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网络、政府监管言论与共和国理想


□ 蒋余浩

  眼下,网络已经发达到相当的地步。言论自由是自由民主社会的优先价值(preferred value),网络技术的发展增强了个人筛选信息的无限过滤能力,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地按自己的偏好进行选择。如果把选择看作自由的核心,那么新科技已经引领我们走向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了——但是,自由、民主真的就这样实现了?且慢乐观,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宪法教授凯斯·桑斯坦(Cass R.Sunstein)说,网络社会的民主问题还多着呢。在其著作《网络共和国——网络社会中的民主问题》中,他写道,“多数人为这些明显增进个人便利和娱乐的发展额手称庆,但在喝彩之余,我们仍要提出一些疑问。不断壮大的个人控制力将如何影响民主?网络、新形式的电视和传播媒体又将如何改变公民治理自己的能力?一个运作良好的民主机制,或是个人自由本身,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先决条件?”
  在这本薄薄的书里,桑斯坦以他一贯清晰细致的风格,解释了民主社会中言论自由的意义问题。在他看来,政府的监控当然对民主和自由是威胁,但是只谈对信息的检查,却留下严重的盲点。网络上的选择只是一种消费者主权的选择,商业网站的飞速成长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而商品整体的增进,对社会福利的增加没有太大的好处,更多只是一种“消费攀比”,并不能使人们幸福。尤其重要的是,无限过滤使人们不愿意接触各种不同的信息,失去了一定程度的共同经验,因此丧失了社会黏性。桑斯坦认为,一个表达自由的完善机制必须符合两个不同的要件:其一,人们应该同任何事先未经计划的、无法预期的信息接触;其二,一个异质的社会里必须有一些人们的共同经验,否则将很难处理社会问题。新科技的发展增加了人们接触信息的机会,也增强了人们“无限过滤”的能力,人们选择浏览的,都是与自己观点相同或相似的信息。网络有“协同过滤”(collaborative filtering)的功能,你在一个网站购物之后,网站就会根据相关资料向你推荐一大堆你可能喜欢的消费品,你永远只是沉浸在你的喜好之中,眼界由此狭窄,品位就此固定。个人化购物延伸到政治网站,桑斯坦发现,大多数网站链接的是同一阵营的网站,政治信念坚定者在网上只阅读相近观点,人们总是置身于相近的看法中,强化了原有的观点,变得偏激。这样的后果是导致“群体极化”,即形成具有极端观念的团体,社会由此分裂。在网络发达之前的社会,人们通过报刊、广播、电视一类的公共媒体或者街角、公园一类的公共论坛获取信息,这时候也不是没有选择,但人们总有很多机会或置身于不同立场的“论述”之中,或有接触不同类型人的“体验”,由此获取的信息是“未经计划的或无法预期的”,这种不期而遇让人感到社会是形形色色的,不至于太偏激。网络的发达一方面让人有能力不再顾及不同的看法,一方面让人足不出户也能享受社会服务,比如亚马逊网上书店就能让人坐在家里点点鼠标订阅最新书籍,但人们也会因此失去挤书店、遇见形形色色的人、道听途说各种消息的经历。你不用与任何让你厌烦的人打交道,不用被迫倾听任何让你愤怒的言论,可以在网上进行“孤独的狂欢”、尽情地享受“寂寞的欢愉”。而一个丧失了社会黏性的社会将变得如此陌生、分立,当灾难来临时,就非常脆弱。桑斯坦倒不是在缅怀以往的时光,他质问的是,这样的言论自由把我们的民主引向何方?桑斯坦说,情况必须改变,政府应该在信息传播中起到积极作用,也就是说,政府必须积极监管言论。
  不要以为桑斯坦强调政府干预就是个大“左派”了。在与他人合作的一部广受好评、也备受争议的著作《权利的成本——为什么自由依赖于税》中,他分析了执行权利的成本,指出实现权利也是需要花钱的,但这并不减少保护基本权利的承诺,无非是证明被如今的“自由主义者”所遗忘了的、《联邦党人文集》早已指出的“政府的力量是保障自由不可缺少的东西”(第一篇)这一论断。对本书,也完全可以说,桑斯坦要求政府监管言论不是否定言论自由的价值。桑斯坦指出,在一个具有表达自由的民主机制里,政府必须承担确保人人不会被饿死的压力,官员感受到压力自然会做出反应。相反,在一个没有选举自由或通信自由的机制里,政府没有暴露在舆论中,当然会躲避承担责任。新闻报道本来有一个“平等报道原则”,要求广播和电视必须在公共议题上分配时段,好让反对者也有发言空间。然而因为广播或电视公司取巧地避谈争议性的话题,只呈现平淡无奇的观点,联邦传播委员会就放弃了平等报道原则。但桑斯坦指出,后来的研究发现,取消平等报道原则之后,公共议题的节目经常表达极端的观点。这种放松监管的结果究竟是百花齐放、有利于丰富社会议题库,还是加强群体极化、导致社会分裂?恐怕不易回答。
  此外,一个社会必须有一些共同经验,让不同的人有一些共同的记忆和关心,“共同庆祝假日,并且明白其意义,有助于团结国家,让不同的人民聚在一起”(68页)。在重大的节日中,传播工具和媒体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使人们尽可能地参与其中。通过现代科技制造出来的共同经验,可以说是一种凝聚性商品(solidarity goods),就像传统的街角和公园可以让不同的人见面一样,对社会来说,这是极其重要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