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中国现代文学的批评本体形态


□ 朱寿桐

内容提要 中国现代文学除了一般意义上的创作之外,还有以较为直接的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为写作主旨的文学形态,包括杂文,包括文艺家的政论,也包括少量的“观点小说”和其他文体。它们作为批评同样获得了文学本体的意义,从对象和范围上看,显然与通常所说的文学批评大不一样。“五四”新文化运动通过思想革命和人生关怀将文学革命的热点引导到政治、文化、社会、人生批评方面,确立了中国现代文学的批评本体传统,而新文学的创作本体则相对滞后。
关键词 新文学 批评本体 创作本体

作为中国现代文学的标志性起点,《新青年》最先贡献的不仅是胡适等人的白话诗和鲁迅的《狂人日记》等新小说,还包括《现代欧洲文艺史谭》①、《文学改良刍议》②、《文学革命论》③在内的大量有关文学学术研究、文学理论探讨的文字,而更多的则是以开放和进步的价值观对于政治体制、社会意识、文化思想和人生现象进行学理批评和审美批评的各类文章,其中有《青春》④、《青年与老人》⑤这样的整篇论述,更有通过“随感录”、“什么话”等栏目推出的短论,它们皆以一定的激情和艺术的论辩履行着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的时代职责,承载着新文化运动的主体内容,成为新文学建设最初的主要成果。文学研究界比较习惯于从白话诗、新小说等作品的创作意义上认定发轫时期新文学的贡献,对这一时期文学研究和理论探讨的成就也相当关注,唯独对履行批评职责的文字,往往只是从历史言论的资料价值上加以征引,一般都忽略了其所具有的文学意义。这样的忽略一直在延续,成就巨大且影响深远的鲁迅杂文一向难以在现代文学史构架中得到稳定而准确的学术确认,正是学术界长期以来忽略对此类批评性文字作文学本体定性的结果。
中国现代文学以批评本体确立了其传统,并在批评本体的传统运作中为中国现代思想文化建设建立了功勋;引入批评本体概念对解析中国现代文学的时代特点和历史贡献,对于确认包括鲁迅杂文在内的许多特殊文学形态的价值,具有鲜明的学术意义。



每一个历史时代都会有杰出的人物从事文学事业,为人类社会的文明积累作出贡献:有的从事创作,有的研究学术,有的进行批评。这就构成了文学事业的三种本体形态:创作本体、学术本体和批评本体。创作本体基于主体的生命体验,在经验层次上表现对于世界的审美感受,并以文学的经典性、规范性为价值目标。学术本体是指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研究,这种学术研究不仅服务于文明的积累,而且贡献出不同时代的文学观念。批评本体的文学家以社会、文化、文明批评,作为自己从事文学活动的主要内容,通过文学视角进行社会批评、文化批评和文明批评。并不是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的文学活动都能全面地、均衡地凸显文学的这三种本体形态。创作本体是每个国度文学事业的主干,是一定历史时期文学发达与否的主要标志。学术本体常常游离于文学领域而往哲学、美学、“文化”或“思想史”方面趋近,因而其文学本体的性质有时较为模糊。不过文学本体性质最模糊同时又不该模糊的还是履行批评职责的文学写作,它们分明是文学文本,特别是杂文和随笔之类,但通常又因其“非创作性”、非虚构性、非幻想性以及较为直接的社会文化功利性而显示出文学身份的暧昧。偏偏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由于历史的风云变幻和社会的急遽转型,批评本体写作的时代功能和历史地位得到了格外的凸显,包括《新青年》的新文学发轫、鲁迅主要的文学成就,都突出地体现在批评本体的写作方面。人们意识到这种批评性文字是中国现代文学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苦于无法从理论上对其进行文学本体的定位,以至于只能在散文文体的特殊类别上论定其功能价值,而不能理直气壮地认定此类文字的文学本体意义。
在文学本体论意义上理解此类文字,可以准确地把握其文学特性,并有效地免除其在中国现代文学价值构成中既不容忽略又难以定位的尴尬。“只有从艺术作品的本体论出发”,“文学的艺术特征才能被把握”,这是汉斯─格奥尔格·伽达默尔的一个基本判断⑥。其实,对于包括鲁迅杂文在内的中国现代文学批评文本来说也是如此,如果只是从它们外在于文学的思想、理论、资料价值以及有限的文体开拓意义加以评价,即使再突出它们的有用性,也无法准确把握其本体性特征。提出“文学本体”概念的新批评派代表人物兰塞姆认为,文学本体的意义就是避免把文学看成了某种意识、意图的“载体”,而是展示文学现象固有的本质性的内涵与功能⑦。周作人认为文学固有的本质性内涵和功能是“对于人生诸问题,加以记录研究”⑧,“记录”的结果通向表现,“研究”的表达便是批评,文学的本质可被简约地概括为表现人生和批评人生。新潮社骨干罗家伦比当时的其他人更清醒地意识到文学之于人生可有“表现”和“批评”之分,他明确提出白话文学是“表现和批评人生的”⑨。这就是说,批评人生的文学写作与表现人生的文学创作便具有了同样的本体论意义。傅斯年认为“文学原是发达人生的惟一手段”,文学“发达人生”的途径不仅在于“表现人生”,更在于以“新思想”“抬高人生”⑩,后者所言其实就是文学的批评本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