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诛



  与我们一夜带水的邻邦日本现在是一个很强的国家,而在19世纪中期它和当时的中国清朝一样,也处在内外交困的时期。“国内的农民和下级武士不满统治阶级——幕府的统治,纷纷起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坚船利炮已经轰开了日本的国门,日本被迫和这些国家签订不平等条约,古老的日本国外在一片风雨飘摇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从上而下进行了资产阶级改革运动,在历史上称为“明治维新”。明治维新过后,日本由封建社会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国力大盛,短短几十年里,就从弱小可欺的“喜羊羊”变在了张牙舞爪的“灰太狼。”
  本期“复活的历史”,就让我们把明治维新这个“大”事件,浓缩到一个激动人心的“小”故事里,有声奇色地呈现给栗子们吧。大家坐好了,故事开始了……
  
  雨夜暗杀
  
  1863年,日本京都。
  天黑得特别快,街上几乎没了人,远处一家小饭馆门外的三盏灯笼被初冬的夜雨打得摇摇晃晃,整条街弥漫着一股凄凉的味道。
  两个幕府官员戴着斗笠急匆匆地赶路,不时地四处张望,一脸凝重。
  “重仓君,我们还要快一点。”
  “我知道,情报说‘人斩封真’在这里……”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说话的那个武士惊恐地看着前边。小饭馆的灯笼照出一个瘦削冷峻的身影,那人做剑客打扮,环抱双臂,一把武士刀懒散地插在腰间。
  “清……清里君!那是……那是……”说话的人的眼睛因为恐惧而瞪得溜圆,话都说不清楚了,仿佛浑身的肌肉瞬间僵硬了一样。
  被叫做“清里”的人“刷”地拔出了佩刀,“重仓君,拔刀战斗吧,别忘了我们也是武士。”
  重仓也将佩刀拔了出来,但他怎么也止不住双手的颤抖。
  那剑客一步步走向二人,步履缓慢却坚定。七步之外,剑客忽然加速,跃起、拔刀!电光火石之间,清里已经倒在地上——鲜血从他左下腰到右肩部的一道长长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啊……”重仓颤抖地握着佩刀,几乎要对剑客下跪了,“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办事的……任何一切,都和我无关,我,我不想死啊!”
  “对阻碍维新的人实行天诛,这是我的使命。”剑客的语气异常平静,然而这平静带给重仓的,却是深深的绝望。
  “我……我和你拼了!”重仓疯狂地冲了上去。
  “刷——”重仓也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街道的青石板,沿着缝隙渗进了不知名的小白花的根部。
  剑客从怀中掏出一块儿写着“天诛”字样的白布,抹去了武士刀上的鲜血,又将白布盖在重仓的尸体上。看着倒地的二人,他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去另一个世界感受光明和温暖吧。要知道,你们的鲜血和我的生命,会成就一个充满光明和温暖的新时代!”
  
  少年之心
  
  门拉开,高杉晋作坐在旅馆房间的榻榻米上,微笑着看着他。
  “哟,你回来得真够快的。”高杉亲热地说,“‘人斩封真’名不虚传啊。”
  “下次来时提前通知。”封真抽回放在腰间武士刀上的右手,换掉杀手的紧身服装,“你如果有杀气。这会儿很可能已经变成两截了。”
  高杉笑眯眯地摆着手,“哎呀封真,我有两年没见你了。自从你离开奇兵队,跟了桂小五郎,我再也没见过你。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我现在来和你叙叙旧,你这表现也太冷酷无情了吧?”
  “哼,”封真笑了,终于放下杀手剑客的身份,他温和地看着高杉,“奇兵队一切可好,还有你的身体?”
  仿佛有某种奇妙的感应,高杉立刻咳嗽起来,剧烈的咳嗽使他满脸通红。封真皱了皱眉。
  “唉,如果我死于肺炎,也算是维新志士中最舒服的死法了。”高杉的呼吸平静之后,表情严峻地对封真说,“冈田以藏死了。”
  “哦。”封真并没有感到很惊讶。做杀手这一行的,早已忘记了自己还有生命。封真每天都在杀人,早已有了随时赴死的觉悟。他不知道遇到过多少个向他求饶的人。他知道那些人其实并不该死,自己也和他们无冤无仇,可是那些人是为幕府效力的,而他却是维新派,和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仇敌。从他拿起手中的武士刀加入奇兵队那一天起,他就在心中决定了一个信念:为了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他愿意挥动手中的刀,做一个杀人的魔鬼,哪怕背负“人斩”这样可怕的称号。
  “那么,我的暗杀任务会更多?”封真平静地问高杉。
  高杉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复杂表情,有一些惊讶,有一些敬佩,还有一些恐惧……
  高杉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青池封真那年。
  瘦弱的17岁少年,饭都吃不饱的样子,却一脸坚定,站在奇兵队招募的木桌前,始终不肯走。
  “小兄弟,我们要20岁以上的青年,我给你几个钱,你回家吧。”
分享:
 
更多关于“天诛”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