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冯其庸先生访谈录


□ 叶君远

编者按 冯其庸,名迟,字其庸,号宽堂,江苏无锡前洲镇人,1924年2月生。1948年毕业于无锡国专。曾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先后兼任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中国汉画学会会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东方国际摄影基金会主席、《红楼梦学刊》主编等职。主要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古典戏曲、中国文化史、中国绘画书法,并从事诗歌散文与书画摄影创作,尤以《红楼梦》研究著称于世。著有《论庚辰本》、《曹雪芹家世新考》、《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汇评》、《石头记脂本研究》、《论红楼梦思想》、《梦边集》、《落叶集》、《夜雨集》、《春草集》、《逝川集》、《曹雪芹家世·红楼梦文物图录》等专著二十多部,大型摄影集《瀚海劫尘》一种,并主编了新校注本《红楼梦》、《红楼梦大词典》等书。本刊特委托中国人民大学叶君远教授就有关学术问题采访冯其庸先生,整理出此篇访谈录,以飨读者。

初涉问学之路

叶君远:冯先生,您去年出版了一部大书《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这部书融会了近年来有关《红楼梦》版本、思想、艺术以及作者家世的研究成果、考证成果,体大思精,因此一问世,即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反响,被称为冯批《红楼梦》。不过很多读者不明白书名中的“瓜饭楼”是怎么回事,您能给解释一下吗?
冯其庸:“瓜饭楼”是我书斋的名字,这个命名,是为了纪念我童少年一段苦难的经历。我现在还常常想,那一段痛苦的岁月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的家庭很贫困,我很小就下地干农活了,就是上学期间,也是一边种地,一边读书。家里人口多,粮食不够吃,好多年一直过着半饥饿的日子。白天要干活,却饿着肚子,母亲、祖母看着我们没有饭吃都掉眼泪。好不容易弄来一点米,煮了一锅粥,先让我父亲、哥哥和我吃。开始我不懂,母亲、祖母怎么老不和我们一起吃,有一次发现她们其实什么也没吃(说到这儿,先生哽咽了),我吃了一半就吃不下去了,心里真是难受啊。有时半夜母亲把我哭醒了,我晓得明天又没有饭吃了。最难过的是早秋青黄不接的日子,一大半时间是靠南瓜来养活的。但我家自种的南瓜也常常不够吃,多亏了好邻居邓季方每每采了他家的南瓜送来,才帮助我们勉强度日。我的书斋起名“瓜饭楼”,我画画常画南瓜,都是因为那段日子让我刻骨铭心。
叶君远:对了,我记起您一幅“南瓜画”上的题诗了:“老去种瓜只是痴,枝枝叶叶尽相思。瓜红叶老人何在?六十年前乞食时。”回顾以往,无限感慨,给我印象很深。生活如此困苦,您当年的求学当然也就相当不容易了。
冯其庸:是啊。我小学每个学期的学费是两块银元,母亲每次都要为了两块银元发愁,有时候偷偷哭,因为无处筹措。我那时不懂事,每次跟母亲讲,老师又催学费了,她总是说过几天就给你缴,实际上是毫无办法。最后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块钱、两块钱,我高高兴兴拿去交了,其实母亲花了不少心血。
求学不容易,还不仅仅源于家境艰难,还因为赶上了乱世。我念到小学五年级,抗日战争就爆发了,于是失学。1940年起勉强念了三年初中,也是半农半读。但是我特别喜欢读书,能找到什么书就读什么书。兵荒马乱中,最初只有一部《三国演义》,就颠来倒去读,读得很多回目都可以背下来,现在也能背得出来。那是毛宗岗批的本子,很多毛批至今还有很深的印象。后来又借到《水浒传》,是金圣叹批的《水浒》。金圣叹的序文我看不太懂,再说谁来看那个序呀,急于看情节,看得津津有味。我觉得《三国演义》、《水浒传》对我起了培养读书乐趣的作用。《三国》是半文言,中间有不少诗词,所以它还是带我进入文言的桥梁。以后又借到《西厢记》,读了很长时间,因为没有别的书读。
我读书主要靠早读和晚读,早读就是早晨四点钟左右醒来后,躲在帐子里点了蜡烛读书,一直到天亮起床下地劳动;晚读就是晚上秉烛读书到深夜。下地干活也总带着书,别人休息聊天抽烟,我就看一会书。用这种方式,我陆续读完了《史记精华录》、《古文观止》、《古文辞类纂》、《六朝文絜》、《唐诗三百首》、《古诗源》、《秋水轩尺牍》、《雪鸿轩尺牍》、《夜雨秋灯录》、《浮生六记》、《东莱博议》、《东周列国志》、《封神演义》、《三侠五义》、《七剑十三侠》等书,还读了带白话译文的《论语》、《孟子》以及《大学》、《中庸》、《左传》等等。我二哥当时在苏州做小生意,贩什么东西我一点不清楚,也赚不到多少钱。苏州是有名的书店众多的地方。我不知从哪里听说到的几本书,要读《西青散记》,要读叶绍袁、沈宜修、叶小鸾一家的作品,要读张岱的《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琅嬛文集》,还有万树的《词律》——那时我已经喜欢读词了——我就开了个单子给我二哥,让他到苏州旧书店,看能不能买到。那时候很便宜的。我二哥真的给我买回来了,哎呀,那叫激动啊。有的书当时不全能读懂,读不懂也读。有的还没有标点,像蒋鹿潭的《水云楼词》,我和表弟就猜,在哪里断句。后来对照《词律》看,有的是猜对了,有的根本不对,但印象特别深。后来我回想,不能凭你懂了再去读,你不懂也要读,读熟了,你慢慢回味呀,就会懂起来了,你要等句句都懂,那怎么行呀。说老实话,有许多古书,你到后来算是懂了,也不见得全懂,因为内容太深奥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