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缘


□ 宏 图

  李公明《我所认识的张中行先生》(《随笔》一九九一年第三期)提及张老曾惠寄手书《调笑令》一阕,跋语中有“吾家放叟拥万卷书,著文多自得之意”云云,后,先生自正其误,谓“衰老昏沉,误书李公明先生为吾家放叟”。惜公明先生未加疏注,读者或不明“误书”之“误”。
  按,张老称“放叟”为“吾家”,不言而喻,“叟”亦“张”姓,大名“放”,名笔添一“叟”字,弥见横秋之老气,又重之以文笔老练,令人误以为“是一位饱学的老翁”,几经交往,始明“放叟”乃中年一学人。行文摇曳多姿的《文苑星辰文苑风——中国现代文人漫考》,即系“放叟”之大作。为遍寻张老的《负暄琐语》不得,“放叟”遂拜托《读书》编辑部转向张老索求,月余竟如愿以偿。
  无独有偶。公明先生“认识”素未谋面的张老,亦缘于《负暄琐话》。《读书》(一九八八年第九期)曾刊载李文《关于<琐话>的琐话》,有“从友人沈君处借得”字样,张老心细似发,知李“尚无此书”,即亲自邮寄一册。
  一册《负暄琐话》,经《读书》之媒使京华张老与天府放叟、羊城公明喜结书缘,为文苑留下一段佳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2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