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饭票温暖



  从窗口凝望苍穹,已是万物变容的肃杀之秋了。海子搜遍所有口袋,找不出半张饭票。三天以来,他把饭量缩减到最小,每顿只吃二两。在打饭时间上也动了一番脑筋,总在供饭临近结束的时候进食堂,倘若那锅饭搀的水多,加上打饭师傅的量勺冒尖,他或许能多占一二两便宜;如果只剩下沾满饭粒而内容空洞的大饭盒子,他就有理由省一顿。今天中午买饭回来,海子意识到没有饭票的末日来了。下午他请了假没去听课。海子想自己多半生病了,小腿从昨天开始不听使唤,大腿酸得像要散架。这会儿他躺在床上,只有喘气的劲儿。
  
  这末日迟早要来。刚进大学那天早上,海子吃完两个馒头就开始穿梭于财务科、学生处、教务处、中文系办公室……办一个又一个入学手续,盖一个又一个公章,一叠一叠地把钞票数出去,到晚上8点从后勤处领回床上用品,铺好被褥,躺在那张早已贴了海子名字的床上,他感到饥饿和头晕,肚子响得跟谁在面案上擀面一样。比饥饿更难受的是,海子手头还剩下48元,4张10元,1张5元,3张1元,一共8张薄薄的钞票,薄得让人一点底气都没有。
  “你的肚子好响?你是不是练过气功?”海子上铺的一个同学好奇地问。海子说:“是要喝水了,喝点水就不响了。”他站起来提水壶,水壶里没有多少水,一倒,全跑到漱口盅里去。刚送到嘴边,海子的上铺冲他喊:“脏的。”水盅里有碎草和棉尘。海子只好到盥洗间洗了水盅,接自来水喝。
  盥洗间在宿舍楼西头,从海子的宿舍到那里,要经过好几间宿舍。海子每从一个门口经过,里边的人就会先先后后把目光射向他,并小声议论两句。海子明白,他的外包装太惹眼了:四个口袋翻领的军干服显然太过时了,两个肩膀和手肘还有补丁,衣服洗得褪色,补丁新一些,对比强烈。海子的憨厚样子让人相信他不是在标新立异。这种情景,海子今天见多了:不管到哪个部门办手续,排在后面的同学总要隔他一段距离。轮到他了,办手续的老师先用黑白相间的眼珠子把他打量一番,办完手续马上喊“下一个”,怕他在那里多待一会儿。
  海子苦笑了一下。他们其实不知道,海子还有一条可以上吉尼斯大全的内裤。算起来海子不穿内裤已经有点历史了。开学之前,为凑够学费,家里值钱的东西早投靠了新的主人,一眼看去,穷徒四壁。海子在卖裤头的地摊前徘徊好半天,想来想去,总不能内裤不穿就上大学吧,那不比咱家,那是集体宿舍,咬牙买下最便宜的一条。这裤头大概四五年前就来到地摊,布早就朽了,上火车时被人流一挤,屁股上就有开裂的感觉。在火车上呆了一天一夜,几阵这样的感觉后,就再也感觉不到内裤的存在,海子裤裆里那活儿就吊钟一样在空旷的王国自由自在地抖摆。
  那晚,宿舍熄了灯,海子躲在被窝里扒拉那只能叫布巾巾的内裤,架子床叽里呷啦乱响。宿舍门被重重地敲几下,从门缝里挤进来一串沙公鸭般的声音:“轻点!轻点!你们还睡不睡?”等他走过去了,海子悄声地问:“关他什么事?”室长曾经在大学预科读过一年,经验自然比其他七个室友丰富,他说:“他是中文系的纪律检查部长。他在提醒我们注意保持安静。待会儿学校纪律检查组来检查,查到一次要罚32元。”室长怕大家不明白,又补充说:“学生处罚16元,系上再罚16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