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左手


□ 岳勇

  堂弟出生没多久’冈0学会在地上爬,就喜欢用左手拣地上的石子玩。稍大后,上桌吃饭,用左手拿筷子,二叔这才发现,原来堂弟是个左撇子。

  那个时候,在我们那个小山村里,左撇子同瘸子、瞎子、聋子是个差不多的概念,都被视为异类。谁家里要是有个左撇子,那可是—件非常丢人的事,全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

  二叔是个好面子的人,一开始不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只暗地里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把堂弟这个左撇子纠正过来。村里有个草药郎中,说自己有个偏方,可以治左撇子。二叔就信了,买了他的药,给堂弟吃。结果吃了大半年,也没见效果,才知道受骗了。

  二叔就决定,自己动手来纠正堂弟的左撇子。一开始,是用打骂的方式,强行限制堂弟不要用左手,要多用右手。堂弟记不住,他就打,就骂,还是不见效果,就拿烟头烫堂弟的左手。看见他动一次手,就烫一个烟疤,堂弟左手背上烫满了烟疤,左手还是照用不误。

  见这招不奏效,二叔又想出—个法子,用麻绳将堂弟的左手贴身绑紧,让他的左手动弹不得,只有右手可以活动,想借此来促使他养成使用右手的习惯。虽是如此,二叔终究还要下地干活,不可能一天到晚每时每刻都监督堂弟。于是堂弟当着二叔的面,表现良好,拿个扫帚扫地什么的,都用右手来干,可二叔一离开,他就自己解开绳子,将左手解放出来。等二叔陕上田回家时,才又自己绑上。二叔将堂弟绑了几个月,收效甚微,就觉得奇怪,后来一观察,才发现堂弟自己偷偷解开了绳子,气得要死,按住他就是一顿好打。

  最后,二叔想出了—个绝招,自己锯了一段楠竹,让堂弟把左手伸进竹筒里,再在竹筒口巧妙地加了—把锁。锁上之后,堂弟的手就没有办法从竹筒里拿出来,开锁的钥匙,从早到晚捏在二叔手里。这时堂弟已经读小学,学习任务很重,因为使用右手写字不习惯,很多作业都没法完成,常挨老师的骂。加上每天戴着—个大竹筒去上学,总被同学笑话。一气之下,就在上学路上找块大石头,把左手上的竹筒给砸了。二叔得知讯息,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揍他,可一看他那只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手,举起的棍子哪里还落得下来?

  后来,二叔又想了许多法子,来治堂弟的“左撇子”,都没有成功。看着堂弟渐渐长大,知道这病是没法治了,才渐渐放弃。

  这个时候,堂弟已经读初中,同学们把他视为异类,都不和他这个左撇子玩,女生也常在背后笑话他。堂弟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二叔不强迫他了,他却自己强迫自己,想要改掉左撇子的习惯。他用的方法,有点血腥,就是强迫自己使用右手,发现自己使用一次左手,便拿小刀在左手背上划一道口子。后来有个女生见他手背上满是刀伤,以为他要割手自杀,就报告了老师。堂弟被老师叫去,挨了一顿骂,这才罢手。只是从此后,性格变得更加内向和孤僻,无论是在校内还是在校外,都极少与人交往。

  因为受不了在学校被同学孤立,还有那些异样的目光,堂弟读到高二,就辍学了。回到家里,跟着二叔学种地。过了几年,堂弟满了二十岁,就开始有媒人给他说亲。本来人家姑娘挺看中他的,可一见他是左撇子,就打了退堂鼓。堂弟越发变得抑郁寡欢,还曾跳水自杀,幸好被我看见,将他从水里救起。

  在村里待不下去,堂弟决定出去打工。他坐火车到了广东东莞,在一家机械厂找到了工作。其后除了给我写过一封信外,再没跟家里联系过。

  一晃就过去了三年多时间,我也大学毕业,到县城一所中学做了一名教师。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回了一趟老家,意外地碰见了堂弟。在外面打了几年工,他变得又黑又瘦,好像从来没吃过饱饭一样。我叫他到家里来喝酒,他就来了,却只闷声喝酒,极少说话,显得比以前更沉默了。但我却意外地发现,他上桌喝酒吃饭,一直都是用的右手。

  我心里一喜,问他你的左撇子,到底还是扳过来了?

  堂弟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吃完饭,堂弟走后,母亲才将我拉到一边,悄悄告诉我,你堂弟的左手,在打工的时候,被机器“吃”了。

  我一怔,心里想堂弟的这个改变,代价未免太大了。

  责任编辑 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左手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