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音乐美学的主要流派


□ [德]F.M.伽茨

  金经 言译
  
  内容提要 本文作者伽茨首次把普通美学领域的他律论和自律论概念引进音乐美学,并构建了一种以他律和自律为主线的系统分类方法。他运用这一方法,梳理了一百四十年来出版的各种文论,挑选出其中约五十位学者的七、八十部著作的有关音乐美学的章节,编成了一部名为《音乐美学的主要流派》(1929年斯图加特版)的美学资料集。以下译文就是作者为该书撰写的长篇导论。该导论提纲挈领地向读者展示了音乐美学各种流派(他律音乐美学分为:教条的内容美学、形式美学、部分的内容美学、假定论的内容美学;自律音乐美学分为:近似自律和绝对自律美学两种)的主要观点及其特征,其中涉及许多相关概念。
  关键词 音乐美学 自律论 他律论 内容美学 形式美学 伽茨
  
  在人,作为能够深入思考的人,有了下述认识之前,流逝的岁月已经相当漫长:人虽然有许多毛病、缺陷和不足,但他是最具有创造力的生物。人越来越觉得,他的全部力量似乎就在于模仿和描摹这个没有他的帮助也已基本存在的世界。悲观、单纯和过分的谦虚都不相上下。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人们曾经相信,要以我们面对的世界为基准,我们能够,而且应该以日常生活的思维和科学的思维,积极地去描摹这个没有我们的帮助也已经成熟了的世界。
  但是,现实的观念(对我们来说,这里的现实是已经存在的,也是以可领会的方式得以再现的)不仅统治着我们的思想观点,而且还统治着我们的有关艺术本质和艺术创作本质的观点,那么,就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我们关于艺术和艺术创作的概念,包括我们关于科学和认识的概念,均由“形式—内容”这一范畴来加以支撑。人们曾经相信,现实是科学和艺术的对象和主题,也就是说,凡是在有着各种特殊不足的人没有到过的地方,那些没有我们的参与就已存在着的现实,总是完美无瑕的。艺术通过各种手段使现实成了它的“内容”,而内容得以实现的方式就是“形式”。这就可以说明,在上述观点看来(不管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艺术的重点在于内容,尽管其“形式”被认为是独创性的。大部分业余爱好者至今还这样来考虑问题。但是,疑问在于:作为艺术内容的对象,是否源于纯经验的现实、或者自然的现实?亦即按柏拉图哲学的说法,它是否属于理念世界?换言之,展示在艺术家“内心眼睛”前的对象,在被再现时,是否一定要带着所有偶然的、但确实依附在它身上的种种缺陷?或者,它是否应该被艺术家改造成理想的或者“理念”的现实?这就是自然主义的和理想主义的艺术理论的含义。长期以来,人们过高地估计了两者的对立性,并将之视为基本要素。虽然两者在艺术题材(Sujet)所具有的魅力这一基本点上,是休戚相关的(在所有艺术练习之前和所有艺术创作之外,艺术题材就已经存在并具有了意义)。这样一来,艺术也无疑因此成了一个没有它也已经存在的现实的传声筒了。人们从这一前提中解放出来的时间还不是很久。也许,在艺术概念摆脱了从属于“现实”的那种理所当然的隶属性之后,真理和科学这样的概念才必须从其无创见性地描摹现实的义务中摆脱出来,才能知道它们自己的“哥白尼转动”;因为如果艺术不得不有内容,不得不有题材的话(这里的题材属于即使没有艺术也已经存在的现实),人们必须将之称作隶属性。
  当然,我们无法否认,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把内容和形式的理念运用到造型艺术、美术和版画艺术上,否则这些理念也就不可能长期居于统治地位。但是,众所周知,只有在很少的一些情况下,这种从心理学角度去运用的可能性才是正确的和合适的。当然,从内容和形式的反命题观点出发,人们不仅可以考察科学和艺术,也可以考察语言现象。关于语言,有人说,语言有“内容”,有思想,可以把语言是如何表达这些思想的方式称作“形式”;还有人说,这相同的“内容”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加以再现。所以,这就涉及除了建筑之外的所有大型学科,如科学、语言(与此有关的有语言艺术和诗歌)和所谓的造型艺术,或者表演艺术。对于这些学科,有人相信,它们都有内容,而内容的比较点不在内容本身,而在不依附于人的、自成一体的现实。而人的任务只是按照现实的“实际存在”(SoSein),或者按照现实的本体,去模仿、描摹和表现现实。在此,无法讨论这样的观点是怎样错的(更不用说这种观点根本无法实现),重要的是我们要去领会“艺术有从现实中产生的内容”这样一种思想是如何转用于音乐的。当然从表面上看,音乐与语言似乎十分相似,因为两者都是声学现象,而且,都通过相同的感官加以感受。音乐有内容(这是就“内容”一词的以语言、表演艺术、雕塑艺术、美术和版画艺术为依据的含义而言),这被看作不容怀疑和不言自明的事实;问题只是:究竟什么是音乐首先要、并且能最佳表现的内容?
  在这一意义上相信艺术内容的美学,有理由被称作“内容美学”。所以,按照该美学的信条,艺术内容基本上就是存在于艺术之外的东西,正是这些东西,决定了艺术,统治了艺术。也正是这些东西,被理解为艺术作品的法则,被理解为艺术家需要遵守的标准。所以,就此观点而言,艺术作品的重点就在对艺术而言是“外来的东西”之中,因为只有创作方法才属于艺术“本身”。出于这一原因,似应把内容美学置于“他律美学”的概念之下。所以,在音乐美学中也就有了他律美学的一支极远的旁系(见本书上篇,第一部分,第一章):音乐,即鸣响的东西,所暗示的是其本身为音响之外的东西,音乐只是标记内容的手段,而这里的内容,没有音乐,没有作曲家的劳动,就已经存在。这完全像画家所要表现的风景,按照一般的观点,没有画家的劳动,风景当然早就存在。就像语言的言词(die Worte der Sprache)表示或者标记某一概念或某一事物一样,音乐也只是表示和标记与其少有关联的东西,正如语言的言词与其标记的对象少有关联一样。所以,音乐动机也不再应该与其再现的题材有关联了,音乐动机与题材的联系不会比“桌子”一词与实际的桌子的联系更为密切,也不会比“红”漆与红字(它本身当然不红)的联系更为密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