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曾植诗学观“雅人深致”说的意向


□ 李瑞明

摘要:“雅人深致”说是沈曾植晚年的重要诗学观念之一。这一观念不但诠释了一种诗歌美学精神,而且也包含着深刻的文化政治意涵。沈曾植在对以往诗学思想历时性的论议中,基于儒家诗教精神的“人间性”品格,对人文社会重建的可能性进行了深刻的思考。
关键词:沈曾植;雅人深致;以禅喻诗
作者简介:李瑞明(1968—),男,山东广饶人,苏州大学文学院博士后,嘉兴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沈曾植(1851—1922)在1918年或1919年为瞿鸿礻几诗集所作的序文——《瞿文慎公止庵诗集序》是近代诗学的重要文献之一,是沈曾植诗学观“雅人深致”说的精微说明:
昔者曾植与涛园论诗于公,植标举谢文靖之“皐谟定命,远犹辰告”,所谓“雅人深致”者,为诗家第一义谛;而车骑所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者,为胜义谛。非独以是正宋、明论诗者之祖师禅而已,有圣证焉。夫所谓雅人者,非即班孟坚鲁诗义“小雅之材七十二,大雅之材三十六”之雅材乎烝夫其所谓雅材者,非夫九能之士,三代之英,博文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之君子乎烝夫其所谓深致者,非夫函雅故,通古今,明得失之迹,达人伦政刑之事变,文道管而光一是者乎烝五至之道,诗与礼乐俱,准迹熄王降之义,雅体尊,风体卑,正乐雅颂得所,不言风,有较四国之徽言,固未可与烝涧寤歌等类观之而次列之。自四家师说略同。诗教衰而五言作,才性于汉魏之交,清言于晋,新变于梁陈,风降歌谣,镂画者殆不识雅为何字。至于唐之行卷,宋之江湖,声义胥湮,而陋者复淆以宗门幻语,诗终为小道也已。尝发此意于渔洋生日诗。
笔者曾据此抉发沈氏“雅人深致”说的诗学意蕴,表明这是一种集学、德、志、诗与美为一体的艺术精神。当时,仅据“雅人深致”一词的《世说新语·文学篇》出典,而未多所涉及。现详前文所缺略,探论沈氏“雅人深致”诗学观所蕴涵的文化精神意向。
而此一意向的思考对象,首要的是对本民族文化的内在关系进行批判性分析与疏导并作出价值判断,亦即对一个文化群体的自我定位、自我理解和自我创造。沈曾植的这篇诗序在深度意义上,就是以诗学思想为问题表达了这样的意向。

一、《诗经》的典范:“雅人深致”说的根源

沈曾植在序文中对“雅人深致”的解释,在论说方式上是运用了“圣证”的表达式。在此一解说中,他钩贯典籍意蕴而成一旁通统会、左右逢源、有本有根且也自本自根之新义。此一新义、新说,有鲜明的文化理想与政治品格。
“雅人深致”一词的出典,除《世说新语·文学篇》外,《晋书·列传六十六》载:
叔父(谢)安尝问:《毛诗》何句最佳烝(谢)道韫称:“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谢)安谓有雅人深致。
谢道韫所称《诗》之佳句,谢安谓有“雅人深致”,与《世说新语》所载之“皐谟定命,远猷辰告”诗句相较,更能见出沈曾植诗学观“雅人深致”说所特有的意蕴。
谢道韫所称佳句,见《大雅·烝民》:
四牡马癸马癸,八鸾喈喈。仲山甫徂齐,式遄其归。吉甫作诵,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
《诗序》:“烝民,尹吉甫美宣王也,任贤使能,周室中兴焉。”《正义》:“任贤使能者,任谓委仗之,使谓作用之。”而谢道韫所称佳句,《诗序》:“清微之风,化养万物者也。”笺云:“穆,和也。吉甫作此,工歌之,诵其调,和人之性如清风之养万物然。仲山甫述职,多所思而劳,故述其美以慰安其心。”由此可知,《烝民》一诗是对仲山甫辅佐周室之功的赞美与称颂。谢道韫对谢安的回答,不仅是她“林下之风”修养的表现,而其意更在含蓄地称颂谢安有如仲山甫一般,对晋室中兴所作的贡献。
对“雅人深致”的这两处出典加以比照,无论是谢安的自赏,还是谢道韫的称颂,都贴合了谢安在当时实际生活、政治运作中的身份、职能与作为。而其深长意味,则是把历史文化与当时情事相关联,所谓古典今事,就不但是对诗歌艺术精神的叹赏,而且也用这样的诗句暗示了士人应担当世间责任、行塑社会理想的重任。如此,诗歌艺术美学就有了通向文化社会建立的路径。
《烝民》一诗,在中国思想史上有其重要意义。“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的肯定说明,其特色就是以诗的形式表现思想的创获。诗中所表述的人性思想,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天赋人性本善理念的原型。这种人性本善的精神经由《论语》、《孟子》、《中庸》、《易传》的不断推衍显扬,显性或潜在地成就了中国文化主体精神的全部意义:求善向真、人性高贵,并且人能参赞天地宇宙之化育。在此种文化精神下,对全幅人生价值的关爱,自然导致了中国文学对日常伦理人生实际的关注。这一方面,《诗经》就是典范。《诗经》绝大部分歌咏的是以人生伦理为背景的,而其美学情景也在人之伦理关系与价值抉择之间表现出来。熊十力先生在论读《周南》、《召南》时说:“试读《葛覃》、《癗》、《兔爰》诸篇,潜心玩味,便见他在日常生活里,自有一种欣悦、和适、勤勉、温柔、敦厚、庄敬、日强等等的意蕴。这便是‘即事多所欣’。缘此,见他现前具足,用不着起什么恐怖,也不须幻想什么天国。我们读二南,可以识得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大步走上人生的坦途,直前努力,再不至面墙了。”这样看,诗与人生一体;诗即人生,人生即诗。而读诗可以使精神心灵世界得以无限开敞与高远。钱穆说:“《诗经》是中国一部伦理的歌咏集。中国古代人对于人生伦理的观念,自然而然地由他们最恳挚最和平的一种内部心情上歌咏出来了。我们要懂中国古代人对于世界、国家、社会、家庭种种方面的态度与观点,最好的资料,无过于此《诗经》三百首。”这就表明《诗经》是以日常人生为基础,以人生全部经验为抒情对象的文化结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