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遗址


□ 谭 岩

匍匐的辉煌

踏进城门,就如掉进浩荡的历史长河。
长城似的围墙,山峦似的宫殿,宽阔如平畴的院落。扑面而来的,是历史的恢宏和皇权的凝重。
置身于熙熙攘攘的游客中,踏着故宫的石阶青砖,穿行于万间宫阙,漫步于曲轩幽廊,像一只小蝌蚪,沿着时间的河流顺着这旷古的河道游走。
宏伟而辽阔的院落广场,铺设于地的是一行行窄立着的青砖。这砖是应该砌高楼大厦的呀,可是在这天子的行苑,只配铺地。一棱棱一行行俯首贴面地排列着,像躬俯着的万民的脊梁!
那冰凉着的雕龙镂凤的御道,那清冷着的傲视苍穹的兽脊石狮,那肃立庄重的大殿宫阙,无不在静穆中透露着萧萧寒意。正是在这浩瀚的威仪中,显示出高度集权的无情。
一个从南蛮楚地来的一介草民,感谢这时间的恩惠,得以在千百年后能够堂堂皇皇地在这天子宫殿擅驰御道,左顾右盼,窥探后宫。这在数百年前,可是杀头的大罪。
不知穿了几重门,绕了几座殿,最后来到了皇帝常常在心闲情逸时召见文人雅士吟诗嘱对的御花园。
花园的树木在岁月的流逝里,已剥落了它茂盛的枝,葱绿的叶;单剩枯骨似的躯干矗立在落寞的花坛,像一个个老叟,垂头于秋日残阳的余晖。
花有清香树有阴。想当年,有多少心情激动谢主龙恩的名士文臣站在这树阴下等着皇帝的召见!
也应有这一样的秋阳普照,一样的蝉流清音,一个应召而来的士恭立在这古木下,一声“皇上驾到!”慌得这士忙跪了下去———
我站在花园御道的末端,回首一望:
那御道两旁的古树,竟一律弓着它的躯干!
这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仿佛,那威重九仪的皇帝刚刚从这御道上走过。
站在这花园里的,可不是武将,而是文臣啊,是向来以铮铮傲骨自喻为民族脊梁的士!
我感到秋气的凛冽,寒冷着肌骨。
那才高八斗、心雄万夫的李白因在天子面前微露傲色而被驱出长安,一生空怀报国之志;那微放傲气的柳永也因天子的一句话而一生困顿于酒肆歌台,最终只有绿窗歌伎来捐葬其诗风吟月的瘦骨!更有向以香草美人自居的屈原,也因失宠于楚怀王而自沉汨水,只能借一江涛浪向天而歌!
走出故宫时,我在金銮殿前久久驻足。这是科举的最后一关,也是跃上龙门的最后一步。至高无上的皇帝就是在这里召见新科士子,决定他们的官高禄厚和荣华富贵。
我仿佛看见,又一群从十年寒窗走出来的士子,匍匐在金銮殿这冰凉的地砖上,那是一片读书人的脊梁———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难道只是不得志的士子微弱的呼声?
———故宫,那匍匐中的辉煌。

盛满鲜花的地方

这里有成片的荷塘,可赏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景色;也有沿水而建的店铺林立,可观苏杭的繁华景象;一望无际的人工湖泊,停泊的那一艘玉船,在笙歌丝竹之际,可遣清风徐来把酒临风的雅兴;而万寿山上的寺庙,又可在享尽滚滚红尘的富贵之时,像调味品似的于生活中做一回出尘的遐想。......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