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意地爱着


□ 于燕青

有一片枫叶,常常会在一些麻木的夜里流光倒影地盘浮在我苍白的眼帘,如同呼啸而过的鸽哨,给难觅鸟迹的城市上空一些诗性的声音。
那片枫叶是我在一本书里看到的一则真实的故事:一位解放军司机,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仍有兴致地把一片枫叶贴在他的驾驶室里。后来他牺牲了,组织上处理他的遗物时,也连同这片枫叶一起送给了他的未婚妻。那片枫叶就是他心里的诗、他心里的爱恋。即使在那样特定的环境里,也不能泯灭的诗与爱。
听过陕北民歌吗?三哥哥今年一十九/四妹妹今年一十六/人人都说我们天配就……嘶吼的歌,词也俚俗,却是他们爱情诗意的栖息地。清甜的桃花水、油晃晃的小米粥,还有高原的蓝天才盛得下的绥德汉子嘶吼的歌,共同养育了米脂女子的美丽。
一位哲人说过:恋爱中的人都是诗人。这使我想起做姑娘时,常收到一些用诗的形式写成的求爱信,虽然艺术性不高、遣词造句也欠功夫,但现在想来,觉得很可爱、很酷的。
记得我读初中时,那个曾与我很要好、高我一届的、隔壁宿舍的女同学,一次很神秘地问我:“看过情书吗?”我听了心咚咚跳,我们选择午休的时间,跑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环顾四下无人,她这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是她星期天回家在村口捡到的宝贝,一看原来是几行打油诗。我只记得前三行:一人孤枕难入眠/藕断丝连情意在/哥想抱妹怀里睡……因为当时看到这里,我一下子大叫起来:“好可怕呀!好流氓呀!”这在当时看来,实在是太淫秽了。就像刚刚改革开放时,第一次接触赤裸裸的毛片的感觉。这一叫,引出小树林里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吓得我那同学脸都变了色,敏捷地将那张纸塞进嘴里,吞了下去。一场虚惊后,原来是一条狗从小树林蹿了出来。事后,她挺生气的,非常地责怪我:如果没有我的惊叫,那只狗也许乖乖地待在林子里睡觉呢,她也就不会吞下那张写着打油诗的肮脏的纸了。作为惩罚她也就不告诉我那三句下面的内容了。好久好久只要我一想起她吞下那首诗的情景,心里就窃笑不已,那份麻利劲当个地下革命工作者绝对合格。那也是环境造就的,当时工宣队在学校里闹得欢,怎能容得下那样的“淫秽物”?抓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打油诗虽然粗俗了些,但也算是诗,那个年代,连我们的农民也能诗意地爱着。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奇怪,追根究源,我们的老祖宗本来就是诗情画意的,看古代青楼史里那些最善解风月、最风情万种的名妓,如秦淮八艳,哪个不是赋诗作词的能手?那些风流倜傥的大才子,也只有在对诗过了关后,才能拜倒在她们的榴花裙下。
我曾暗恋过一个男人,为此我写下了我的第一首诗:“睡了你是我的梦/醒来你还是我的梦/任你走向天涯海角/也走不出我的梦/我笑了/因为我在梦中拥有你/我哭了/因为我只能在梦中拥有你。”虽然很稚气,但却代表了我的真情实感。天长日久,情感流成了河,诗也疯长成林。如今我已有百余首的诗,我把它们结成集子,每一首诗,都是我心路历程中的一个小小的情感驿站。......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