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究竟怎么办?(点评)


□ 白连春

生于1983年的麻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爱上写作的,她说,没有理由,她说,反正除了文学,我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
这,就是说,在不知不觉中,文学,实际上,已经深入到了麻雯的生命,就是说,麻雯,实际上,已经在用生命写作了。她的写作就是她的生命,或者,她的生命就是她的写作,二者已经合二为一。挣扎在世俗和梦想中,麻雯有一颗易感而克制的心:既激情澎湃,又谨小慎微。她用女性的,充满个性的文字在写作。她说,我就是这样地爱着写作,什么都不图,什么都不为。好一个什么都不图,什么都不为。单凭这个什么都不图和什么都不为,我们就应该相信:麻雯的未来,一定是有所作为的,辉煌的。
这期“新人自荐”,我们推出麻雯的《影子》,也是一个证明。《影子》,原名《跳槽记》,在题材上可能不太新,叙述得也可能不太成熟,主题的深度也可能挖掘得不够,大不了,又是一个女职员为了躲避男性上司的骚扰而丢掉工作的老掉牙的故事。但是,麻雯却写出了自己对生活的独特的理解,写出了生活中的美与丑,善与恶,写出了人在面对生活中的丑和恶的时候的抗争,而且,写得恰到好处。无论细节的运用,还是人物的描绘和故事的设置,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由此,可见麻雯的功夫:在写这篇小说的时候,麻雯是用了心的,是把她的心贴到了人物的身上了的,因而,《影子》就成了一篇把心灵指示给读者看的小说。这样,就使得《影子》哪怕写的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也是一篇很有味道的小说,而且,还能让读者读了慢慢地回味,小说中人物的心和作者的心和读者的心,很好地融为了一体。到最后,小说结束了,而故事,却又重新开始了,这就给了读者更多的想像空间,让读者悟出生活其实比小说更丰厚;让读者知道生活只有变成艺术(小说)的时候,才能震撼我们。不仅如此,《影子》的语言,也很精彩,朴实,流畅,简洁,极有意蕴,几笔,就把小说中的人物曹曼差点遭到上司强暴后的情绪刻画了出来:开水没了,她不敢到院子里坐火烧水。干脆不喝咖啡了,穷了吧唧,还整什么情调!灯倒是没开,又省电又不招蚊子。曹曼鞋也没脱,把自己往床上一扔,像电视上的颓废青年一样,耷拉着两腿,陷入沉思。在这里,麻雯写得既冷峻又幽默,既写出了个中滋味又写出了弦外之意。
麻雯是很会写小说的,也很会捕捉时代的信息,《影子》里的人物曹曼差点遭到上司强暴后,终于想出了装病一招。而这一招,恰恰和时代发生了关系,因为曹曼的装病,让上司怀疑她得了非典。上司胆战心惊地陪着她去医院化验,一路上,碰都没有碰她一下,而且,她每一次咳嗽,上司都要下意识地用手掩住口鼻,结果出来了,曹曼没有得非典,但是,得了肺癌。就这样,曹曼先炒了上司,然后,第二天上班,上司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信封,炒了曹曼。上司不知道自己中了曹曼的计。曹曼还假装和上司吵架,借机骂了上司无耻,留给上司一个失魂落魄的背影。故事发展到这里,上司如释重负,得意地晃着双脚,而曹曼,则找了一家最近的银行,存入了一万块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