜壮阔的阅读感受,它更像是北美社会日常生活的一角掠影,平淡从容点到即止。让读者尤其是中国作家不解乃至不忿的地方或许在于:这样的作品在国内也相当常见,并没有体现出与一个宏大的奖项相称的厚重、深邃和艺术创新。

  但翻过头来再想,却又不免觉得这样的“不过如此”实属正常。首先,文学的面貌归根结底取决于它所处的时代和社会,相比于中国人那五年故土难认、十年地覆天翻的“火热”生活,门罗所在的加拿大要稳定、宁静得多,这也决定了她不可能按照传统的“大作品”的标准去书写大起大落的历史变迁,而只能从小处着眼,捕捉日常生活中人物关系的微妙之处。其次,谁规定了由十几位书斋里的学者评选出来的诺贝尔文学奖一定代表着全世界文学创作的最高水准?谁又规定了这个奖项既然曾经颁发给大师,那么它的所有得主都必须是同一档次的大师?虽然文学评奖和体育竞赛是两回事儿,但也不妨做一个类比:奥运会每隔四年必须举办一届.但有些天才创造的纪录却是几十年也无人能破.冠军往往只是“平庸运动员”中发挥得最出色的那一位。而中国人更需要反思的,也许还是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态度:曾经极度渴望的东西未见得高不可攀,过分的敬畏与期待来源于西方价值标准的耀眼光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