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玉偏一隅雄天下


□ 赵 畅
玉偏一隅雄天下
赵 畅


  赵畅 一九六一年出生。做过中学语文教师,当过中学校长。曾任浙江省上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现任上虞市政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会员、浙江书协会员、浙江省杂文学会副会长。近年来先后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青年文学》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杂文三百余万字。出版文学专著十四本。曾获中国作协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全国第二届青年文学奖、浙江作协“1997—1999优秀作品奖、《人民文学》征文二等奖等。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爱玉亦然。
  上个世纪末,文友赠我一块小小的佩玉,自此以后,我与玉器便有了爱与被爱的关系,而“人养玉,玉养人”的故事,更是演绎得美丽动人。
  对一件物品,我从来没有像今天对待玉器这般痴爱。其实,原因很简单。玉器,是有来由的,她是物质的,更是人文的。是啊,玉器不仅是古人对具备色泽、声音、纹理、硬度和质地等条件的美石的定义,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古人心目中,玉是完善品格的象征。
  中国玉器最早可追溯到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原始先民崇拜祖宗神灵和天地自然,认为人与祖宗神灵、天地自然之间有种沟通的媒介,这就是玉。难怪当年秦昭王“愿以十五城易和氏璧”。而从玉发挥尊神事鬼功能,到玉成为“礼”的重要载体,从玉文化融入国家的典章制度,到玉成为收藏品,我们不能淡忘了孔子。就是这位圣人赋予玉以人格化、道德化的含义。孔子说,玉有十一德:“温润而泽,仁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瑜互见,忠也;缜密以栗,智也;孚尹旁达,信也;圭璋特达,德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贯于山川,地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人有德而为玉,人无德而为石,人缺德而为顽石。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呢?玉蕴含了中国人独特的精神气质。外国多歌颂太阳,中国人独赏月;外国多喜黄金珠宝,中国人独佩玉;此为中国之文化特质也。不尚光华四射五色炫目,而崇尚平易可近;不尚外露,而崇内敛。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身份不同,佩玉的意味也就不一样,或示受命于天(最高统治者),或表地位尊贵,或显品行高尚,或求吉祥如意。尤是孔子寓精神内涵于玉,终令玉器和玉文化传承千年而不衰——这显然是一个起关键助推作用的动因。
  玉器,之所以显得珍贵,是因为她的不可再生,不可复制。作为亿万年才形成的矿物质,当是开采一块而少一块的。“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玉亦一样。玉石其料不同、玉工的技术水平不等,审美观念有一定差异,各个时代的工具也不一样,所以要找一模一样的玉器产品,那是一点可能都没有的。玉器中蕴涵的文化内容、人格精神,以及历尽沧桑的神秘色彩,自是对收藏者构成极大的魅力。
  是啊,玉器沉默不语,她从工具、兵器而图腾、仪仗而缀冠、饰身,从千百年深处走来,色泽不减,追逐者愈众。收藏玉器犹如将一个奥秘无穷的大千世界托于掌上,在盘玩细赏中体味祖国历史文化的悠远,进而认识、保护和宏扬中华民族的伟大文明……
  玉器,成为一种特殊商品,成为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以至而“飞入寻常百姓家”,那是宋代的事了。如果说,宋代城市繁荣、经济相对发达、文化艺术高度发展,是一种客观条件的话,那末,嗜玉成癖、爱玉如命的宋徽宗赵佶的主观“努力”——设宗正寺玉牒所和修内司玉作所,并编百卷《古玉图谱》,终令宋代淡化了玉器宗法礼制功能和奉神事鬼的神秘色彩,走向了世俗化、装饰化。
  玉石可分为“硬玉”和“软玉”两大类。狭义的软玉单指我们的和田玉,广义的软玉则包括蓝田玉、南阳玉、绿松石、青金石、玛瑙、琥珀、水晶等诸多玉石。和田玉,从采料角度而言,可分为山料、山流水、仔玉三种。山料,即矿料,是从山上的原生矿开采而来的;山流水,是指原生矿石经风化崩落,并由河水搬运至河流中上游的玉石;仔玉,是原生矿剥蚀崩塌,被流水搬运到河流中的玉石。山流水与仔玉的最大区别是,前者距原生矿近,块度较大;后者则块度较小,尤是经长时间长距离的搬运、冲刷、浸润、分选,其质地更胜一筹。
  和田玉,自是人们的最爱,这不仅是因为其久远的历史,更是因为其自然天成的品质。不是吗?她体如凝脂,坚硬细密,温润而泽。难怪中国玉石界名家杨伯达先生说:“和田玉是美的使者,灵的化身。”平日里,只要发现有入眼的和田玉,我总是购而藏之。
  我曾托人觅购一块带枣红皮的和田玉。这块玉,怕是有些年代的了,不必言其雕琢风格,单看其“包浆”程度即可。众所周知,玉器制成后,玉表面暴露于空气中,或埋于地下,或经人体接触,或其他原因,会产生颜色变化。“水料经次生氧化产生的秋灰色”,这是台北故宫的老前辈那志良先生曾提出的。他还清楚地描述:“玉子本色,水是白的,大水时玉子随流涌出,水落之后,玉面生出一层淡素色的膜来。”台湾大学的一位地质学家说,他们在河床中采集玉璞时,观察到一个现象,淹没在水中的部分,常保持玉子的原色,而赭色的薄膜多生成于露于水面玉上的部分。忆起陈性《玉纪》载:“凡三代以上旧玉,初出土时质地松软不可骤盘,只可在手中抚摩或藏于贴身常得人气养之……养之年久,地涨自然透出,层厚一层,渐渐复硬,再挂再养,包浆亦自然徐徐铺满,还原十足,酷似宝石,此之谓文工,非十余年不能成也。”我所得之玉,怕非古玉,“包浆”只是证明了其“脱胎”有了些许年份。
分享: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