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贵州化屋歪梳苗“打牛”祭丧仪式探析


□ 黄秀蓉

  “打牛”祭丧是贵州黔西县化屋歪梳苗丧葬活动中的一个重要仪式。该仪式的举行与否,取决于死者的年龄大小、是否生育及死者家庭的经济条件。通过这一极富象征性的传统仪式,苗寨社会建立起了一种以费用分摊为目的的经济扶助模式,有效缓解了单个家庭举行丧葬活动的经济负担。同时,家族认同功能也在仪式中得以强化。随着社会的发展,“打牛”祭丧仪式也在不断变迁。

  关键词:歪梳苗 “打牛”祭丧仪式 费用分摊 家族认同

  作者黄秀蓉,女,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民族学院讲师。地址:重庆市,邮编400715。

  歪梳苗是苗族的一个支系,主要分布在贵州西北部黔西县化屋、织金县箐脚、金沙县清池以及纳雍县的一些地方,自称为Hmongb ncis,他称为Hmongb hiaox或Hmongb ndrangshnaix。当地苗族已婚妇女把长发挽于右耳后,斜插一把雕花木梳,汉称“歪梳苗”即源于此。明清时期的汉文典籍称之为东苗。歪梳支系的苗族,有着独特的文化系统,其丧葬活动中的“打牛”(苗语为Ndouk nyol)祭丧仪式即是其传统文化的核心要素之一。与湘西、黔东南其他支系苗族在约定俗成的固定时期举行“椎牛”、“吃牯脏”仪式来祭祀祖先所不同的是,黔西北地区歪梳苗的“打牛”祭丧仪式,并不在固定时期举行,而是在人死亡后的丧葬活动中立即进行。这一仪式主要以家族为单位,规模相对较小,因此并未引起相关研究者的足够重视。①事实上,该仪式在歪梳苗聚居区传存已久,对苗寨社会影响极深。歪梳苗“打牛”祭丧仪式所展示的文化特质,所呈现的社会功能,都值得深入探讨。

  2010年7月至8月,笔者在贵州黔西县化屋苗寨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田野调查,走访了邻近的织金县箐脚苗寨及其他几个歪梳苗聚居村庄。期间,笔者恰巧遇上并参加了苗寨一位杨姓老人的葬礼,获得了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2011年2月,笔者再次回到化屋苗寨,收集与此相关的材料。之后,笔者又多次电话回访当地的一位苗族祭司与化屋小学的一位教师,对仪式的一些细节问题进行了商讨。②通过对化屋歪梳苗丧葬活动中“打牛”祭丧仪式的考察与研究,笔者认为该仪式在满足文化象征需要的同时,最为重要的社会功能在于建立起了一种以费用分摊为日的的经济扶助模式,有效缓解了单个家庭举行丧葬活动的经济负担。同时,家族认同功能也张仪式中得以强化。

  一、“打牛”祭丧仪式的过程

  在化屋苗寨,丧葬活动过程较为复杂,由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仪式组成,包括准备丧葬用品、棺殓、酒食供奉、守灵、下祭与献牲(“打牛”祭丧)、跳笙鼓、悼姑妈(女性死亡后的特有仪式)、指路等部分,其中最为重要也最有特色的部分即为“打牛”祭丧仪式。

  (一)仪式之起因

  歪梳苗丧葬活动中“打牛”祭丧的风俗,由来已久,明清时期的汉文典籍中就有关于东苗丧葬用牛祭祀的记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