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刀子


□ 冯积岐

刀子
冯积岐

老屠夫马长义坐在院子里磨刀子。磨刀石搁在房檐台阶上,他坐在房檐台下,这样,就减少了弯腰的程度。磨刀石是深沉的豆绿色,很细腻。要磨出好刀口来,非这样的磨刀石不可。马长义磨的是杀猪的柳叶刀,刀子有一尺三寸长,三寸宽,刀把儿油腻油腻,十分光滑。马长义手中有两把柳叶刀,一把砍刀。这三把刀,他轮流着磨。
马长义的右手紧攥住刀把儿,左手的三个指头像大夫诊脉一样按在刀身上,双臂来回挥动,看似漫不经心,随意自如。其实,力量的多少他贯注得极有分寸,不至于将刀口磨卷刃。柳叶刀是双刃刀,他将这边磨一会儿,刀把儿换到左手,又磨那边。磨刀石的左上方放置一个瓷碗,瓷碗的清水里是一绺子布,他捏住布条子在刀刃上淋些水,清水被刀刃卷走之后,又从刀口里流下来了。
春天里的太阳很好。太阳光似乎是被柳叶刀砍下来的,太阳光和刀子一样亲热,亲切;院子里白亮白亮,像刀子一样亮,墙壁、门窗都神采飞扬了。磨刀石上的光线,随着刀子的拉动,光芒四射,薄如丝绢,光线似乎被磨成了水,四处流淌。马长义很专注,目光在刀子的来回拉动中,或长或短。他支棱着耳朵,谛听磨刀石和刀子相触时发出的声音,声音只有麦秆那么细,很含蓄,有节制,一点儿不粗野,一点儿不张狂。老屠夫马长义就这样,坐在太阳底下磨刀子。院子里的色调温暖、柔和,空气中有一缕刀子的甜丝丝的气息。磨刀子的马长义跟刀子一样沉静,面部严峻的神情中透出了一丝压抑着的愉悦。
磨着,磨着,马长义的双手离开了刀子。刀子并没有停下来,刀子还在来回磨动,仿佛他的一双手仍然粘在刀子上,其实是,刀子被他用无形的手驾驭着,在磨刀石上运动。马长义将凳子稍微挪了挪,离开了房檐台一些,他双目注视着刀子,柳叶刀像上了车床的零部件,磨动的节奏和马长义握着它一模一样。马长义并不惊讶,似乎刀子本来就应该这样。他仿佛一个书画家在自我欣赏刚刚完成的作品。
马建华几次从院门里进来,看见父亲磨刀子,一声也没吭。他知道,这是父亲每日必修的功课。父亲不做屠夫五年了,可他一天也没有停止过玩弄刀子。
年轻的时候,马长义是松陵村乃至南堡乡有名的屠夫。他杀猪干脆、利索,做出来的猪干净、白亮,颜色特别周正。这和他的刀法娴熟是分不开的。猪被抬上案桌以后,他脱掉汗褂或棉袄,身上只留一件小汗夹;汗夹上只扣下面一只纽扣,长满胸毛的胸脯便裸露了;他顺手抓起拴猪的绳子在腰间一勒,开始干活。他将柳叶刀横着用牙咬紧,右腿紧压在猪肚皮上,左脚蹬住地,右手抓住猪的前胯,左手将猪的两片嘴紧紧捏住,把猪头猛地向后一扳,猪叫不出声来,脖颈以下进刀的地方就亮在他的眼前了。这时候,他右手抓住刀柄,一刀从猪脖颈斜捅进去;他的用刀极快,像人眨了一下眼,更像擦了一根火柴,“嚓”的一声,随着刀尖和皮肉发出的响声落地,一把刀就到猪的身体里去了。他看似用力极大,其实,恰到好处,那刀尖正好挑在猪心上。刀子不偏不斜,刀口开得很小。刀子抽出来后,他抓住猪肚皮,很有分寸地在猪身上揉几下,猪血便顺着刀口流进了盆子。由于动作迅捷,猪血在体内滞留的时间少,猪皮自然很亮了。接下来是烫猪、拔毛。这一工序的关键是兑水。水太硬(烫),就会伤猪皮;水太软(凉),猪毛拔不下。烧好的开水倒进一口大瓮中。马长义伸出三个指头在水皮上一抓,掂起一桶凉水兑进去,又捞起马勺,再兑三马勺凉水。他不用摸,就知道水温是多少。案桌上的猪被投进瓮中,马长义将衣袖挽起来,双臂伸进热水里,不一刻,就将猪毛拔光了。烫过的猪被撂在案桌上。