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法兼之画法——八大山人书法艺术研究


□ 胡光华

内容提要 “八大体”是八大山人晚年的书法艺术创造,几百年来一直备受艺坛推崇。本文从剖析八大山人“书法兼之画法”这一书法创作理论入手,通过对八大山人独创的一系列象征性的书法“花押”、书法中的画法用笔、以画为书的章法布局的分析研究,指出“八大体”是书如其画、书如其人,是前无古人的字外有象的表现主义艺术。
关键词 书法兼之画法 八大体花押 画法用笔 形式美表现

朱耷(1626—1705)五十九岁时始署八大山人,直至终了。其书法艺术成就,被艺林推重为“八大体”。黄宾虹称八大“书法第一,画第二”。然而,对八大晚年的书法艺术成就——“八大体”的研究,大多数滞留于帖学的类比评论上。如邵长蘅言:“山人工书法,行楷学大令、鲁公,能自成家,狂草颇怪伟。”陈鼎论八大书法“则胎骨于晋魏矣”。谢坤在《书画所见录》中称:“以余所观隶及行草,深入汉唐之室。”张庚在《国朝画征录》中则干脆把这一切归于“书法有晋唐风格”。现代中外学者对八大晚年书法的研究有所深入,但并未跳出就书法而论书法的框架,故未能完全触及八大书法艺术的本质。
八大书法艺术成就,体现在其六十八岁所作《书法山水册》之八的题识上:“画法董北苑已,更临北海书一段于后,以示书法兼之画法。”“书法兼之画法”就是八大晚年书法的要义:我自用我法。
书法兼之画法——八大山人书法艺术研究图片1
书法兼之画法——八大山人书法艺术研究图片2
毫不奇怪,八大会在临李北海《麓山寺碑》后题上“书法兼之画法”书论。书法艺术本源于造化,用蔡邕的话说:“纵横有象者,方得谓之书。”书法表现的“象”与绘画师法造化并无本质的区别,对此,张怀瓘有进一步的发挥:“探于万象,取其玄精,至于形似,最为近也。字势生动,宛若天然,实得造化之姿,神变无极。”唐宋有许多关于书法艺术的浪漫典故,诸如张旭“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岩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万物之变,可喜可愕,一表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不仅张旭草书得益于天地万物之变,其他大书法家亦然。《宣和画谱》称贺知章“草隶佳处,机会与造化争衡,非人工可到”;怀素观夏云变化,而狂草绝妙,“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黄庭坚作草书如得江山之助;文同路见有蛇相斗,十年苦学一朝得生灵启迪而通草书妙诀;还有苏东坡书法被米芾称为“画字”等,这些故事无不验证张怀瓘所言:“圣人不凝滞于物……道本自然,谁其限约,亦犹大海,知者随性分而挹之。”这与李北海《麓山寺碑》文中所云“天地有象,圣贤建极”妙合。所以,八大“书法兼之画法”的艺术创作方法,乃为“知者随性分而挹之”——即我自用我法。
书法兼之画法——八大山人书法艺术研究图片3
与“书法兼之画法”相辅相成的卓见,还有《书法山水册》之五题识:“昔吴道元(应为玄)学书于张颠贺老,不成退,画法益工,可知画法兼之书法。”吴道子也可谓“知者随性分而挹之”的典型,由于他缺乏张旭、贺知章那样的性情与生活经历,知退改作绘画,将草书笔法巧妙地运用于人物画衣纹的表现上,使衣纹的处理流畅有迎风飘举之势,富有运动感,一变北朝画家曹仲达“曹衣出水”样式而为“吴带当风”体格,直抉现实生活风采,遂成“画圣”。因此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发表“是知书画之艺,皆须意气而成”的评论。显然,八大不仅通书画用笔同法,更精书法“随性分而挹之”——意气而成之理,将绘画意象造型之法融入书法抽象表现之中,以“囊括万殊,裁成一相,可寄以骋纵横之志,或托以散郁结之怀”,使书法成为从心所欲、触变成态、独照灵襟、汩情媚道、超越尘表的自我表现艺术。
书法兼之画法——八大山人书法艺术研究图片4
书法兼之画法——八大山人书法艺术研究图片5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