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秦岭:把中国一分为二


□ 单之蔷


秦岭—淮河是中国的南北分界线,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秦岭是一个南北平均宽达200多公里,长800多公里的一个庞大的山系,这条线划在哪里,划在山脊,还是山麓,这是一个值得争论的事,正是这种争论加深了我们对秦岭的理解。
秦岭—淮河是中国的南北分界线,这是秦岭与中国其他山脉的最大不同。我在出发前,特意研究了一下这句话的意义。我的经验是那些耳熟能详的东西,也许是我们最不了解的。譬如南北分界线,是写在中学课本里的东西,但这条线是指把我国的南方北方划分开来的界线吗?我意识中的南方是指长江以南。《现代汉语词典》对南方的解释是:“指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 对北方的解释是“指黄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其实秦岭—淮河线只是一条自然区划的界线,它划分的是我国亚热带与暖温带。这条线是1959年一些地理学家在做全国的自然区划时才第一次提出来的。在历史上我们找不到这条线是中国的南北分界线这种说法。把它作为中国的南北分界线只是后来的事。
说一下,当年怎样划出这条线的,这不仅是科学史上有意义的事件,也对我们理解秦岭很有意义。
1959年,中国的地理学家们在进行着一项前所未有的伟大的工作——把中国大地上地理环境相似的地方一个个划出来,即综合自然区划。这里碰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气候带怎样划?只有把气候带的界线划出来,才能进行接下来的综合自然区划。比如中国亚热带的北部和南部的界线在哪里?亚热带的特点是:夏天和热带差不多,但冬天冷,有霜冻和结冰现象,但不是常态。按照当时苏联专家的看法,中国的亚热带可以划到北京附近,而苏联的亚热带北界比这还要往北。其实这是苏联专家不了解中国的情况,中国的东部主要是受季风影响,夏天直到北京以北的大部分地区气温固然与热带差不多,但春秋和冬季受寒潮的影响,霜冻和冰雪是经常的现象。因此亚热带的一些主要标志性的植物和农作物不可能在如此广泛的区域中生长,比如:竹子、芭蕉、柑橘、枇杷、茶树等。根据这些植物和农作物能否正常生长,把我国亚热带的北界定在秦岭—淮河一线,此线以北为暖温带,对此大多数地理学家并没有多少不同意见。
但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把这条划分中国亚热带与暖温带的线划在秦岭的主脊线上,还是划在南坡或北坡的某个位置上却出现了直至今天还在争论的几种意见。
早晨,天气晴。从汤峪沟进山,我们开始了翻越太白山的行程。汤峪是秦岭北坡人对河谷的一种称呼。据说秦岭的北坡有72个峪,也就是有72条河谷,72条河流。秦岭北坡陡峻,几乎是从关中平原拔地而起,因此北坡的河流比降大,水流湍急,切割深。由于秦岭高崇峻拔,翻越秦岭的道路向来是顺着河谷缓缓而上,然后翻越分水岭,再顺着另一侧的河谷循路下山。我们正乘车沿着汤峪河盘旋而上。
4月30日,正是暮春时节,山中已是满山绿色。写完这句话,我在想:如果我们是在秦岭的南坡上山,这句话可能就是一句废话。因为秦岭南坡山麓所处的山地垂直自然带的基带(高山垂直自然带从下往上的第一个自然带,也就是山麓所处的自然带)是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那里由于雨水丰沛,热量较充足,树木的种类是常绿和阔叶的,因此那里的山上常年都是绿油油的;而我们所在北坡的山脚所处的山地垂直自然带的基带是暖温带落叶阔叶林带,这里的树木是阔叶的,秋天是要落叶的。我们看到的满眼葱绿,是今春刚刚长出来的,我们还能看到树叶还没有完全展开,森林还没有郁闭。
看到满山的绿树,我又想起了关于中国的南北分界线(即亚热带与暖温带的分界线),究竟是划在秦岭的主脊线上还是划在南坡或北坡的争论。
其实主要有三种观点。一种是主张把分界线划在秦岭的主脊线上,我称之为“主脊说”。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黄秉维先生就是这一派的代表人物。黄先生当时是地理研究所所长,正在领导全国的自然区划工作,我想当时所面临的问题是尽快把区划做出来,当时正在为我国亚热带的南界划在南岭、广州沿海、还是海南岛而争论不休,秦岭作为北界似乎没有什么争论,但当时只是一种笼统的说法,还没有具体到主脊线或是南坡北坡。可能当时多数人都认为划在主脊线上比较合适。
然而随着对秦岭研究的深入,问题很快就提出来了。我们知道任何一座高山都会有垂直分布的自然带,像秦岭这样海拔3700多米的高山,从下向上分布的自然带很丰富,而南坡北坡由于气温和降水的不同,又有很大的差别。我们仅以气候的垂直分布(植被、动物、土壤、地貌等都可划分出垂直分布的自然带)为例,南坡从下向上就可以分出亚热带、暖温带、温带、寒温带、亚寒带5个气候带;北坡只是缺少最下面的亚热带,其他气候带与南坡相同,共4个。南坡在海拔800米以下是亚热带景观,比如,棕榈树、芭蕉、枇杷、柑橘到处可见,800米以上就见不到这些亚热带的典型植物了。最容易判别亚热带的一个特征是:植被冬天是绿色的,因为出现了不落叶的长绿阔叶林。秦岭南坡海拔800米以下的山坡冬天是绿的,因此有人主张亚热带的北界就应该划在秦岭南坡海拔800米的等高线上,此种划法我称之为“南坡说”。据说最早提出此说的是一位俄罗斯的女地理学家萨芭琳娜,她在1960年出版的《植物地理学》一书中说:“秦岭南坡的下部应是亚热带植物的北界。”越来越多的专家赞成此种划法,比如西北植物所的著名植物学家张志英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