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返回土家山寨


□ 杨 彬

叶梅走出大山、走出土家山寨之后,她的神思常常回到家乡恩施,回到那片神奇的土地。她以对那片土地的由衷热爱,以对土家文化的深深领悟,返回到恩施土家先民悠久的历史文化之中、返回到恩施那片神秘秀美的山水之中。获得第八届骏马奖的小说集《五月飞蛾》就是在“返回”的过程中,叶梅神思的一次次飞跃。
“当人们又重新拾起旧日的宗教和局部的及地方的旧有的民族风格,当人们重新回到古老的房舍、堡邸和大礼拜堂时,当人们重新歌唱旧日的歌儿,重新再做旧日的传奇的梦,一种欢乐与满意的大声叹息、一种喜悦的温情就从人们的胸灵中所引起的深刻而不可改变的变化,这种变化有那些出现在明显返回倾向中的焦虑、情感和热情给它作证。”这是克罗齐对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描述,它指出了浪漫主义的精神冲动是以“返回”为特征的。当我们仔细阅读叶梅的小说时,那种强烈的返回故乡土家山寨的情结,使叶梅的创作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特色。“一种混合着诗人心灵变化多端的想象和轻快、洒脱、飘逸的幻想,在同一部作品中将近处和远方、今天和远古、真实存在和虚无缥缈结合在一起,合并了人和神、民间传说和深意寓言,把它们塑造成为一个伟大的象征的整体”。叶梅小说就蕴涵着勃兰克斯所描述的这种浪漫主义的内在特征。故乡在叶梅心中熔铸成为一个整体,从而使叶梅小说在故事情节、自然描写、文化内涵等方面蕴涵着浓郁的浪漫主义特色。叶梅回到故乡那片神奇山水之中,在土家历史的时空中漫游,把恩施山水塑造成为一个颇具魅力的浪漫主义整体。

一、文本——土家山寨的浪漫传奇

传奇,是浪漫主义最明显的特征。《最后一个土司》、《山上有洞》、《回到恩施》中土家山寨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传奇性人物、历史环境及其语言氛围,构成了叶梅小说的传奇特色。叶梅小说的传奇故事在土家山寨中展开,恩施土家山寨对于叶梅来说,那方故土犹如曲波的林海雪原、莫言的高密东北乡,从而成为一种象征,一个符号,一种独特的浪漫主义文化艺术氛围。土家山寨已成为叶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成为她永远的故乡情结。
1、土家山寨的传奇故事
叶梅的《最后一个土司》、《山上有洞》、《回到恩施》讲述了一个个土家山寨的传奇故事。《最后一个土司》以外乡人李安闯入土家山寨,在土家山寨引发的一系列反响,描写了最后一个土司和一个土家神奇的女子伍娘的传奇故事,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纠葛,被叶梅用充满传奇的笔触,赋予了恩施土家山寨特有的浪漫主义情怀。那土家族特有的土司初夜权,被叶梅用土家最好男人对土家最美、最好女人的爱情所代替,从而笼罩着迷人的爱情浪漫特色。《山上有洞》运用时空交叉的手法,描写了另外一个最后土司和他儿子的传奇故事,田土司在历史命运(改土归流)前的所作的特殊举动;在大敌当前为儿子在山洞操办婚事后引颈自杀的壮举:田土司儿子田昆和牟杏儿的浪漫爱情故事,被叶梅描写得神奇而迷人。《回到恩施》是叶梅最具有“返回”特征的小说,叶梅以又一个外乡人父亲的视野,返回到50年代的恩施土家山寨野三关,在那里演绎了一段革命历史传奇故事,外乡人父亲、区长张赐和土家人谭驼子、谭清秀、沈先生的纠葛在神奇的恩施土家崇山峻岭中展开,如同野三关山水的神奇一样,他们的故事也具有神秘的传奇色彩。谭驼子的死,九姨的疯、沈先生的世事沧桑以及在历史巨变前的个人悲剧色彩,在叶梅笔下一一展开,父亲终于成为了一个恩施人,他最后回到了恩施。叶梅也回到故土,以深情的浪漫主义笔触描写恩施那片土地上发生的传奇故事。叶梅小说的传奇故事,带领我们返回到恩施土家山水之中,让我们深深浸润在恩施土家山水的历史内涵和土家儿女的热血情怀中,让我们和作者—起感受她对恩施土家山水和土家儿女的无比热爱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