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军旅往事(短篇小说)


□ 冯俊科

每一段军旅记忆,都是一个打动灵魂的故事——那一段又一段秘而不宣的爱情、那位终生等待情郎的老人、那名热爱杜鹃和写作的军人、那个淹没在农村和城市之间鸿沟的姑娘……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穿越。

多情的凉头河

凉头河是个少数民族村寨,坐落在云南与贵州交界的一条山坳里,居住着苗族、侗族、布依族和汉族等二百多户人家。这里“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旧社会人无三文银”。但湿润的空气,温和的气候,茂盛的树木,常艳的野花,又使它像人间仙境。从山头往下看,有多条小路像姑娘藕节般的胳膊从沟底的寨中伸出,搭上通往云南沾益的公路。寨中的房子大多用木头构架,上边用片石封顶,错落有致地盖着,别具匠心,在屋里能看见天空,但却遇雨不漏。墙是用木板做的。堂屋是全家人吃饭、待客的地方,两边喂着家畜。常常是人正在吃饭,牛从木栅栏里伸出头来,朝人“哞哞”高叫,猪在另一边的圈子里也“哼哼”有声,这种人畜同居的状况使初来乍到的人颇觉新奇。每当做饭时间,散发出硫磺气味的淡蓝色的煤烟,飘浮在寨子的上空,给人一种神秘静谧的感觉。

师部直属营就驻扎在凉头河西边的一条山谷里。山谷呈长条形,中间一条大路用鹅卵石铺成,高低不平地伸向谷底。一进谷口,南边高坡上是营部,接着是三连、一连、二连、四连,顺序地排到谷底。凉头河与直属营驻地相距不到一里地,一条公路相连。节假日期间,三三两两的兵们走出谷口,或在公路上散步,或爬上山坡观景。也有个别不安分的机灵者悄悄溜进凉头河,与寨中的姑娘调情。这里的姑娘漂亮水灵,也很开朗,特别是在“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年代里,对军人更充满喜爱之情。走在路上,不时会听见远处山头上的姑娘“喔——喔——”地高喊着,同你打招呼。迎头碰上,不管认不认识,姑娘的脸上都会露出野桃花般的笑容,问道:“啷咯去?到家里玩玩唦?”这种热情使不少兵们浮想联翩,神不守舍,欲火直往上蹿,有的竟玩到了姑娘的床上。经常会有一些兵因与寨中的姑娘搞出事来而受到处分。

二连连长汪有福,大概是受处分者中官职最高的。一个周末晚上,全营紧急集合,点名时发现二连由副连长带队,汪连长不在。营长命令寻找汪有福。他后来被从凉头河一老乡家中找了出来。知情的老兵们都知道,那个老乡家里有一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姑娘。罗副营长气得在全营官兵面前大骂汪连长没出息,一生中没见过女人,见了女人眼滴血、裤带松、走不动。半年后,汪连长被处理转业,与他在凉头河相好的姑娘结了婚,落户当地,当了公社副书记。最惨的要数三连的排长黄平。我们新兵训练时,此人当过十一班班长,湖北人,工作积极能干,连里刚提拔他当了排长。黄平人长得一般,中等个儿,方脸盘,厚嘴唇,说话像吵架,不知什么时候用什么办法,和凉头河供销社的女售货员好上了。那位售货员长得娇小俏丽,说话柔和清亮。兵们盛传他们两人之间的风流韵事,但一直没抓到把柄。一年春节,黄平在清华大学读书的未婚妻来队结婚。新婚当天的后半夜,新娘醒来,发现新郎不见了,急忙报告连里。连里像炸了窝,四处派人寻找,最后在供销社女售货员的床上找到了黄平。营里立即将黄平处理退伍,新婚的妻子也同他离了婚。那个女售货员也没跟他回湖北老家,听说后来又同四川渠县的一个兵好上了。

初到连队时,老兵们茶余饭后,经常用这些事例教育我们这些新兵。一天晚上散步,班长王衡宣严肃地告诫我:“你们这批兵文化程度高,家住平原地区。凉头河的姑娘们向往大山之外的生活,热情风流,小心别栽跟头。更可怕的是姑娘们手中有一种药,偷偷泡在水里劝你喝下,如果你将来不和她结婚,几年后药力发作,很快就会死去。如果你和她结了婚,她又会用一种解药偷偷让你喝下,就没事了。汪连长为啥非和那个女的结婚?黄平为啥会在新婚之夜跑到售货员那儿睡?就是怕的这个。”王班长是贵州省黔西县人,苗族,人很好,世道懂得很深。听了他的话,我不禁毛骨悚然,认真地点了点头。然而没过多久,和我一起当兵的原哲竟栽进了凉头河。原哲是高中毕业生,写得一手好字,新兵训练一结束,当我们被分配到工地扛石头、抬钢管劳动锻炼时,他就被选调到营部技术室当了缮写员。大概他觉得自己刚到部队就比我们高出一头,将来发展前景肯定不错,因此见了我们总是昂首朝天,目不斜视,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原哲在技术室听到老兵们谈当地有“十八怪”,什么“三块石头当锅台、斗笠当锅盖、萝卜当成水果卖、老太太爬树比猴快、赶马车的站起来”等等,原哲对“姑娘背着小孩谈恋爱”这一怪最感兴趣。老兵们对他讲了其中的内涵以后,这个目空一切又涉世不深的毛头小伙激动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有一天,原哲到凉头河喝酒认识了一个姑娘,两人频频往来,不久竟使女方怀孕。原哲受到了警告处分,当兵不到一年,就被提前处理退伍。那个女的倒还钟情,充满希望地跟着泪流满面的原哲回到了他的老家。

1976年,部队调防到东北。过了一段时间,人们惊讶地发现,二连长、黄排长和原哲之流太笨,营里有很多当年“隐藏很深的地下工作者”,后来竟都成了凉头河的乘龙快婿。其中有连级干部、排级干部,也有头脑精明的兵们,更使人们吃惊的是其中还有那位骂汪连长“见了女人眼滴血、裤带松、走不动”的罗副营长。

分享:
 
更多关于“军旅往事(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