这时候,轮到马长义耍刀子了,他要用柳叶刀在猪身上刮两遍。未刮之前,他先用刀子挑开猪的一条后腿,然后,用叫做“捅条”的一根铁棍从挑开的地方捅进去,顺着猪皮,将全身捅个遍;然后,用嘴捂在刀口上吹,他先是长长地、长长地吸一口气,好像把一股来自天地间的“神气”吸进了腔子里。此时,他已是激情饱满,欲望如火一样燃烧,连四肢也如同“捅条”一样坚硬有力,捂在刀口上的嘴巴仿佛和猪焊在一起了,他先是一口短吹,继而,两腮鼓圆,双眼圆瞪;接着,一长一短,一深一浅,吹得极有节奏,极有兴致,极其精彩,一连吹三十二下不换气。他两眼放光,酣畅淋漓,一副陶醉状。在一旁观看的女人们有的屏住了气息,有的微闭了双眼,有的竟然热泪长淌。马长义的目光稍微一抬从猪的肚皮上漂过去在女人们桃花样的面部轻轻地一扫,一丝难以察觉的笑从眉眼里漾出去了。不一刻,马长义的嘴巴离开了刀口,一双手紧攥住那条猪腿,长呼一口气,十分满足的神情仿佛汗水一般从面部流下来了。然后,他用麻绳扎住刀口。然后,开始在猪身上刮。他刮的幅度很大,刀挥出去,寒光闪闪,冷气飕飕,刀刃从猪的脖颈下推下去,一直到了猪屁股;“刷”的一下子,猪皮上的污脏之物被刀刃拉走了;他所使用的力气刚好刮走残余的猪毛,而对猪皮毫无损伤。随着刀动,他的双脚在案桌旁走动得极有节奏,舞蹈似的踏着旋律,那旋律发自刀子,刀子仿佛在歌唱,刀子仿佛在诉说。而马长义陶醉其中,醉了酒一般,摇头晃脑,双手挥动,脚步敏捷,面部是一副无法言说的表情,看似苦相,双眼又放着光,看似乐极,面部的皮肉不展,皱纹挤在一起,似乎忍着隐痛。只有马长义心里明白,刀子是快乐的,它在马长义的手底下如花一样开放,如太阳一样骄傲,如狂人一样,放声大笑。顺着刮一遍,又横着刮。刮第二遍时,马长义右手握住刀柄,左手捏住刀身,只刮了几下,双手便松开了,这时候,刀子就像听话的乖孩子,自如地在猪身上刮,不轻也不重,比马长义握着刮更灵便,而且将猪头上起皱的地方残留的毛也能刮掉。刀子刮动的声音像人的手指头在鼓皮上轻轻地敲,很空灵,很玲珑。马长义蹲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刀子在猪身上来回刮动。围观的庄稼人目瞪口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不用人操作的柳叶刀替马长义干活儿。刀子将猪皮刮干净以后,马长义再去开膛破肚。他将柳叶刀搭在和猪的屁股眼儿成为一条线的肚皮上,刀子先是轻轻地一按,猪的肚皮上留下的线条仿佛出色的画家随意在白纸上甩出的很有功夫的一笔。然而,他的刀子并没有一味地直拉下去而是稍微一滞留给握住刀把的右手用了点力,左手在右手没有握严而空出来的刀把上很有分寸地一剁,“哗”地一声,随着刀落,猪的肚皮如同两扇门被打开了,肚子肠子溢出了腔子。他放下了刀子,抓起一把二尺多长的、油腻而光滑的木棍将猪的肚皮撑开,猪的腔子里便有一股热气向外直冒,这时候,他轻喊一声:“闪开!”当人们正在退去时,他十分迅捷地将右手伸进猪的腔子里十分迅捷地抓出了一把如同棉花一样的猪油,十分迅捷地把热气腾腾的猪油送进了嘴里;他的头一仰,“嵫”地一声,一片生猪油便被他十分迅捷地吸进肚子里去了。有几个女人不约而同地吸了一口气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声:“啊哟!”他看也没看女人们一眼,又抓起了刀子,开始了下一道工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