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都市风景的现代性经验——读《都市风景线》


□ 蒋磊

  所谓秩序,只是一种人为的设定,一旦秩序无法保障公共空间的合理分配,甚至成为异见流通的阻碍时,它将被轻易地摒弃。堵车所提供的混乱景观以极端的方式吁求着从不同立场、不同角度观看共同世界的权利。

  都市风景线

  刘呐鸥著,上海水沫书店,1930

  今天被文化研究学者所津津乐道的许多都市文化现象,早在20世纪30年代的海派小说中就得到了淋漓的彰显。刘呐鸥的《都市风景线》集中描写了纷繁怪异的城市景观,凭借八个短篇小说,从“风景”的角度提供了丰富的早期现代性经验。

  都市风景最常见的呈现方式是街道。在波德莱尔和本雅明看来,也许只有游手好闲者和诗人能够规避街道所设立的游览法则,从而自由地观察城市的每一角落。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发现风景的方法是大同小异的,例如受制于立交桥的高度俯瞰桥下的车流,依据公交车车速和车窗的尺寸浏览街景。正是由于这一点,许多城市风光的图片都有着相似的视角和表现对象,而不少乡村景色的摄影作品也带上了城市的眼光。

  《礼仪和卫生》中的主人公启明眼前的风景是根据电梯的升降、轨道的拐弯、街区的功能划分和汽车的行驶路线相变换的。例如当他走出办事室, “两分钟之后,借着电梯由七楼到底下做了一个垂直运动的启明便变为街上的人了”。办事室里温暖而暧昧的景象立刻转换为喧嚷的街景。

  城市规定了风景被发现的程序,街道对都市空间的有序分割是这种程序的一环。十字路口、公交线路、立交桥乃至整齐的行道树都愈加强化了这种分割,并为都市空间的利用确立了森严的等级秩序。一般来说,步行者所占用的路面是最为狭窄的,他们甚至时常需要与自行车抢道;而公司职员则被迫在上下班高峰期历经激烈的争夺,方能与多人共用一小块公共汽车或地铁的空间。由于城市功能区的严格划分和空间的限制,他们无心也无暇看风景。他们每天都在同一时间出门,沿着同一路线去上班,重复的路边风景以及拥挤的交通让他们感到厌倦和疲惫。

  带来更多风景的公共交通工具是火车。火车是城市空间的连接体,因此,即便行驶在乡村,火车乘客仿佛仍然置身城市:“人们是坐在速度的上面的。原野飞过了。小河飞过了。茅舍,石桥,柳树,一切的风景都只在眼膜中占了片刻的存在就消灭了。但是,这里,在燃青手中展开的一份油味新鲜的报纸上的罗马的兵士一样的活字却静静地,在从车窗射进来的早上的阳光中,跟着车辆的舒服的动摇,震动着。”在小说开头的这段描写中,车窗外的乡村景色飞速地出现并消失着,就像电影放映机制造出的幻景。只有车厢内的事物是稳定的,它保障了都市生活的延续,并且迫使乘客以看电影的方式将乡村景色再造为城市风光。

  这种类似于“看电影”式的描写,在海派小说中经常出现。当《风景》中的燃青换了一个座位的时候,“这一次,风景却是逆行了,从背后飞将过来,从前面飞了过去”。只有在电影放映中,才会有这种逆向、回放的经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图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