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的日记


  顾振威

  凛冽的北风在窗外呼呼怒号着,温暖明亮的灯光下,儿子在做作业,母亲在一旁纳着鞋底。

  终于,儿子做好了老师布置的作业,母亲长长地吁了口气,催促儿子睡觉。

  儿子笑着说道,我还要记今天的日记。

  啥叫日记啊?母亲问道。

  日记日记,一天一记。把当天发生的事记下来就叫日记。儿子解释。

  日记还用记在本子上?

  记在本子上,既提高了写作能力,又给以后留下美好的记}乙。儿子把老师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母亲。

  儿子在本子上写了一阵后说道,我把今天的日记念给你听吧-2009年12月23日。今天,妈妈给了我一块钱,来到学校,我迫不及待地买了块面包。松软香甜的面包真好吃啊,等以后长大挣了钱,我要天天买面包吃。

  母亲慈祥地笑了,这么说我也会记日记,只不过是你的日已记在本子上,我的日记记在脑子里。

  你斗大的字不识半升,怎会记日记?儿子瞪圆了忽闪忽闪的大眼。

  不信,我念给你听-1996年3月20,我和你爹结了婚。

  这太简单了,老师说这样的日记得重写!

  我给你说不简单的-1997年6月12,天热得跟刚熄了火的砖窑一样。我正在地里锄玉米,忽然感到肚子火烧火燎般疼,疼得我全身都是汗珠——是你在我肚子里狠狠地踢我。我扛着锄头,疯了一样往家里跑。见到你爹,我没顾擦脸上的汗就喘着气说,咱的孩子踢我了,是个男孩。你爹笑着问我,你咋知道是个男孩?我高兴地说,看踢我的狠劲,一定是个男孩!

  1997年10月13,你爹兴奋地把我拉到吴台卫生院,医生说是难产。我疼得在床上打滚,紧紧握着你爹的手,眼泪汪汪地求他不要管我,千万保住孩子。你把我折腾半死后才来到这个世上。

  1997年10月24.你小嘴一咧第一次笑了。你笑得真好看啊,看到你的笑脸,我心里感到比喝了蜜还甜。

  儿子双手捧着脸聚精会神地听着。

  1998年4月初9,你扎出了乳牙。5月初3这天夜里,雨下得跟瓢泼一样,你小脸烧得通红通红的,浑身不停地抽搐着。我抱着你躺在架子车的车厢里,上面搭了块塑料布,你爹把咱俩拉到了吴台卫生院。医生说你病得重,得转到县医院。35里路,你爹拉一会儿,我拉一会儿,替换十多回,来到县医院时天已麻麻亮了。在县医院住了十多天才把你的小命抢回来。那时家里正割麦,你爹白天回家割麦打场,夜里到医院看咱娘俩。这样来回折腾,就是铁打的人也会累垮啊。看你爹累得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我就劝他别来了。你爹说,不见你们,我睡不着觉。看见你们,我心里踏实。有一回晚上七点多你爹才走到医院,我抱着你睡着了,你爹大声喊我也没把我喊醒。你爹鬼点子多,就小声嘀咕道,孩子该吃奶了吧?我一听这话猛地惊醒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