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包之静同志


□ 许力以

  包之静同志一九七一年逝世,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他去世时五十九岁,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只有五十四岁,这正是精力旺盛,而又富有工作经验的年华,是应该有所作为的。但是可恶的“四人帮”,却夺去了他的生命。象包之静同志这样好同志,被迫害至死的,何止一个。不想便了,想起中宣部那些好同志被迫害至死至残,眼泪就夺眶涌出。真是“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
  包之静,是出版界同志们所熟知的。许多老编辑和他有过交往和接触。他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从不以领导者自居。同志们喜欢和他接近,敢于和他说心里话。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不称他的官衔。他担任中宣部出版处处长。中宣部除了对陆定一同志,沿着从一九四六年以来一直称陆部长以外,其他全称同志。对包之静,甚至很少呼包之静同志、之静同志,就是叫一个“老包”。常常有人找他时,总是打趣地说:“包公呢?黑老包跑到哪里去了?”如有人叫一声什么“长”,老包自己和大家都会感到惊讶,认为这位来者一定是生客。
  老包是苏州人,一九一二年生于一个地主家庭。小学和中学都在苏州念书,后来到了上海上大学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全国掀起抗日运动高潮,他即投身于抗日宣传活动。由于他喜欢阅读进步书籍,接近革命同志,就在一九三一年抗日洪流中,参加了共青团。他当时非常活跃,组织读书会,联络进步同学,利用各种机会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他还参加社联和世界语组织,扩大我党、团的影响。不幸一九三二年,他被叛徒出卖,被捕入狱。后经党组织营救,一九三四年由蔡元培等老先生保释出狱。以后他就在上海从事进步文化工作。
  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烽火燃遍全国,他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一九三八年他奔到武汉,当时经湖北省委主要负责同志批准,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时这位小青年,全身都是劲,党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一九三八年他入党后,党组织随即派他进入解放区。先是在新四军五支队的《前锋报》、淮南区党委的《新路东报》、《淮南日报》工作,他都是这些地区报纸的创办人和负责人。
  抗日战争刚胜利,他受党的嘱托,和范长江同志一起筹办和负责华中《新华日报》。当时华中的《新华日报》,及时传播延安的信息,成为华中地区党的喉舌。为了迎接全国解放,培养新闻人才,他又和范长江同志一起,创办了新闻专科学校,培养了大批新闻干部。
  一九四七年随着解放战争的变化和部队的转移,他到了山东,成为《大众日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从进入解放区那天开始,一直到全国解放,始终是党的一位新闻战士。
  解放前,在根据地那种艰苦环境,他或是背着背包,或是骑着一匹马,紧跟着党和部队的指挥部,听从党的号令,及时传播党的声音。他负责的报纸,无论是油印报还是铅印报,或是在农村或是隐蔽在山地,他千方百计地克服困难,争取出报。他身体不好,十二指肠溃疡病不时发作,但仍坚持工作。和他在一起工作过的同志,对他的艰苦工作精神,无不称赞。
  解放后,一九五○年他调到中宣部工作。一九六四年,他被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他到中宣部工作以后,一直到他去世,从未离开。我和他认识是解放以后,一九五一年我被调到中宣部工作,过去我们不在一个根据地。从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七一年,我们在一起共二十年。这二十年,我们相处密切,可以说从工作到生活,无话不谈,连孩提时的家庭琐事,都是话题。他对我帮助很大,说话、处事十分诚恳,从不给人做作和虚伪的感觉。“文化大革命”中,他和我都关在“牛棚”里。当时开始是分开的,怕串供嘛!但是越到后来越没有什么,群众都是了解的,在干校时我又和他睡在一个土炕上。他多年神经衰弱,睡眠总是不好,安眠药是不能离身的。一般人吃了安眠酮,很快就入睡了,而他却不然,他吃了安眠酮,药性一来,话匣子反而打开,滔滔不绝,想说的话非说出来不可。要说的话说得差不多了,才慢慢入睡。他担心党的前途运命,每每入睡之前,发生许多疑问。他常常这样问我:“你看将来怎么样?就这样下去么?”有时他海阔天空,说了一番话之后又自言自语地说:“我看不会老是这样下去的,怎么能这样下去呢!”我总是要他安静下来,劝他入睡。可他有时话题反又多起来。他对毛主席是很敬仰的,毛主席在他心中始终是伟大的形像。毛主席的书,他反复地读,读得比较认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2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